2011年2月18日

為北京平反(1)

為北京平反(1)

先不要激動, 我「為北京平反」指的是從旅行者的角度, 而跟政治方面基本無關。上次說過, 我打算寫一篇文章來為北京平反, 現在是兌現的時候。

首先要解釋一下背景。由於我不止一次提過, 北京是我非常討厭的城市。很多人對我說, 可是北京可是中國的首都啊? 他們不明白, 正是這樣我才更討厭。因為它可是「現代中國人」的象徵。

在我2007年首次去北京的半公幹旅程中, 固然包括很明顯的先入為主和心理作用的關係 (你愈是介意/在乎某些東西, 便愈容易發現它們的存在), 確實北京可以說到處都令我討厭、不喜歡。

而在2008年, 「他媽的京奧」舉行。我之後在2009年的一個很長的旅程裡面, 再次踏足這個城市。完全出乎意料的, 在那短短幾天裡面, 北京給了我很確實的「改善」印象。有很多是明顯由於奧運而帶來的; 例如地鐵和機場。即使我是多麼反對這個京奧, 但因它而引起的那些確切的改善, 我認為必需坦率地承認它們、承認這些結果。即使這些好的轉變是花了多麼不相稱的成本和犧牲, 都應該先承認它們。承認了它們的存在, 才可以進一步在將來跟它們算賬。假如你不承認它們的存在, 則那些因此而被殘酷地犧牲掉的一切, 都將變成毫無價值。

我先把我覺得較為需要拿出來談談的, 粗分成: 首都機場、首都地鐵、的哥、市民、交通、景點等等幾項。而這裡面有讚也有彈。

❖❖❖❖❖    ❖❖❖❖❖     ❖❖❖❖❖    ❖❖❖❖❖    ❖❖❖❖❖

首先說說機場。當我從粗獷的銀川河東機場上機、而從首都機場的新大樓走出來, 是我第一個改善的印象。這裡拉開來談一談為甚麼我會在銀川飛北京。

[銀川飛北京]

當時我在寧夏 (即令人無限想像的「西夏國」), 準備繼續向東北進發。我原是打算穿越內蒙到北京, 但我驚訝地發現, 即使我身處省會銀川, 但根本沒有任何可靠而又可以接受的方式穿越內蒙。根本沒有適當的長途班車從銀川前往呼和浩特、或者近一點的包頭。不要懷疑, 我人在銀川證實了這一點。火車是有的, 但我無法再接受一次超過廿四小時的硬座旅程。而大部份的火車 (無論是以呼和浩特作終站還是北京) 都不是直接進入內蒙, 而是南下取道陜西、山西的。我找不到我認為可靠的走法, 去進入內蒙, 逐漸接近包頭、然後到呼和浩特、北京。


現實中熟悉我的人應該明白, 在旅行方面, 尤其在內地, 以香港人的「正常標準」來說我已經算是膽大得叫人吃驚的那一類人, 但我確實找不到我認為靠譜的前進方式。假如繞道南下, 要穿越陜西、山西, 這兩個省份我已曾經去過, 不想在這次長途旅程中再額外花大量時間和路費來走這段路。而火車極耗時, 且假如買軟臥票, 則是比飛機栗還要昂貴的選擇; 後來證實了這一點。

最後決定不這樣走還有一個原因, 就是我不想「浪費」了內蒙古這一站。因為在我的標準裡面, 「蒙古」是個應該被獨立進行的項目, 而絕不是這樣在旅程中「順便看看」的。嚴格來說, 我想去的是那個真正的「蒙古王國」而不是內蒙古。

當我明白在銀川根本沒有靠譜的方式去穿越內蒙後, 我卻發現其實直飛北京的機票比起軟臥火車還要便宜, 而我的代價只是需要在銀川多留一天 (常買打折票的人都能理解)。這樣計一計, 當然寧可多留一天再直飛北京吧。

當在首都機場降落, 踏出安檢就發現這是跟我上次來北京時不同的新大樓。現在回想, 其實新大樓並不見得特好, 但主要是由於之前的首都機場實在太爛太混亂太令人失笑, 因此這個令人覺得「正常」的新大樓, 自然是第一個令我大感改觀而且必需要說的第一件事情。

[北京地下室]

BTW, 雖然我並非首次去北京, 但這次我卻犯下了一個大錯: 我忘記了晚上的北京市是個怎樣的鬼地方。由於機場出閘已是北京時間晚上11時, 我按照「慣例」選擇了前往市中心的機場巴士 --- 我走上了終站是「長安大街」的一輛。直到車子跑在凌晨的長安街上, 我才深深感到後悔: 我忘記了深夜的長安大街, 是不能幻想可以靠走路就能找到便宜旅館的地區; 結果便是在長安街頭, 以一百元的「高價」入住傳說中的北京 "地下室"。當然那也是個有趣的體驗, 但不是今次要說的東西。

(C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