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2日

話當年:唱片鋪回憶

話當年唱片鋪回憶

如果唔係某位人兄, 我都真係幾乎唔記得左, 原來自己曾經做過唱片鋪。時代係1988年, 想想原來超過二十年。地點就係...旺角。當然又係旺角。

88年...係呀, 果個時代依家諗返梗係美好架喎。

慢慢等我講下講下, 睇下仲有幾多人記得有間咁既唱片鋪。地點係西洋菜街尾, 就快到家樂商場呢, 呢, 果度呢, 係依家兆萬對面果度呀。呢度有間中南圖書文具, 以前隔離係同名既「中南唱片公司」(咁上下名啦)。唱片鋪已經唔記得係咩時候執笠了, 但係間文具鋪仲一直係度。

係唱片鋪做過唔係好耐, 應該得個零月到。其實呢廿年黎大部份時間我根本老早就唔記得呢件事。不過如果大家年紀都係咁上下, 自然明白呢d野一旦諗返起, 就唔係一個獨立回憶, 而係成堆當年回憶一齊返晒黎。

諗諗下, 「好似」「可能」仲係我畢業後既第一份全職。我地果代邊個唔係畢業前已做過無數part time、就算出黎做野都係轉工密過乜。果個係八十年代, 八十年代呀!!! 對於果個年代一個十幾歲細路黎講, 「唱片鋪」有著一種獨特既地位。而果時未畢業已經經常行來行去, 畢業後見到佢請人, 好自然咁就入去見, 又好順利咁填完表傾左兩分鐘唔到就順利見成。唔好問, 我真係唔記得果時幾錢人工; 果個八十年代少年時期, 「做唱片鋪」本身就有某種value, 根本唔會太在乎佢出幾錢。

其實點解會「成日行過」呢... 因為當年我地一班朋友既「旺角之路」可能同其他中學生有些少出入, 我地除左行信和、好景、仲有由中旅宇宙船一直延伸到好景後面果一帶模型、玩具區之外, 仲往往會上埋中南文具個二樓度行。係, 你冇睇錯, 我地係竟然會去「行文具店」既人!! 想一想應該都至少有十年冇再上過去了。

上中南主要係睇佢d artwork用品, 有時有閒錢走去買返支Pigma 0.05就已經覺得有斬獲。係上面成日諗, 第時返工賺到錢, 就會黎買呢d買果d, 從來冇諗過其實大部份野都唔係你既薪水可以負擔既, d野係要用公司錢先會捨得買既。當年梗係唔會諗咁多, 反正大部份都買唔起。其實我自從中三後就同Art科分手, 雖然自己好有興趣, 但我係呢方面係典型「中意但係又冇料」例子, 而我另外果幾個老友既Art水平就比我好得多。


講返唱片鋪。其實有睇本樓早期文章既朋友應該都知, 我一直都係屋企只得卡式機既, 而當時市場剛剛係CD漸漸流行既時期。

(以下提及任何大碟, 其先後次序均不保證正確性)

如果冇記錯, 我剛剛返工果排, 應該正係鋪頭日播夜播Alan Tam 《水中花》(《擁抱》大碟)。老闆播歌中意揀幾隻黎重覆播, 呢隻大碟黎講我只對《水中花》特別有印象; 果時我已經唔中意聽Alan了。

當年行唱片鋪多 (以當時計, 中南唱片係旺角黎講已經算係最大規模既幾間之一, 其餘既「大鋪」依家大概死淨威威店了。因此我係中南既經驗應該有一定代表性), 但係好多野到自己做先知。果期既唱片鋪已經轉變, 將CD排係比黑膠碟更重要既位置, 但係呢個轉變好似並非發生好耐。以中南為例已經將兩邊牆置為放CD為主, 而鋪頭中間位置就係黑膠。卡式帶都仲有放出黎賣既, 但我已唔記得其地位係被排到中間黑膠架附近、定係係兩邊牆下面、定係直頭只放係櫃台底下, 有人開口買先囉出黎。

價錢當時CD大約90-100, 黑膠3x, 盒帶應該20左右(都係以流行曲計)。實際銷情呢, 果個時期依我估計, 大約係CD佔6x%, 黑膠佔3x%, 卡式帶大約5%。呢個數字要結合當時中南既位置同客路黎睇; 由此估計外面一般細鋪可能CD約4x%, 黑膠5x-6x%, 正係兩者爭持最烈既時期。但係如果用「人際經驗」呢, 會發現情況同上述數字完全唔同。首先明顯既係如果唔係做唱片鋪, 一定唔會認為賣CD會多過黑膠。憑果時身邊既朋友、後來d同事...等既判斷, 身邊冇幾多人屋企聽到CD, 大家主要都係黑膠同盒帶。不過黑膠同盒帶既比率好難判斷, 原因係好多人屋企可聽唱片, 但係出街帶Walkman, 因此兩組數字必有大量重覆。而「人際經驗」係直到兩三個月之後我係另一間公司做野得到既結果, 當時「係朋友屋企聽過CD喇」竟然、仍然係一件可以特別囉出黎講既事情。你會唔相信實際上係唱片鋪, CD同黑膠賣街比例大約係60 : 35。

而我既解釋係, 上述論證忽略左當年大量聽盒帶/Walkman者事實上都係自己錄既, 因此唱片鋪賣街既60:35數字, 根本同實際聽眾群比率無關。而另一方面係客路同心態問題, 我個人估計係主力聽唱片(黑膠)既人(應該事實上佔比率大好多), 佢地買唱片可能早就係地區上被消化, 係屋企最近既地區唱片鋪已經買左, 而唔見得會特登出到旺角行街果時買, 比例偏差從而得來。

係我做果段時間內推出既大碟, 印象比較深既除左《擁抱》外, 記得有梅艷芳《夢裡共醉》, 兩個封面令人印象深刻。最深刻仲係... 因為美術設計問題, 其中一個老闆仲一直錯將此碟讀做「夢裡只醉」, 哈。《夢裡共醉》唔算太好賣, 可能同當日老闆既錯誤決定有關---佢選黎係HiFi度重覆播既重點主打歌竟然揀左其實根本唔好聽既大碟主題曲《夢裡共醉》; 假如佢揀《不如不見》或者《愛你、想你》就可能情況大變了。另外奇就奇在呢隻大碟特多人買盒帶。(我自己既猜想係, 好多買盒帶既人係已經買左唱片/CD, 而買盒帶係為左儲埋第二個封面)。BTW, 咁多年仍要講多次: 大播特播既《Stand By Me》真係好乞我憎!

如果你問係果段期間, 邊隻大碟最轟動, 咁唔使講一定係葉倩文《祝福》。真係超爆。依家既後生朋友, 可能想都未曾想過原來葉倩文呢隻碟曾經係出現過排住隊係櫃台比錢既情況; 當然, 唔係話好似依家d咩書展咁果隻排隊, 而係鋪頭人頭湧湧, 埋去輪住黎比錢, 個個都係買呢隻碟。《擁抱》大碟都試過, 但絕對冇《祝福》咁爆。我自己都超中意呢隻碟架。

另外可能幾出乎意料既, 黎買粵曲、時代曲...之類盒帶既人都相當多。而第一次知道原來黑膠碟果層膠膜係用保鮮紙搵風筒吹, 對於果時既我黎講都算新奇事。

呢間鋪老闆係超好人(幾個老闆係一家人黎, 但係我一直唔知究竟同隔離中南文具有咩關係), 好親切, 我到依家依然記得。我做左個零月到就經朋友介紹做寫字樓工辭職, 之後打寫字樓工錢銀比較鬆動, 開始真正擁有自己既HiFi --- 有CD、有唱盤、仲有當其時仍算好新穎既「Surround Sound」--- 而果時距離我話d人「連係朋友屋企聽過CD都可以囉出黎講」才過左唔夠兩個月。送左部HiFi黎屋企, 第一件事做乜? 當然係出去「搜購」早已經日日列出黎、改完又改既果份「CD名單」啦! 去邊度買, 當然返去自己做開間鋪頭。買左一乍, 老闆認得係我仲比八折我(買CD八折呀, 果時黎講唔野小喇)。

冇錯, 我買既第一批CD, 當然就係包括《劉美君金鐳射精裝版》(果時此碟已經出左好一段時間了)同埋《祝褔》。

之後好一段時間, 我買親本港CD都會返去買, 而佢地次次都會繼續打八折比我。不過後來距離我冇做已經實在太耐, 費事好似成日去R折頭咁, 反而刻意避開唔去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