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4日

為北京平反(2)

為北京平反(2)

上文有關首都機場部份, 被罵過不亦悅乎; 因為蘊釀大半日, 卻只說那潦潦幾句。其實這是我的一貫風格, 任何題材, 廢話拉雜都會說得比主題還要多。其實原本倒真是感覺像有千言萬語想說(關於首都機場的新印象), 但到下筆才發現這些東西實在不多值得大書特書。

[北京地下室、北京住宿]

今次本應從「首都地鐵」開始的, 但上文最後是談到「北京地下室」而收筆。想了想還是繼續從這點說下去。「地下室」絕非北京獨有, 但北京地下室卻有著一種獨特的文化地位

簡單來說地下室就是初期由於價廉 (但混到現在, 很多地下室其實已經跟外面「正常」的價錢沒甚麼分別了), 特別受年青人、大學生們歡迎, 漸變成一種帶著活力、青春、文化、藝術等等都沾點邊的一種文化icon。我住下的地下室 (憑著地利, 一點也不便宜! 那破房間要價100人仔! 合理價應為30-40人仔) 後面就是一個滿佈年青人、很有活力的小區 --- 事實上租那地下室的看來至少一半都是附近的大學生。即使是夜晚十二時半, 那裡仍然有兩三個很熱鬧的小攤小飯店營業著, 全都是聚在喝酒吃小食的年輕人們, 氣氛跟外面大街的冷清是兩個世界。

要價100元一晚的地下室的走廊一景。
(沒錯, 我的相機那時用了近5年, CMOS還是甚麼零部件傾斜的程度確實已很嚇人。對的, 其實現在我每一張照片都要靠「人肉水平儀」自己憑手感調整回這個傾斜的。)

像我這種窮鬼、窮游客, 在北京確實很難找到真正滿意的住宿的。這句是廢話, 數年下來我的真心話是, 大部份省會城市都很難找到(但不是沒有)能接受的住宿, 當然那個關鍵的決定條件是錢; 很多港仔大概不知道, 外游時我一向給我自己的「住宿標準」是人民幣100大元。當然事實上這在很多城市 --- 主要是省會或直轄市 --- 都很難辦到; 不是不行, 但需要很多條件配合, 我過去已曾說過很多次的了。舉例, 當你抵達該城市時已經是晚上, 你很難慢慢地找足夠便宜、而其環境你又能接受的地方。

當然, 北京是首都, 其住宿以同級來說想當然比其他城市來得貴, 這是很正常的。後來在崇文門附近住入了錦江之星, 要價199, 是我此行最昂貴的住宿。然後在第二天就找到個條件難以置信的---地下室, 新裝修, *竟然帶獨立衛生間*, 最可怕的還是居然在地鐵口的五分鐘步程內(沒記錯還是東單站), 而要價是65元。我當然拿了卡片, 但是後來不見了, 所以無法介紹。

[北京地鐵]

北京地鐵是我必需要談談的。感概良多。第一次來北京時, 首都地鐵是我最落力鞭撻的對象之一, 可參考以下這篇, 屬於本樓最早期的文章之一, 本來是剪輯自我的北京遊記:
http://blade-master-hk.blogspot.com/2007/08/blog-post_12.html

事隔幾年, 再在北京乘地鐵, 心情和感覺變化非常非常的多, 這裡面有外在的、也有內在的。

首先是可笑的紙車票和打票員沒了, 這當然是京奧的直接後果。無論如何都需要承認, 這始終是一項進步。雖然這項「進步」完全不值得炫燿 --- 你認為一個大國的首都地鐵, 在2008年終於「不再使用紙車票人手打票了」是屬於一種可以拿來炫燿的事情嗎。

真正令我驚喜的, 是人。我不知道是巧合、幸運、還是心理作用(*應該不會, 因為我仍然不喜歡廣義上的北京人); 我要說的事實是在我09年的北京旅程裡坐過的那僅有幾次地鐵經驗來說, 北京地鐵乘客的素質確實有著「令我難以置信」的提升和改善。對, 這是令我難以置信的, 因為要丟錢弄好硬體很容易、要改善人的質素很困難, 而我看到北京的地鐵乘客做到了這點。我必需重申, 我不知道是否只是我幸運, 沒遇到醜態; 但是確實連我這個既反共、又一直討厭北京的人, 都得公開說:當我在09年, 在地鐵裡面看到乘客的整體文明程度比起07年, 有了非常顯著的改善。

至於一些硬體上的改善 --- 也就是那些人那些書那些雜誌那些網站…會用70%篇幅去告訴你的那些 --- 我卻認為完全沒必要說, 也沒必要去特別關心。因為就硬體來說北京地鐵換得再好也只跟國內其他城市的地鐵沒有甚麼大分別。純粹只是以前(京奧前)它實在差勁得太過份。而且很多營運上的問題是完全沒有解決過、也不像有打算解決的感覺, 例如不知所謂的換乘、以及很多站口出入限定等等。

而另外還有一些內在的原因, 令我對首都地鐵的觀感起了變化。在我第一次來時, 我已曾說過在部份地鐵月台裡面, 頗有令我覺得像東京地鐵的觀感。而在這兩年當中, 我除了東京之外又曾經到過關西; 把這兩次日本之旅的印象加起來, 就令我很難為情地發現, 其實可以說我是怪錯了北京地鐵。有很多東西, 確實只不過是我這個人「見識少」而引致。以前很多對北京地鐵感到可笑的缺點, 很驚訝地發現, 即使是在舉世聞名的日本鐵路系統裡面都是很常見的。

我突然覺得我就像個那種最令人嘆息的、自己無知而卻以為很有見識、不斷呱呱嘈嘲笑別人「及不上香港」的那種旅行團裡面的弱智港女。

這些東西包括, 當我平心靜氣地作比較時, 就明白其實日本鐵路的很多「換乘」不見得就比北京地鐵的短和簡便; 當然由於日本乘客的文明程度要比中國大陸高至少30年(其實不能這樣計算, 因為就是30年前的日本乘客也肯定遠比今天的北京乘客好得多), 所以在日本鐵路裡「換乘」感覺要比在北京地鐵走同樣路程舒服10倍。這個舒服是包含物理上的和心理上的。

除了說北京換乘其實不見得比日本更繁複外, 以前我對北京地鐵甚為嘲笑的「無法靠它來穿越馬路」, 發現其實在日本也甚為普遍。注意! 我絕對不是說,「啊, 原來日本都係咁架, 咁即係冇問題囉!」絕對不是。我的意思是說, 原來這種問題是如此普遍常見的, 以前確實只是我見識少, 下意識地只懂拿香港地鐵的「慣例」當作是「理應如此」。而這種問題, 我不應該拿來作為「北京地鐵可笑」的論點而來攻擊它。
(大家仍可以看上面的連結, 看到我當年的想法是怎樣的。)

[北京的士]

必得要談的還有北京的的士。但並不是改善了改觀了, 而是相反, 對北京的士(司機)感覺比起上一次還要更糟糕。

當然, 總有人要說「那只是我不幸運遇到不好的的哥(司機)」之類的廢話。well, 北京某些路段地區打車難, 不是新聞; 眾人不文明地搶的士, 應該算在市民質素方面而不是的哥的問題; 城內長期全天候塞車, 屬於整個北京城經年累月的長期交通問題, 也不能怪的哥; 的哥聲稱怎樣怎樣轉比較好、但最後你發現還遠比之前塞車時打的價錢貴上一倍, 算是信心問題, well。

但是我得告訴你, 我在中國也算是跑過不少地方了, 而北京, 是第二個我會被的士司機, 用強烈辱罵來拒載的城市。

而第一個城市, 是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