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5日

【黑天鵝Black Swan】雜談

【黑天鵝Black Swan】雜談


本篇確實真是「雜談」, 甚麼都有。而且絕對劇透, 未曾看而不希望掃興的朋友, 請馬上關閉這頁面。

我個人是非常、極度地喜歡這電影的。所以我絕不想掃任何一位有興趣看本片的朋友的興。




最後警告, 再下去就有劇透了。





出於個人的趣味和喜好, 今次主要說一些各方面的猜想。說明是猜想, 說穿了就是「亂想」, 空想, 幻想, 總之全都沒有任何官方承認的東西在。

不能免俗地, 忍不住也要寫幾句類似影評的東西。

【值得特別留意的】
這部電影令我最想看到的不是劇本, 反而是其Storyboard。Storyboard跟音樂的配合有著精密的計算。特別值得欣賞的是她發現其實並無刺死Lily之後的演出, 整個演出完全是嚴格跟隨那段天鵝湖舞曲來進行的。

另外也相當多人提及過了, 電影既以天鵝湖為主題、黑白天鵝為戲劇核心、而整套片子本身的起承轉合, 也近乎是以「天鵝湖舞曲」來編排的; 即是其實這整部片子的本身, 就已經是一套電影天鵝湖。

當然全片均是Natalie Portman個人表演, 但有兩段是特別出彩百看不厭的。
- 知道自己被選上了天鵝皇后, 躲進廁所打電話給母親的一段。
- 前述, 她演完黑天鵝後發現原來刺的不是Lily之後繼續化妝的一段。



而貫穿全片的芭蕾場景, 片首的一場"Nina's Dream"(天鵝湖序曲)是最精緻、完全能夠獨立拿出來欣賞的一場精彩演出。不怕臉紅, 告訴你, 當時在看完電影之後我真的馬上到處搜尋天鵝湖的芭蕾視頻, 找到了拿來作為這一場Nina's Dream原型的芭蕾電影片段(1968)。可能youtube上還有質素較佳的版本, 但我一時只能找回這一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OZwfE-0kPg&feature=related

上: Nina's Dream
下: Ballet of the Kirov Theatre St. Petersburg (1968)



而第二場最精彩又能緊扣心神和情緒的芭蕾場景, 當然是那場黑天鵝片段, 尤其是「黑天鵝旋風轉」。


【空想結局】
其實目前的結局, 已經如同Nina最後一句對白一樣, 跡近完美了。而下面這個是我的空想結局。這個結局完全受慕容雪村的小說、以及許多年前某套稻森泉的電影的影響而來...

腹部受重傷的Nina從高台倒下, 終於感受到怎樣完美地演譯出黑、白天鵝的她雙眼漸漸被一片白茫茫所籠罩, "Little Princess"在歡呼聲及光照中漸漸沉睡...
然後她睜開眼, 眼角還有著淚光。
「我剛夢到了, 完美。」她向床邊的母親說。然後她如常地起床、熱身、吃早餐、坐電車回到劇院「上班」練習。今天公佈了新的天鵝皇后, 毫不驚訝地由Veronica勝出。Nina拍著手誠心地向她祝賀, 然後繼續練習她的新角色---四小天鵝舞。在化妝間, 一黑衣少女唐突地闖了進來, 是長得和Nina幾乎完全相同的女孩子。「哈囉, 我叫Lily。」女孩笑著向Nina道。(完)


【Nina是處女嗎?】
其實Nina是處女, 幾乎是沒有爭議的事情。但是有哪些地方支持這個想法, 很多人都有不同的意見, 以下的是我的看法:
- 首先當然是她在Thomas家中那明顯假裝的回應。(這裡的演出非常精彩)
- 她在酒吧中, 感到「過界」而強行推開無名男人的那一連串身體語言。
- 雖然她絕不是個完全「不懂性」的那種女孩, 但她卻從未親自/親眼看過「男人是怎樣子的」。因此即使是在幻想中的性行為, 她也只能想像由女性來作為對手的性行為。

【未能確認的幻想場景】
有數個scene, 是大家比較爭議, 難以確認究竟是否屬於Nina幻想的場景。
- 第二次去醫院找Beth, 及「插臉」等等的整個場景。
- 臨公演前一夜, 在劇院裡面看見正在做愛的Lily。
- 前後兩次, 分別在電車內, 以及街上走廊看見跟自己相同面貌的女孩。(注意: 該女孩看見Nina卻沒有任何感到怪異的反應)
- 在廁所中打電話給母親, 然後開門看見鏡上用唇膏寫上的"WHORE"。
- Nina背上的抓痕 (注意: 這項比較特別, 因為可以成為另一項「驚人猜想」的旁證)。

【母親是幻覺嗎?】
這個題目確實很令人吃驚, 不過在香港沒甚麼此派觀眾, 主要是有不少大陸影迷提出這個「驚人」的猜想。其實我也不認為是, 但是這一派所說的很多地方也確實有趣, 很值得細味。確實, 有很多地方, 處理手法很令人想起《鬼眼》對布斯韋利士的處理手法。

首先我把反對的論點, 即是為甚麼「母親不會是幻覺」的論點先拿出來。
- 母親多次打電話給她。
- Lily找上門時, 第一次開門並且要求她離開的, 顯然不是Nina本人。Nina開門時, Lily是正準備離去的。而她回頭看到Nina時, 明顯是剛剛才知道她在家。
- Lily在Nina家門前說 "Oh, she's a trip."
- Lily在酒吧裡面談到 "Go home to Mommy?"
- 公演時Thomas聲稱接過她母親來電告假。
不過上述的1、2、4和5點, 假如我是「母親幻覺派」, 則我是仍然可以爭辯的。只有第3點我還未想到如何拆解。
第1點, 可以所有來自母親的來電根本全是幻覺。基本沒第二人看到她的手機響起。「她」自己看到粉紅底色的MOM來電不能作證據, 因為同樣地所有羽毛、血甚至整個床上的Lily她都能看到。而所有母親的來電時機全都恰到好處, 總是在她的心理轉折的時候來的。最後, 「她打給母親」不能視為母親確實存在的證據。
第2點, 有權說第一次「母親去開一線門來趕走Lily」根本從無發生過; Lily可以是按玲後一直沒有回音所以打算離開。
第3點表面很平凡, 但反而幾點裡面是最有力的。我還沒為「幻覺派」想出個解釋來。
第4點, Lily這句裡面的Mommy完全可以只是個虛詞, 而不是具體地指「她母親」。和香港人笑道「返屋企做乖乖仔呀?」沒甚麼分別。
第5點, 這點本來都很有力, 但卻可以推說是「黑Nina」致電給Thomas告假然後繼續睡覺。雖然這樣的話則變成很典型很老土的人格分裂, 即使強要說「母親是幻覺」我也不會認為編劇會採用這一個做法。可是卻也無法否定這個解釋的可行性, 姑且放之。

而以下是幻覺派的一些主要論點:
- 母親只跟Nina有互動, 中間她跟Lily也沒有交流, 何況這Lily本來就是幻覺。
- Nina背上的抓痕從頭到尾只有她自己和母親看得到。(度身的女人和Lily都不像看得見抓痕; 另外黑天鵝完全成型後, 從大眾的真實視點(沒有羽毛的雙手)刻意表現出背部是光滑的。)
- 開首「粉紅蛋榚」的不合常理交談。
- 母親的每一次出現都是奇怪的突然現身。有時她的出現是不合情理的, 例如那個早上無故地坐在床邊「看守」Nina。

此派的論點甚多, 以上的只是其中我覺得比較值得玩味而且較為容易說明的。事實上我發現在探討「母親是否真實」的這個問題時, 卻全部論點都是恰巧可以拿來作另一派的反證。這說明編劇在這方面大有文章。說不定隨著看過這電影的人愈來愈多, 香港也會開始有人提出這個「母親幻覺論」也說不定。

【其他】
- (Bug?) 最後她跳下高台後, 眾小天鵝和Thomas竟然沒有馬上看見她巨大的血跡(那片血跡是真實的)。
- (不喜歡的地方) 公演前Nina幻覺裡雙腳突變, 這裡太過火太over了。由於畫面過於荒誕, 跟之前的所有幻覺驚慄鏡頭都格格不入, 因此反倒令人好像「惡夢太驚慌而嚇醒了」因此即時「沒事了」的那種感受。
- 戲院上映的畫質似乎不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