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4日

六四@2011

六四@2011

本篇不是聲討文章、也不會是宣泄文章。今年是2011年,本篇將會是紀事備忘型式,由我個人的視點去描述目前(2011)六四的情況。本篇是文字時間廊,用意是將來許多年以後能夠有機會拿出來作個參照:拿,原來香港人2011年果時,六四已經係咁咁咁架喇… 因為事實是無論任何人,怎樣說「永不忘記」也好,確實人是一直在變的,包括我本人。很多人其實都在不知不覺間,遺忘了在這中間多年以來,發生過的很多事情。這裡這個「忘記」是真的指單純的「忘記」,而不是指立場或價值觀等等的改變,也無關反共或挺共。



寫下這篇東西的時間,是2011年6月3日晚上11:57pm。今年將是「六四事件」的廿二周年。

今年將是首次沒有司徒華的六四。華叔在2011年1月2日去世。支聯會由李卓人接棒。在這年因為很多其他事件(如「最低工資」等等),李卓人被許多香港人不滿,包括很多支持民主人士。在「六四事件」方面,除了支聯會這個六四icon的世代交替外,在香港社會上,這一兩年對六四這件事也明顯的呈現出「世代交替」,或是所謂的「薪火相傳」;以今年尤其明顯。以往多年來,「薪火相傳」更多時是只像個單純的口號,但今年,大家都能很明顯地感受到「薪火相傳」是怎樣的一回事。

其實本來在前年(2009)這勢頭就出現了,但今年更像是這個交接儀式的正式結束。具體點說,就是在今年開始 --- 其實很可能主要因為華叔的原因 --- 有關六四的一切,在香港的這整個舞台已經真正變成以年輕一代為主導。不只是站在「平反六四」一端的,還包括挺共的一端都同樣顯示出這樣的情況。

在去年(2010),曾因民主女神像的關係,政府多次令市民震怒,例如利用食環署強搶「民女」、另外中大亦發生「民女」相關事件等等,令市民憤怒,大大刺激了該年的晚會人數。今年政府顯然受了教訓,出乎任何人意料的對六四相關的一切表示沉默。

這裡插一段說說支聯會和六四集會:其實目前大部份三四十歲到五六十歲的一群都忘記了、而二十歲的那批沒有印象 --- 粗略判斷是大約十年前左右,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期,「支聯會」是一個被大家普遍當成取笑對象的組織;而六四集會相比起來亦是非常少人參加的。在那段時期裡「仲去參加六四集會」是被視為奇怪的小眾的。而且絕非大陸耍手段或施壓導致。由於近兩年因為二十周年的刺激,居然大部份香港人都忘記了這段時期的存在。

在網絡以外,在現實裡今年記得六四的人不多,尤其跟短短兩年前的二十周年相比。教育局把六四冷淡化的決定已不能用「明顯」一詞去型容,而要用「確實」和「醜陋」型容(註: 今年仍未執行)。傳媒和商人的自我審查情況,在今年到了不再害怕公開承認的地步(以往雖然有自我審查,但仍會找籍口來解釋;今年開始已索性明言不做六四相關的生意)。

今年,五毛黨終於在六四前有組織地大舉入侵高登論壇。在這之前五毛一直都有,但相比起來都只是小股。許多高登仔仍樂觀,但以我的眼光卻認為其實這樣已經算是已淪陷,皆因目前(2011)香港人(不只是年青人、更不只是高登)根本不懂應付五毛、甚至連辨識五毛都未如理想。另外,目前除高登外事實上全港所有大論壇均早已全告淪陷;當一個地區所有討論區的80%均已經是五毛陣地之時,其實即使淨下的一個兩個力保不失,亦已屬戰敗。

由於五毛和糞青是突然激增,並且這兩年我發現在香港,是很難分辨糞青和五毛 --- 這點跟大陸差別很大。因此究竟目前(2011)香港年青人整體來說對六四或相關事件的取態,連我自己也沒有一個很有信心的答案。(* 註:這句並非廢話,因為數年之後,可能年青人的取態會演化到可以非常明顯地看到答案。)

今年證實了自己已成為中共「定期攻擊」的名單一份子。直接原因則是今年的「茉莉花行動」以及Twitter(我於去年725事件時開始玩)。目前定期(於敏感時期)受到的攻擊主要包括來自北京的IP攻擊我的Router,以及層出不窮的破壞性偽裝email。

雖然近年每年的大陸六四新聞都是差不多,但今年發生了一件事,就是中共向「天安門母親」開價要求解決事情。所有人和傳媒基本上都一致傾向於把重心放在「金錢不能收買亡魂、血債」這方面的命題,但我本人在閱讀相關的新聞、訊息後,卻傾向於認為這是目前共產黨明顯的軟化徵象,而該死地「賠償」已經是他們這些人腦海中最有誠意的一種方案。不打算在本文深入討論太多,唯希望數年後我的猜測能被證實。

這一兩年開始,西環的中聯辦開始變成了遊行的熱門終點站。其實這個轉變本來是跟六四無關,但想當然地,六四的遊行再沒有哪一個比中聯辦更適合的終站。至於涉及中聯辦的許多新聞和政治事件,不在本文討論。

在前年,即六四二十周年開始,六四出現了一個新的icon : "VIIV"。嚴格來說這個概念似乎並不是由香港人創作的(好像是大陸年青人),但明顯地這個icon已成為年輕一代心目中對這個事件的標誌。2009二十周年時,在高登討論區開始有人發起團購VIIV T Shirt,直到今年仍是香港網絡上最成功的一次主題Tee團購,無論從哪個方面去看,該次活動都幾乎能算是完美的一次示範。2010年以我所知並沒有這樣的事情,今年2011再由另外一些網友發起(但不再是VIIV主題)。

跟六四無關,純備忘:因為「撐廣東話」事件,我在去年(2010)極小規模地製作了《掉哪媽 頂硬上》Tee,這不能不說肯定是受了VIIV Tee的影響;迴響並不大,當初有近六百多份來信估計亦只因為「免費送出」。後來因許多原因,《掉哪媽》Tee不再製作第二批。本來亦一直有打算在今年若如去年一樣沒有人發起六四Tee的製作,則自己再當發起人的;結果由於工作繁忙(備忘: 非籍口,確實乃工作忙)把此事完全忘記。幸好出現有心人領頭製作,並且事實上辦得比我更有heart。

今年前後因為太多中共的政治事件,具體說有劉曉波、趙連海、艾未未等,這些事件的衝擊把很多香港年青人的意識和行動結合起來,將來回頭看這段時間,肯定會歸類是一些東西的萌芽時期、亦肯定會覺得混亂,因為很多東西還沒能充份地整合。尤因艾未未事件,令投入成為「行動派」的年青人突然大增。在今年,這些先驅者中比較突出的有例如「塗鴉少女」、及「VIIV宣言」。我在此預言,一段時間之後,由這些年青行動派所激發的人,將會統合成一股新的行動力量。

警隊及政府的打壓日益顯著及過份,但這並非本文重點,慬略提作參考。


* 將後補今年有關六四當天及晚會的新聞截圖。
* 由於我今時今日才發現Picasa已無法顯示邊長超過1600的大圖(只能下載,而且還很麻煩),枉我在眾多圖床之中一直支持它。因此本文所有報紙截圖均改由Min.us存放,速度比較慢一點。

後補於 2011.06.04







後補於 2011.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