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7日

劉慈欣科幻推介:吞食者

【劉慈欣科幻小說推介:吞食者】

之前曾推介過劉慈欣的華文科幻大作《三體》系列。但始終不是人人都喜歡在機器上閱讀長篇小說 (不論你使用的"機器"是PC、是手機、還是IPad或其他)。所以今次推介他的一部短篇,《吞食者》。

稍讀多點劉的科幻作品會發覺一點,就是其實有很多核心概念和點子,在劉的作品裡面是經常重覆出現的,而因此做成一個情況,就是漸漸會發現他的眾多作品裡面的「世界觀」是很趨同的,很少有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你會發現總有一些東西他是近乎「教條」般的嚴格遵守,從不打破(例如"光速")。可以說是好,也可以說是不好。(我個人傾向覺得這樣不好。)

另一件值得說說的是雖然很多作品裡的核心概念其實差不多,但他的一些短篇非常有星野之宣的氣味 (星野之宣是我由少年時代一直推崇到今天的科幻漫畫家)。

不過,不說漫畫和小說這兩種媒體的先天區別,相比起來星野作品的「人味」仍勝於劉的小說。劉不擅寫人/情,很多人都談過,但對於科幻迷來說,這只是個不太在乎的缺點。

他流傳出來能找到的短篇其實並不多,我會陸續把其中部份拿出來推介。今次推介的《吞食者》含有大部份非常"易入口"的特性:不太長,有星際大戰,有人文倫理,有合情合理的科幻推導(大劉的招牌),有「晃然大悟」位。很適合輕鬆閱讀。

吞食者: (中止下載)

2011年7月24日

怒火街頭的Nowhere Fast

怒火街頭的Nowhere Fast

今天給各位老餅帶來的回憶是 [Nowhere Fast],84年的 [Street of Fire怒火街頭] 主題曲,相信要年過30的朋友們才會有興趣。這個youtube片段並非完全是片首女主角被擄的同一段,而是包含其他電影裡的一些鏡頭片段,比較更好看些 (音軌也是Soundtrack的而不是電影裡面的)。


其實以今時今日的眼光看 — 嚴格來說即使以90's「LD年代」時期的目光看,本片也不算拍得太出色,其價值主要仍然是它所代表的象徵意義和其「先啟意義」:把某些原素首次(?)直接塞入一套通俗且「易入口」的流行電影裡面。而這些原素在之後便被極速散播廣傳、滲入後來很多很多電影裡面。

—— 夠了夠了,這裡不是「電影評論學會」,我不想寫那種蠢文。要說此片的缺點其實不少,但卻有點不公平,因為你無法回到1984年去重拾當時的觀影體驗。要說的有本片的大反派感覺實在太gay,主角的"火力"也太遜了點,而且除了第一女主角之外所有女角都幾乎不能看,等等。它上映的1984年,那是有 [The Terminator]、[Ghost Busters]、[The Last Starfighter] 等等,而在去年的1983,則是 [Return of the Jedi]、[Scarface]、[Octopussy(鐵金剛勇破爆炸黨)] 的那個年代。

提一提,由於中文譯名問題,在很長的時間裡,我都把主角 Michael Paré ,當作是 Terminator 1的主角 Michael Biehn 。(那個年代的八卦雜誌,把兩人都譯做「米高巴利」。那個年代來說找資料不容易,加上都是「硬漢男」,我長期 — 直到數年前 — 都仍把兩人混為一談。) 另外,2008年有一套 [Road to Hell],他也做回"Cody"這個角色,但我不知道這片有沒在香港上映過、亦不知同名是巧合還是真是重續Cody這個角色。

對港仔來說,其實本片真正留下給大家的,卻是今天絕大部份港仔們都不知道的:Final Fight的 Cody。

Final Fight是1989年才出現的,在當時也還有人一看到遊戲便馬上知道主角Cody是「出自」怒火街頭的Tom Cody,但神奇的是到了近代(不是近年!),還知道這回事的人幾乎等如零。

Off Topic:Cody的原型很明顯,但"小子"Guy的原型呢?這個眾說紛紜,但從來沒有任何我認為可靠的說法。我個人曾經深信Guy是出自某一套不太熱門,卻是有拿 [Street of Fire] 來惡搞/致敬的一套B級動作片,片中"影射"Cody的主角之外還有一個搞笑、動作靈敏的功夫小子主角。但由於根本找不回此片的具體資料(連片名也忘了,那種B級動作西片),所以慬作參考,不當真。

磚家叫獸:停電反驗證高鐵安全

磚家叫獸:停電反驗證高鐵安全

這裡是7月13日中國磚家說「停電反而驗證京滬高鐵安全值得信賴」的全文。同樣,為免被河蟹後我又被獨立思考人士指責「生安白做」,我也已截圖備份。

(有人對我說,這明明是「日本拓殖大學教授王曙光」,不代表中國叫獸 —— 這是毫不了解我國情況和「習俗」的人才會說出來的傻話。帶著背景在國外弄個學歷頭銜,但實際"業務"幾乎都在中國大陸的這類叫獸多了去了。順帶一提:這位大談高鐵安全的「王曙光教授」,是研究經濟問題的。)

中國磚家的說話是否可以信,懷疑、質疑牠們的話又是否「逢中必反」,各位大可有自己的想法。但我想說磚家叫獸們的主要罪行不是這些,而是他們籍著中國人向來「迷信權威」的優良傳統,長期麻痺大眾對政府、對寡頭集團的質疑,消滅並抹黑大眾對這些人的監督,為這些人所犯下的 *一切罪行* 文過其非,直接些說就是「為權貴擦屁股」,然後把擦完屁股的紙塞在人民和老天爺的咀巴上。

這就是今天中國的各種"專家"和"教授"。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假如有人不知道、或者不暸解,很簡單,那是因為他看得不夠多。


不過,這些叫獸們始終也算是讀過書的人,他們的說話我也有深感贊同的地方。以下容我抄一小部份出來給大家欣賞欣賞:

「他認為衡量技術是否過硬的關鍵標準是緊急情況發生後的處理方式。」

「王曙光教授指出,此次雷雨接觸發生後中國高鐵的安全系統應對合理、處理得當,起到了應有作用。」

「例如停車、停電後,工作人員應在第一時間內向乘客說明原因,並告知修復大約需要多長時間。」



專家:停電反而驗證京滬高鐵安全值得信賴
http://www.chinareviewnews.org/doc/1017/6/4/8/101764845.html?coluid=45&kindid=0&docid=101764845&mdate=0713103541

網頁截圖:


同場加映:【新聞聯播 我國自主研發的自動閉塞系統可防止動車追尾】
2007年4月13日新聞聯播:
我國自主研發的自動閉塞系統可防動車組追尾 廣鐵集團高級工程師 陳建譯:就是控制同一條鐵路上多列動車組安全間隔時間,信息通過鋼軌傳送到動車組的車載系統,防止列車追尾事故的發生

G+實名制

【G+開始執行實名制】

G+正進行跟FB一樣討厭的實名制度。這直接令到像我這種一直深為支持Google的人完全覺得無言以對。或者,可能我們這類人一直真的只不過是一廂情願。

假如G+來封這個「逍遙神父」帳號,固然我絕不可能給它提供他媽的身份証明文件的,並且即使我怎樣妥協去改另一個「看像實名」的名稱,其意義亦已經不同。這直接結果便是放棄使用。

就算將來出於各種原因,我真可憐得要去被逼開立一個「實名」帳戶,那也絕對不再是「逍遙神父」帳號。

其實G+這樣做,真正深遠的問題,並不是「從此G+這一個網站/服務將不容許這類帳號存在了」,而是會令到從此「不會再有其他」容許純網名開立的同類服務。這個影響才是真正深遠,而不是少了G+「這一個」。

至於那些自己認為:

「社交網站嘛,要求實名有甚麼不對?」
「超!我用依家呢個名,一直用FB同G+都冇問題喎。」
「立心不良的人,才不敢用真名吧!」

 …而覺得我在無理取鬧的人,去你的。(我知道我認識的人裡面就有這種too simple, very naive的人)

2011年7月18日

談《無限恐佈》和《GANTZ》

談《無限恐佈》和《GANTZ》

再一次,本文談的兩套作品《無限恐佈》和《GANTZ》,也是我並不推介的作品。不過《GANTZ》本來就是非常流行的日漫,根本不需要我去「推介」;而《無限恐佈》則算是頗熱門的大陸網絡小說,而且也有點知名度,我才只看了一部份(也不準備把它看完)。

對於GANTZ,我的評語是兩字:「垃圾」。開首還不錯,一直看到有吸血鬼出現就再也忍受不下去丟書了,居然也看了十多期。但由於此作者根本不懂說故事(或者不如說此人本來就是hea畫),很快就能「揭」完一本,因此要看十多集並沒花上多少時間。這樣的垃圾漫畫,在香港居然會被視為「大作」,令人明白現在香港的漫畫讀者的水平有多低。

為甚麼會把日漫和網絡小說拉到一起說,那是因為基本上,《無限恐佈》根本就是一部同人創作的中國版GANTZ,兩者的基本架構幾近一模一樣。但以一個山寨GANTZ來說,我給它的評價卻還高過原裝GANTZ。因此我覺得,即使我本人不喜歡,但假如某人會覺得GANTZ「好睇」「正呀」「嘩絕世鉅作囉」的話,那樣他應該也會喜歡這套《無限恐佈》。

先說說《無限》的最嚴重問題,就是作者的文筆、技巧實在過份幼稚,頂多是中學生程度,可能還低些。書中那些YY情節之無聊幼稚估計只有16歲以下的青少年會喜歡看。事實上大部份書中段落我都是一大段一大段的整段跳過完全不看。

但是它絕非一無是處。作者在構思、設定上的「點子」方面卻很出色,說句坦白話,至少遠遠比原裝GANTZ出色得多。假如GANTZ是小說,則它將遠遠比不上山寨的無限恐佈。

說說基本架構和設定。GANTZ相信大家都很清楚,而相對每次都是出動去殺外星人,《無限》則是隊員們將被置入某套恐佈電影中完成指定任務。相較起總是殺外星人、以及總是使用被配給的相同制服和指定武器,《無限》有趣的地方多得多,首先是任務的多樣性,最主要還是過程中的工具(武器)都是自己買自行選擇的。並且其故事裡最核心的重點,就是角色們從每次恐佈片任務裡取得分數後,將給自身強化和升級。相比起GANTZ永遠只得那套保護服,趣味完全不能相比。

論基本架構,兩者最明顯的分別是(我認為):GANTZ每次任務後,大家都會回到現實世界過一段日子。但無限恐佈則基本不會(也有能短暫回現實的例外),在任務與任務之間,就只會留在那「主神空間」(可以類比作GANTZ中的那個奇怪的大廈房間)。

《無限》的趣味幾乎全來自這些強化升級和武器。當然,基本上書裡面出現的大部份均是挪用自其他ACG作品裡的,但一旦把它們crossover到同一個世界觀裡面時,想像力就能成功把它們變為作品裡的趣味來源,而這些亦是我仍願意繼續給時間來讀它、而忍受它那中學生寫作水平的理由。舉例說,把一個擁有初步中國武術內力的角色放到《Alien 1》裡面、或是在一部標準日式鬼片裡卻有個擁有吸血鬼「血族」能量的角色,會令劇情有甚麼變化?其中有個點子很有趣,不知道從哪裡挪來「靈力子彈」這種概念,於是即使在日式恐佈片裡面也變成可以靠槍械武器來解決問題!

跟GANTZ作者的無賴混脹不同,至少能看到《無限》是從一開始就有完整想法的,它的每個新任務也明顯有著鋪排,而不是隨便創作/挪用數個面譜型新角色來進行一次完全沒有任何劇情價值的戰鬥、殺一堆設定上毫無意義的新外星人,然後收不到科,就又把建立起來的一大堆角色人物批量處死…。

第一次就先用對大部份類型ACG迷都「較易入口」的《生化危機》來啟始,然後是能盡情表達戰鬥能力的《Alien 1》(雖然,幼稚文筆令「戰鬥」非常可笑,但作者的「點子」仍然可讀);之後到完全不同風格的《咒怨》日式恐佈。不過這段任務非常沉悶,因為一旦你把這種「日式鬼片」變成能用武器火力來應付,那就自然把本應很恐佈的情景變成非常無聊)。到之後的《盜墓迷城1》,引入 團隊vs團隊 的劇情 (好像GANTZ也有出現過,忘了),重心已遠遠蓋過其電影裡的劇情成份了。


總結:沒有總結。對一般標準小說讀者來說根本沒必要看;但假如你把GANTZ視為上品,那樣不妨找找這部《無限恐佈》來看看。假如你沒興趣,至少也能從我上面的說明裡知道《無限》是怎樣的一回事,當有人提起它的時候,至少你可以答咀,而無需任由別人全程吹水無還擊之力。

2011年7月13日

【警花自拍】點評

【警花自拍】點評

新聞參考: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713&sec_id=4104&art_id=15427089


跟大家想像的不同,其實我個人來說倒不太覺得「警員自拍」是甚麼嚴重問題。我不理會警隊本身對此的規則和限制,那不是我關心的事。退十萬步說,「警隊守則」不是甚麼必然正確的天條,「校規規定男同學頭髮不能過耳」不代表你就得承認「男同學頭髮過耳是不對」。

但我卻很在意相中被拍的女警們,難道在她們被拍時沒有一絲戒心嗎?我不相信她們全都樂意或預期照片上載。(拍照的女警自己預期相片會公開,但被拍的她們不一定願意)

「警員自拍」的本身我不認為是問題本質,即使穿著制服也不是問題核心。假如你認為「警員身穿制服不應拍照」那我們市民是否也不應在社會運動中拍攝警察以監察他們?電影裡又是否不應該出現警察?還是誰都行,就是警員本人不可以?是否損害警隊型像,事實上警隊自己損害自己型像的事多如牛毛去了,相比起來「擺pose自拍」簡直微不足道。

我認為警員有權自拍(上載),而他選擇這樣做他便得接受並承受他人看到照片後的回晌,這是他的選擇。而照片是否被不當地公開,這是完全無關的另一件事情 (考慮一下陳冠希的情況)。

但那些被拍的女警們,當妳們看見同事舉機向妳拍攝的那刻,妳因為種種原因,那怕只是貪玩,而齊齊擺出各種pose的時候,有沒考慮或表達過這些?當然事實上在香港,我敢說80%以上的港女在被拍攝時都不會花一秒鐘去想這些東西。但,妳們卻是被授權的警察。

我們就是給這種「無腦者」持槍上街、並期望在緊急情況下靠他們協助市民,這是我的擔憂。

《仁醫》的「血線悖論」

《仁醫》的「血線悖論」

注意:本文原本只是我跟一位網友 歌唱魂バンダシー ( http://moronenemy.blogspot.com ) 的電郵交談,有關《仁醫11-12》裡出現的「小初」,涉及「血線」。而剛剛發表了有關《仁醫》結局的Blog文,亦提及這個「血線悖論」,也有其他人問我那是甚麼一回事。想了想,覺得可以把這個電郵貼出來,希望(亦相信)歌唱魂不會介意。

注意較後部份,當時我已是認為作者「不太擅長穿越」的。

(原文小部份句子修刪了一下)
====================================

看完仁醫的11-14了, 對於11-12集出現的小女孩「小初」,以下是我的猜想。

我估計首先是村上在寫這一段的時候表達手法本來就已經不夠清楚, 而漢化的人翻譯得不精準(甚至連翻譯的人也理解錯了)、結果令人如此R頭。我的猜想是:跟南方醫生最初「contact」小初時他的想法相反, 小初非但不是南方仁的直接祖先、相反地是跟南方仁的血統線有著「直接矛盾」的人(或稱直接衝突conflict)。她跟南方身體接觸時出現的觸電等現像其實是conflict的反應。

血線的直接矛盾, 在這裡意思是, 本來小初並不會活到長大(* 這裡又跟南方仁的紙飛機有關聯, 但我認為作者根本沒想到這麼深入), 南方仁的直接父系祖先、在這個時代本應跟另外一個女孩結婚, 而那條血線延長下去才會生出南方仁。但假如小初活了下來的話, 則南方仁的祖先會改為娶小初。娶了小初的話血線便不相同, 因此將不會生出南方仁。

整段情節最關鍵最能解謎的一段, 便是那幕長大後的小初婚禮上, 「謹賀南方家」的那一幕 (但偏偏這卻是最易令人誤會的一幕), 這一幕其實是暗示著在原來的歷史上 *並沒有機會發生* 的一場婚禮, 那些隱藏面貌的南方家人當然是南方仁在這個時代的父系祖先。所以假如小初最後嫁給南方家, 便會斷了南方仁自己的血線。

《仁醫》當然好看, 但在「穿越」這上面, 村上紀香明顯不太擅長, 而且也不是村上真正想寫的重心, 因此在這方面作者一直舉旗不定。例如作品的時空觀, 究竟是改變論還是平行論?
前面10集也像平行論、但是小初這裡突然又變成很「古典」的單線改變論。我也曾經質疑過, 因為南方仁在過去10集, 所影響所改變的可以說是天翻地覆, 但從來不曾描述「南方仁提早出現」的這個日本/世界的將來。而與之相對的, 是作者每隔一會就會刻意出來說慶幸「歷史還未改變」(例如板本龍馬之死)。

2011年7月11日

《仁醫》結局感想

《仁醫》結局感想

(由於發現太多網友經Google來到這裡,但卻是為了電視版的《仁醫》。為免誤會,先在此說明:本樓所有提及《仁醫》的文章,均是指漫畫原版的《仁醫》,不涉及電視日劇版。)



《以下劇透》



終於看完漫畫《仁醫20》大結局。

確實,南方仁是分裂出兩個不同的南方仁來。當他在未來的「仁友堂醫院」裡醒來時,我本是以為作者玩「慕比烏斯帶」的,即是這是一個無分表裡、前後無論怎樣複雜扭結,但始終是一條線來的;但再想想就發現不是這一回事,確實是在一個分裂開來的、不同的未來。

作者用了一個在這種作品裡比較小見的處理方式,導致任何讀者初看都會產生問題:我能夠理解這是「兩個」不同的南方仁,但問題是跟隨鏡頭來到「第二未來」(即有「仁友堂醫院」的那個)的這個南方仁,這副肉體之前的靈魂/人格在哪裡?

會這樣問,是因為在煞科戲裡出現的這個「第二未來」裡面,肯定也同樣有一個在這裡出生、成長、並成為醫生的南方仁。因為醒來時所有人都認識這位「南方仁」。這樣便為讀者帶來問題了:假如是前後兩個南方仁互相交換了時空(這是比較常見的方式),那原本在「第二未來」裡成長的那個仁,去了哪裡?事實上這個仁在故事裡面,從未出現過。

有一點應該弄清楚的,是一直到仁確認自己到了「第二未來」之前,故事確實是一條慕比烏斯帶;從第一集開始出現的「病人」,一直到因為掉落山坡而回到現代的仁,都是同一個人 — 「他們」是擁有著同一套經歷的同一個人,或者叫「人格」。

大家到此應該發現,故事裡面其實還有一個「仁」是不見了、沒有再提的,只用暗場側寫了他。就是那個成功在醫院取走藥物、也進行完手術拿走了「嬰兒」的仁 — 「第一仁」。因為只有這個「第一仁」,才會在帶著藥物回到江戶後,趕回去救阿笑。(假如回到江戶的是「被交換」的第二仁,則他不會知道必需要趕去救阿笑。事實上漫畫裡面也具體描述了這一個帶著藥物救阿笑的,是第一仁。)

分裂是發生在現代,兩個仁一起掉落樓梯後發生的。而在第二未來裡生存下來的仁,在這個奇點之前,卻是跟「第二仁」分享著相同的記憶及人格。究竟這個仁是本質上屬於「第二仁」,而被賦予了第一仁的記憶?還是相反?就漫畫描寫,比較像是以第一仁為本體,但一直「自動更新」到他跟第二仁之間的差異。這在同類型的作品中是很少出現的新鮮做法。

提一點,就是為甚麼這個分裂,是在這時候才出現,而不是第一集時最初「病人」出現後就發生。當然你們會說,故事總要一個接一個寫呀。但我卻另有體會。就是雖然在故事開首時,由於時空的關係,那個剛被襲受傷的仁出現在現代並接觸到第一仁,但事實上這位第一仁,卻還未曾遇上、處理、進行他在江戶裡的那一切的事件,那些事情其實仍未「發生」;慕比烏斯帶還未曾連結成完整的迴圈。只有當他親自在江戶裡經歷了那一切、發生了那一切之後,才會在再次物理接觸另一個仁時完成迴圈,因而第一和第二未來的連接和分支點,就在這裡。結局時的第二未來,在故事線上就像是平白在慕比烏斯帶的結上另外拉出來的另一條線。

在此感謝一位網友,假如不是他的推介,我是一直沒有留意《仁醫》這套出色的漫畫;而此作的水平,比我當初想像中高得多。而針對其有關時空穿越的部份,坦白說,本來我一直覺得作者「志不在此」,只是隨便套用這種並不罕見的手法,去使自己有個容易說明的「開頭」,去寫他想寫的「江戶時代的現代醫生」故事。因為在長長的江戶時代裡,除了中間小女孩的「血線悖論」外,作者並沒有甚麼這方面的著墨。

但看完結局,我收回這句話。他在時空悖論、穿越這方面的題材上,是有想法也有新意的。自成一格。

但他在這穿越方面也有我不滿意的地方。就是他對「第二未來」的描述,明顯太過保守了,這跟他在前面江戶時代裡所表現出來的那種野心不相符。舉例說,在故事的大部份時間裡出現的那個時空裡,除了有「南方仁」醫師存在,令日本醫學凌駕西方,還有盤尼西林被提前「發明」;這一切肯定會對該世界往後的醫學發展,產生極為巨大的變化。但事實上到作者描述「美好醫學未來」時,除了多了間「仁友堂醫院」、大學裡多了東方醫學之外,卻基本毫無分別,至少都不是明顯的變化。

最後提一件事。其實當初我看《仁醫》時,是很大衝擊的。因為這是我在其之前非常少看到的,其「心態」不落俗套的穿越作品。《仁醫》在如何處理一個穿越題材時所持有的心態,它跟一般常見的同類題材所走的路都不相同,都是怎樣以儘可能合理、可行的做法和妥協,提出在古代能被真正實施的方法來達致使社會進程漸變(而不是一下子翻天覆地的變化)。假如是華人去寫 — 不論是香港人、大陸人還是台灣人 — 大概在第二集,南方仁就會開始準備殺掉天皇或者某個要人以便「改變日本進程」的了。

(2011.12.17再修改。)

2011年7月3日

[Limitless]中的「全視」解析

[Limitless]中的「全視」解析

首先要說一項重要聲明。就是我撰寫本文,絕非推介[Limitless]這部電影。
(情況跟我之前寫[Knowing]差不多。)

事實上我並不推介本片。它不是爛片,但絕對不到我會開口推介的地步。它的前設有趣,落入強手裡應該可以被發揮得很精彩,但現在只不過又是一部被浪費掉意念的、平平無奇又故弄玄虛,編劇根本「收不到科」的平凡動作偽科幻片。

但是作為科幻迷,我發現片中慬有少數的幾個,能看得出最初構思時是下過功夫的設定,在拍出來之後卻令絕大部份觀眾都不理解其真正用意。這是非常可惜的,因為那些反而才是令科幻迷看出其用心的地方。因此我忍不住想寫文說一說。(這情況也剛巧跟[Knowing]很相似)

我想說說的就是大部份觀眾都不理解的,當片中主角(及女主角)吃下藥丸後,藥力生效時變化的「全視」full vision畫面(或稱「全景」亦可)。

或者說,片子在型容它(藥物)對視力方面的描述被明顯的簡略、通俗化了。


事實上在片中主角首次吃下藥物之後遇到房東太太的一場戲,除了表達他腦筋「轉數」的巨大變化外,主要都是著墨在其視力的進步方面的描述。由於他能清楚看見房東太太袋子裡書本的文字,對觀眾來說基本上就只會簡單地理解為:他視力超強化了。

我不能否定導演很有可能正是刻意「將錯就錯」好讓觀眾這樣理解,因為那會簡單很多。而且以這部片子最終呈現出來的通俗平凡的調子看來,他刻意把原本值得詳細說明的地方簡化通俗也很大機會。

但事實上絕不是這樣。

原意想表達的,並不是單純「總之我話咁就咁啦」式的「視力增強了」,而是視力本身其實並無改變,改變了的是大腦處理視覺訊息的能力。

想一想信應明白上述這個說法應該更符合本片當初的核心原意。
而這跟「全視」畫面又有甚麼關係呢?



因為其實人的視覺本來就是能夠看到正前方「幾乎」整個180度半球面的範圍(當然沒有180度之廣,我這樣說只是個大概,讓大家能容易理解我的意思)。你的眼睛其實一直都在接收這個超廣角範圍的訊息—此處忽略如「盲點」之類的例外—只是一般尋常人來說,視覺系統收取了廣角訊息,但大腦平常只集中處理及解譯其中正面某個較少範圍的訊息,只在這個範圍的東西被解讀後放入意識層,而旁邊的依舊接收,但不會被「重視」。

所以任何正常人都必定習慣像這樣的事情:平時大部份時間好像只「看到」前方視點裡一定範圍的東西,旁邊的地方雖然「眼尾捎到」,但假如想看清楚,則要轉動眼睛去把那個範圍移入眼睛正面焦點。假設你正在專心看電視,你會把電視畫面放到眼睛正面焦點,旁邊的櫃子、牆上的鐘等等仍然能一直看見但你不會去注意它們、也不會去想它們(這個「想」是個重點)。但這時候你的貓在電視左上方跳過,則你是依然會被牠引起你的注意的。

而平時走在街上,即使你一直向前望,但「眼尾」收集到的訊息其實一直在收集,只是大腦不放它們到意識層,但這些訊息依然會被save進潛意識。可能你在旺角街頭走著走著,經過身旁牆上某張海報—覺例說,海報是張學友新唱片;你當時是完全沒有注意到它的,但海報上的東西卻很可能在之後的一段時間內令你「好像」無緣無故「突然諗起」張學友。你自己也不會知道為甚麼會突然想起張學友的。這些無意識收集下來的訊息也經常會成為夢中的部份。…有關這方面我就打住,扯太遠了。

事實上經過刻意的訓練,是能夠讓人把這些平常「不覺眼」的焦點外部份一併被意識處理的。就是普通人,也能夠讓某些催眠師用催眠去把這些部份重新叫出來。(可以看看[叛逆性騷擾]這套舊片,裡面把這個情況說明得非常詳盡)

扯太遠了。[Limitless]之所以表達一旦藥力生效,視覺會變成「全視」,真正的意思是:藥物是解放大腦幾乎全部的處理能力,當然也會包括視覺訊息的處理。因此平常大腦只集中把中間範圍的訊息放到意識層處理,這時候就能夠把幾乎整個180度廣角、你的眼睛所看到的東西一下子全部一起處理。因此平常大家雖然看到但不會去注意的旁邊部份,通通變得好像眼的焦點部位一樣「清晰」—嚴格來說,是「交被意識處理」,所以才能感覺上是即時「看到」。

實際的效果是這樣:試想你是男主角,看看上圖,你本來是只能把房東太太望清楚的,雖然「眼尾可以捎到」右方的樓梯,但假如突然有人從下層走樓梯上來,你會下意識地轉動眼睛來把這個人移入視線的稍中間,才能望清楚這人是誰。但在藥力生效的「全視」狀況下,你將不需要轉動眼睛,都可以「同時」把樓梯上來的男人看個清楚。

而一個無法解決的問題是,電影銀幕的大小是不能變的,因此為了表達這種「全視」,電影只能被逼把整個廣角畫面擠到相同範圍,因此會令觀眾看上去覺得這是個被扭曲的畫面,而沒有那種「視力本來就應該是這樣子!」的感覺。


而這也同樣是男主角能夠輕易看到房東太太袋中書的文字的道理。並非主角「視力強了」(當然,我估計「視力」本身也確實有因為藥物而稍有增強,因為大腦的操控神經能力也同時強了,但那不會是主因),而是他現在能輕易把那一小部份的訊息快速處理—事實上即使他沒吃藥,他的眼睛都一樣能獲得那一小角落的訊息的,只是他不會去注意它(大腦不會費時馬上把它「解讀」成文字並傳給意識。但實際上,潛意識仍然會在"Background"繼續排程處理這類訊息。一旦解讀到某項這些訊息其實自己是關心的,便會發生常見的「突然無故想起某事」)。

其餘片中對吃下藥物的人,能看清楚遠方事物…等等方面的描述,其實都是近似的道理。主因並非視力變得強大,而是大腦處理視覺訊息的能力被大大增強。

2011年7月2日

2011.07.01 七一行動小記

2011.07.01 七一行動小記

本篇盡量只描述並記錄本人實際上看見的東西,盡可能減少主觀情感上的描述。但總有些地方無法避免。我不是收薪水的專業記者,因此也沒必要「保證」嚴格的客觀準則。
由於是次活動沒帶相機,但相信行動照片大家將在FB上應該到處都能看到—不需要看那些白天的照片了,年年一樣,有甚麼好看?
本人今次並無站到前線(這裡「前線」指直接在示威第一線,物理接觸警員的人),但「地理」上跟前線基本無分別。
由於是晚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分別都有行動,最初我還有默記各個重要行動的時間,但回來後發覺記憶混亂,為免提出錯誤資料,決定索性不標示時間了,頂多提供大概時間。同理,我標示的具體地點亦可能有差異,見諒。


當天由於本人沒有笨到進入維園讓警方折磨,故很早就真正出發(跟在印尼女工和高登仔隊伍中間/左右,後來拋離了),結果相對地「很早」大約1900便已經到達政府山腳。

當時由於上山者眾又緩慢,而我不是打算上上山就當結束的人,所以並無上山,而是先去吃東西再回來。平時附近那麥當勞已執笠,結果一直走到永安附近才能吃東西,再折回來,在山腳等了非常久,估計2030左右看見抵達的人們「看像」已經是後期的遊行人士,便上山去。山上沒甚麼特別,聽到主持說「留守的人已決定落山到皇后大道中了,免得關門打狗沒有意義」(非原話,大意如此),就決定落山去看看。途中遇到人力攝影師,知道當時修頓有數千人被困,他們準備出發增援。


社民連隊伍


由長江花園走到花園道上,已經看見列好陣的警察。還以為太遲了,已經被先堵好或者被鎮壓完了,一會才發現LSD隊伍轉出來,停留在圖中皇后大道中那塊大的紅色部份。綠色的是警方人牆(這裡指具體執行列陣的,花園道上還有大量後備隊)
紅色A字是有一名LSD成員跑到警方封鎖線前坐下。注意綠色封鎖線, 警方是連行人路的人都趕走的。
LSD全體坐下,雙方對持沒有特別行動。中途警方多次作出各種無意義動作,看像意圖威嚇示威者(以使他們誤以為馬上就會動手),但完全無效。
中途多次有PTU批量跑步向金鐘方向離開,相信是向人民力量(下稱人力)現場增援。
很久之後有另一團體(忘了是哪個小團體)從LSD陣營中執旗離場。但我一直沒留意過他們是原本就跟LSD一起停留皇后大道中的,還是現在才剛巧由中間穿越的。


估計十時多左右,應在2230以前,警方再次喊話。LSD有小行動。然後突然一起拉開封鎖線,沿圖中紅線衝向立法會停車場,穿過紀念碑後在干諾道中一條行車線坐下。這裡非常精彩!在旁的圍觀群眾很多都馬上鼓掌!
但到了那裡,我才驚覺其實LSD隊伍人數遠比預期中少,剛才在皇后大道中那裡看像非常多人,現在坐下佔馬路的「看像」只有幾十人一百人左右,而一起跑過來的圍觀者(包括我)幾乎佔相同的人數。
被堵的巴士當然馬上就落客清車,在首的白色七人車無奈非常。中途有一阿叔乘客落車後破口大罵。雖然我本人不是佔據馬路者,本無權代表他們說話,但我說說個人看法:我認為他(阿叔)作為該行動的直接受影響人士,他的憤怒和喝罵均是可以理解,而且應當接受的。淺白點說:他是直接受影響的人,確實有權喝罵,假如我是坐馬路的一份子,我會全盤承受他的怒罵,但不會因此而改變行動。
你問我,這樣不是「影響交通」嗎?對,答案絕對「是」,但這本身就是行動的需要。就是要做成影響。有關這方面的爭議,我不在本文探討了,因為目前香港網上對此的議論,99%都是無營養的低水平言論,沒有與之交談辯論的需要。
奇怪地,警方遠遠比想像中遲才趕來,人數也並不算多,不知道甚麼原因,是低估了LSD會作出的行動影響嗎?
再有少量警員趕來,馬上又站出來喊話。喊話時刻意選擇站到示威者的後方。喊話後突如其來地,開始動手抬其中一名示威者(這裡我看不到最初動手時究竟該示威者是坐著還是站著的),然後雙方拉扯。我作證,警員是粗暴地強扯示威者的,我有一小段時間就在警員旁邊,可惜位置問題難以協助示威者(同時也怕進一步弄痛他,因為警方是極之粗暴)。
拉扯維持了好一段時間,長毛不斷呼喊叫大家(LSD)坐下,維持隊型,不要中警察的計。拉扯結束, 示威者似乎受了傷(註:我不知道傷者就是被拉扯的人還是其他被誤中副車者),救護車趕到並送走他。
這裡雙方一直對峙,LSD只是在笑待被抬走,同時不斷在指導大家被捕後怎樣做、甚麼能說甚麼不能說、不能要求警方陪同驗傷,因為必定會馬上被加控襲警,等等。
這時聽到有記者說,人力一行人已快到長江中心了。由於這邊一直沒有甚麼行動(警方也一直未曾抬/捕LSD),就走回德輔道中支持人力。


人民力量


回到德輔道中,由於我是從LSD陣地回過來的, 所以是在接近遮打花園一邊的螺旋天橋附近游走。當時警方已經部署完成,整條馬路主幹道已全封鎖,PTU已列陣等待人力隊伍來臨。
等了很久才終於看見人力隊伍在遠方出現,速度比較緩慢。一部份PTU主動上前迎擊。
跑上天橋觀看仍然較遠的戰線接觸面,人力隊伍出現明顯調動,最前面的V煞團組成顯眼的方陣前鋒,跟隨口號有序地以步兵方陣衝鋒。
PTU是不敵的,不斷有小股PTU衝前增援。
最正中央部份幾乎就已經被成功突破了,但最後終是突破失敗。雙方對抗了非常長的時間。
(這裡由於我不斷轉移位置以圖觀察得更好,結果是弄巧反拙,錯失的東西更多。而且中間很多細節我已記不清了,例如比較重要的是警方究竟是否這個時候噴胡椒噴霧?我已不敢確定。)
由於突破失敗,除了正面戰線呈U型包圍外,後方出現了PTU單行列陣。
然後兩架(可能更多)大車從後方駛到,單列陣的PTU全跑去車上取盾牌。
後方再出現第二個防暴警的單列陣,不同的是這批是已穿好護甲和頭盔的重裝步兵。重步兵跟輕步兵對調位置,即圖中除了A點的U型陣從頭到尾沒有大批調動外(有個別更換),後面B點的較前排是重裝,第二列是輕裝。
雙方開始長期對峙。人力全坐下休息。沒有確實留意是U型陣列稍稍後退了、還是人力後退了,總之是雙方中間清空了好一段緩衝範圍,記者等等穿梳其中。人力在不斷發表演說。
剛才的衝突中有人力成員受傷,人力已call了白車,但現場指揮官冷漠的表示全部道路已封,不會放白車過來(事後消息指當時更有經典對白「叫佢自己行出去醫院囉!」)。最後是救護員走進來送走傷者的。
剛才衝突中有警員的警員證丟失,而警方竟然指稱是示威者偷走的。這裡也擾攘了好一段時間,本來只是警方私下跟人力交涉的,不過人力不斷使用大聲公來讓大家、傳媒看著警方如何出醜。我聽不清楚結果究竟怎樣。
估計0時左右,原本只在主幹道上列陣的防暴警,突然跨過欄杆,把原本行人路旁的小馬路都佔據,而後面的PTU也列陣上前把大家(一直在這裡以及天橋上的市民)向立法局方向的路封死。
強調,當時警方是沒有提示的、又或者先公佈此路會被封、好讓市民在封路前離開的。
絕非馬後砲,在那一刻我已經知道警方此舉的最終目的何在,就是當一旦需要列陣的防暴警衝鋒清場之時,將會連同這段小馬路和行人路上的市民(非示威者!)都一視同仁處理。這在事後被證實了。而我的判斷也並非甚麼聰明才智,我相信大部份智力正常的人身處現場的話都應該在那一刻就預知他們的用意。
這裡一直都沒有甚麼新的事件發生,人力亦已作好被抬被捕的準備,已經在指揮下完成躺地。(注:事後知道在我離去後、警方真正清場前,是有叫部份成員離開的,這些已經是我看不到的事了。)
大約0100左右,我的肚痛愈來愈難忍受(其實早在兩三小時前已開始「黎料」,估計是中午買的那支水的問題;之前由於從LSD開始便不斷有事件發生,分散了大部份注意力,還能忍耐,但此刻一直再沒特別情況下,一旦緩和下來便變成很痛苦的事情了!),於是從美莉道天橋離開—由於我本來就不熟這附近街道,結果是一直忍耐到金鐘的一個油站裡才借到廁所…。
估計我的離場時間非常「恰當」,因為據說正好就在幾乎相同的時間(別人也說是0100),警方連兩旁的行人道都不容許市民離開!



是夜我所親見的事件報道如上。其餘在我離去之後發生的,我沒看見,故也不會轉述了。本篇盡量不滲主觀的感性型容和批判(例如對警方的觀感),盡量只描述我實際見到的東西;當然不可能完美的做到這點,但這作為在如此激動之夜的次日寫下來的記錄,相信還算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