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日

2011.07.01 七一行動小記

2011.07.01 七一行動小記

本篇盡量只描述並記錄本人實際上看見的東西,盡可能減少主觀情感上的描述。但總有些地方無法避免。我不是收薪水的專業記者,因此也沒必要「保證」嚴格的客觀準則。
由於是次活動沒帶相機,但相信行動照片大家將在FB上應該到處都能看到—不需要看那些白天的照片了,年年一樣,有甚麼好看?
本人今次並無站到前線(這裡「前線」指直接在示威第一線,物理接觸警員的人),但「地理」上跟前線基本無分別。
由於是晚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分別都有行動,最初我還有默記各個重要行動的時間,但回來後發覺記憶混亂,為免提出錯誤資料,決定索性不標示時間了,頂多提供大概時間。同理,我標示的具體地點亦可能有差異,見諒。


當天由於本人沒有笨到進入維園讓警方折磨,故很早就真正出發(跟在印尼女工和高登仔隊伍中間/左右,後來拋離了),結果相對地「很早」大約1900便已經到達政府山腳。

當時由於上山者眾又緩慢,而我不是打算上上山就當結束的人,所以並無上山,而是先去吃東西再回來。平時附近那麥當勞已執笠,結果一直走到永安附近才能吃東西,再折回來,在山腳等了非常久,估計2030左右看見抵達的人們「看像」已經是後期的遊行人士,便上山去。山上沒甚麼特別,聽到主持說「留守的人已決定落山到皇后大道中了,免得關門打狗沒有意義」(非原話,大意如此),就決定落山去看看。途中遇到人力攝影師,知道當時修頓有數千人被困,他們準備出發增援。


社民連隊伍


由長江花園走到花園道上,已經看見列好陣的警察。還以為太遲了,已經被先堵好或者被鎮壓完了,一會才發現LSD隊伍轉出來,停留在圖中皇后大道中那塊大的紅色部份。綠色的是警方人牆(這裡指具體執行列陣的,花園道上還有大量後備隊)
紅色A字是有一名LSD成員跑到警方封鎖線前坐下。注意綠色封鎖線, 警方是連行人路的人都趕走的。
LSD全體坐下,雙方對持沒有特別行動。中途警方多次作出各種無意義動作,看像意圖威嚇示威者(以使他們誤以為馬上就會動手),但完全無效。
中途多次有PTU批量跑步向金鐘方向離開,相信是向人民力量(下稱人力)現場增援。
很久之後有另一團體(忘了是哪個小團體)從LSD陣營中執旗離場。但我一直沒留意過他們是原本就跟LSD一起停留皇后大道中的,還是現在才剛巧由中間穿越的。


估計十時多左右,應在2230以前,警方再次喊話。LSD有小行動。然後突然一起拉開封鎖線,沿圖中紅線衝向立法會停車場,穿過紀念碑後在干諾道中一條行車線坐下。這裡非常精彩!在旁的圍觀群眾很多都馬上鼓掌!
但到了那裡,我才驚覺其實LSD隊伍人數遠比預期中少,剛才在皇后大道中那裡看像非常多人,現在坐下佔馬路的「看像」只有幾十人一百人左右,而一起跑過來的圍觀者(包括我)幾乎佔相同的人數。
被堵的巴士當然馬上就落客清車,在首的白色七人車無奈非常。中途有一阿叔乘客落車後破口大罵。雖然我本人不是佔據馬路者,本無權代表他們說話,但我說說個人看法:我認為他(阿叔)作為該行動的直接受影響人士,他的憤怒和喝罵均是可以理解,而且應當接受的。淺白點說:他是直接受影響的人,確實有權喝罵,假如我是坐馬路的一份子,我會全盤承受他的怒罵,但不會因此而改變行動。
你問我,這樣不是「影響交通」嗎?對,答案絕對「是」,但這本身就是行動的需要。就是要做成影響。有關這方面的爭議,我不在本文探討了,因為目前香港網上對此的議論,99%都是無營養的低水平言論,沒有與之交談辯論的需要。
奇怪地,警方遠遠比想像中遲才趕來,人數也並不算多,不知道甚麼原因,是低估了LSD會作出的行動影響嗎?
再有少量警員趕來,馬上又站出來喊話。喊話時刻意選擇站到示威者的後方。喊話後突如其來地,開始動手抬其中一名示威者(這裡我看不到最初動手時究竟該示威者是坐著還是站著的),然後雙方拉扯。我作證,警員是粗暴地強扯示威者的,我有一小段時間就在警員旁邊,可惜位置問題難以協助示威者(同時也怕進一步弄痛他,因為警方是極之粗暴)。
拉扯維持了好一段時間,長毛不斷呼喊叫大家(LSD)坐下,維持隊型,不要中警察的計。拉扯結束, 示威者似乎受了傷(註:我不知道傷者就是被拉扯的人還是其他被誤中副車者),救護車趕到並送走他。
這裡雙方一直對峙,LSD只是在笑待被抬走,同時不斷在指導大家被捕後怎樣做、甚麼能說甚麼不能說、不能要求警方陪同驗傷,因為必定會馬上被加控襲警,等等。
這時聽到有記者說,人力一行人已快到長江中心了。由於這邊一直沒有甚麼行動(警方也一直未曾抬/捕LSD),就走回德輔道中支持人力。


人民力量


回到德輔道中,由於我是從LSD陣地回過來的, 所以是在接近遮打花園一邊的螺旋天橋附近游走。當時警方已經部署完成,整條馬路主幹道已全封鎖,PTU已列陣等待人力隊伍來臨。
等了很久才終於看見人力隊伍在遠方出現,速度比較緩慢。一部份PTU主動上前迎擊。
跑上天橋觀看仍然較遠的戰線接觸面,人力隊伍出現明顯調動,最前面的V煞團組成顯眼的方陣前鋒,跟隨口號有序地以步兵方陣衝鋒。
PTU是不敵的,不斷有小股PTU衝前增援。
最正中央部份幾乎就已經被成功突破了,但最後終是突破失敗。雙方對抗了非常長的時間。
(這裡由於我不斷轉移位置以圖觀察得更好,結果是弄巧反拙,錯失的東西更多。而且中間很多細節我已記不清了,例如比較重要的是警方究竟是否這個時候噴胡椒噴霧?我已不敢確定。)
由於突破失敗,除了正面戰線呈U型包圍外,後方出現了PTU單行列陣。
然後兩架(可能更多)大車從後方駛到,單列陣的PTU全跑去車上取盾牌。
後方再出現第二個防暴警的單列陣,不同的是這批是已穿好護甲和頭盔的重裝步兵。重步兵跟輕步兵對調位置,即圖中除了A點的U型陣從頭到尾沒有大批調動外(有個別更換),後面B點的較前排是重裝,第二列是輕裝。
雙方開始長期對峙。人力全坐下休息。沒有確實留意是U型陣列稍稍後退了、還是人力後退了,總之是雙方中間清空了好一段緩衝範圍,記者等等穿梳其中。人力在不斷發表演說。
剛才的衝突中有人力成員受傷,人力已call了白車,但現場指揮官冷漠的表示全部道路已封,不會放白車過來(事後消息指當時更有經典對白「叫佢自己行出去醫院囉!」)。最後是救護員走進來送走傷者的。
剛才衝突中有警員的警員證丟失,而警方竟然指稱是示威者偷走的。這裡也擾攘了好一段時間,本來只是警方私下跟人力交涉的,不過人力不斷使用大聲公來讓大家、傳媒看著警方如何出醜。我聽不清楚結果究竟怎樣。
估計0時左右,原本只在主幹道上列陣的防暴警,突然跨過欄杆,把原本行人路旁的小馬路都佔據,而後面的PTU也列陣上前把大家(一直在這裡以及天橋上的市民)向立法局方向的路封死。
強調,當時警方是沒有提示的、又或者先公佈此路會被封、好讓市民在封路前離開的。
絕非馬後砲,在那一刻我已經知道警方此舉的最終目的何在,就是當一旦需要列陣的防暴警衝鋒清場之時,將會連同這段小馬路和行人路上的市民(非示威者!)都一視同仁處理。這在事後被證實了。而我的判斷也並非甚麼聰明才智,我相信大部份智力正常的人身處現場的話都應該在那一刻就預知他們的用意。
這裡一直都沒有甚麼新的事件發生,人力亦已作好被抬被捕的準備,已經在指揮下完成躺地。(注:事後知道在我離去後、警方真正清場前,是有叫部份成員離開的,這些已經是我看不到的事了。)
大約0100左右,我的肚痛愈來愈難忍受(其實早在兩三小時前已開始「黎料」,估計是中午買的那支水的問題;之前由於從LSD開始便不斷有事件發生,分散了大部份注意力,還能忍耐,但此刻一直再沒特別情況下,一旦緩和下來便變成很痛苦的事情了!),於是從美莉道天橋離開—由於我本來就不熟這附近街道,結果是一直忍耐到金鐘的一個油站裡才借到廁所…。
估計我的離場時間非常「恰當」,因為據說正好就在幾乎相同的時間(別人也說是0100),警方連兩旁的行人道都不容許市民離開!



是夜我所親見的事件報道如上。其餘在我離去之後發生的,我沒看見,故也不會轉述了。本篇盡量不滲主觀的感性型容和批判(例如對警方的觀感),盡量只描述我實際見到的東西;當然不可能完美的做到這點,但這作為在如此激動之夜的次日寫下來的記錄,相信還算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