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1日

《仁醫》結局感想

《仁醫》結局感想

(由於發現太多網友經Google來到這裡,但卻是為了電視版的《仁醫》。為免誤會,先在此說明:本樓所有提及《仁醫》的文章,均是指漫畫原版的《仁醫》,不涉及電視日劇版。)



《以下劇透》



終於看完漫畫《仁醫20》大結局。

確實,南方仁是分裂出兩個不同的南方仁來。當他在未來的「仁友堂醫院」裡醒來時,我本是以為作者玩「慕比烏斯帶」的,即是這是一個無分表裡、前後無論怎樣複雜扭結,但始終是一條線來的;但再想想就發現不是這一回事,確實是在一個分裂開來的、不同的未來。

作者用了一個在這種作品裡比較小見的處理方式,導致任何讀者初看都會產生問題:我能夠理解這是「兩個」不同的南方仁,但問題是跟隨鏡頭來到「第二未來」(即有「仁友堂醫院」的那個)的這個南方仁,這副肉體之前的靈魂/人格在哪裡?

會這樣問,是因為在煞科戲裡出現的這個「第二未來」裡面,肯定也同樣有一個在這裡出生、成長、並成為醫生的南方仁。因為醒來時所有人都認識這位「南方仁」。這樣便為讀者帶來問題了:假如是前後兩個南方仁互相交換了時空(這是比較常見的方式),那原本在「第二未來」裡成長的那個仁,去了哪裡?事實上這個仁在故事裡面,從未出現過。

有一點應該弄清楚的,是一直到仁確認自己到了「第二未來」之前,故事確實是一條慕比烏斯帶;從第一集開始出現的「病人」,一直到因為掉落山坡而回到現代的仁,都是同一個人 — 「他們」是擁有著同一套經歷的同一個人,或者叫「人格」。

大家到此應該發現,故事裡面其實還有一個「仁」是不見了、沒有再提的,只用暗場側寫了他。就是那個成功在醫院取走藥物、也進行完手術拿走了「嬰兒」的仁 — 「第一仁」。因為只有這個「第一仁」,才會在帶著藥物回到江戶後,趕回去救阿笑。(假如回到江戶的是「被交換」的第二仁,則他不會知道必需要趕去救阿笑。事實上漫畫裡面也具體描述了這一個帶著藥物救阿笑的,是第一仁。)

分裂是發生在現代,兩個仁一起掉落樓梯後發生的。而在第二未來裡生存下來的仁,在這個奇點之前,卻是跟「第二仁」分享著相同的記憶及人格。究竟這個仁是本質上屬於「第二仁」,而被賦予了第一仁的記憶?還是相反?就漫畫描寫,比較像是以第一仁為本體,但一直「自動更新」到他跟第二仁之間的差異。這在同類型的作品中是很少出現的新鮮做法。

提一點,就是為甚麼這個分裂,是在這時候才出現,而不是第一集時最初「病人」出現後就發生。當然你們會說,故事總要一個接一個寫呀。但我卻另有體會。就是雖然在故事開首時,由於時空的關係,那個剛被襲受傷的仁出現在現代並接觸到第一仁,但事實上這位第一仁,卻還未曾遇上、處理、進行他在江戶裡的那一切的事件,那些事情其實仍未「發生」;慕比烏斯帶還未曾連結成完整的迴圈。只有當他親自在江戶裡經歷了那一切、發生了那一切之後,才會在再次物理接觸另一個仁時完成迴圈,因而第一和第二未來的連接和分支點,就在這裡。結局時的第二未來,在故事線上就像是平白在慕比烏斯帶的結上另外拉出來的另一條線。

在此感謝一位網友,假如不是他的推介,我是一直沒有留意《仁醫》這套出色的漫畫;而此作的水平,比我當初想像中高得多。而針對其有關時空穿越的部份,坦白說,本來我一直覺得作者「志不在此」,只是隨便套用這種並不罕見的手法,去使自己有個容易說明的「開頭」,去寫他想寫的「江戶時代的現代醫生」故事。因為在長長的江戶時代裡,除了中間小女孩的「血線悖論」外,作者並沒有甚麼這方面的著墨。

但看完結局,我收回這句話。他在時空悖論、穿越這方面的題材上,是有想法也有新意的。自成一格。

但他在這穿越方面也有我不滿意的地方。就是他對「第二未來」的描述,明顯太過保守了,這跟他在前面江戶時代裡所表現出來的那種野心不相符。舉例說,在故事的大部份時間裡出現的那個時空裡,除了有「南方仁」醫師存在,令日本醫學凌駕西方,還有盤尼西林被提前「發明」;這一切肯定會對該世界往後的醫學發展,產生極為巨大的變化。但事實上到作者描述「美好醫學未來」時,除了多了間「仁友堂醫院」、大學裡多了東方醫學之外,卻基本毫無分別,至少都不是明顯的變化。

最後提一件事。其實當初我看《仁醫》時,是很大衝擊的。因為這是我在其之前非常少看到的,其「心態」不落俗套的穿越作品。《仁醫》在如何處理一個穿越題材時所持有的心態,它跟一般常見的同類題材所走的路都不相同,都是怎樣以儘可能合理、可行的做法和妥協,提出在古代能被真正實施的方法來達致使社會進程漸變(而不是一下子翻天覆地的變化)。假如是華人去寫 — 不論是香港人、大陸人還是台灣人 — 大概在第二集,南方仁就會開始準備殺掉天皇或者某個要人以便「改變日本進程」的了。

(2011.12.17再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