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3日

【警花自拍】點評

【警花自拍】點評

新聞參考: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10713&sec_id=4104&art_id=15427089


跟大家想像的不同,其實我個人來說倒不太覺得「警員自拍」是甚麼嚴重問題。我不理會警隊本身對此的規則和限制,那不是我關心的事。退十萬步說,「警隊守則」不是甚麼必然正確的天條,「校規規定男同學頭髮不能過耳」不代表你就得承認「男同學頭髮過耳是不對」。

但我卻很在意相中被拍的女警們,難道在她們被拍時沒有一絲戒心嗎?我不相信她們全都樂意或預期照片上載。(拍照的女警自己預期相片會公開,但被拍的她們不一定願意)

「警員自拍」的本身我不認為是問題本質,即使穿著制服也不是問題核心。假如你認為「警員身穿制服不應拍照」那我們市民是否也不應在社會運動中拍攝警察以監察他們?電影裡又是否不應該出現警察?還是誰都行,就是警員本人不可以?是否損害警隊型像,事實上警隊自己損害自己型像的事多如牛毛去了,相比起來「擺pose自拍」簡直微不足道。

我認為警員有權自拍(上載),而他選擇這樣做他便得接受並承受他人看到照片後的回晌,這是他的選擇。而照片是否被不當地公開,這是完全無關的另一件事情 (考慮一下陳冠希的情況)。

但那些被拍的女警們,當妳們看見同事舉機向妳拍攝的那刻,妳因為種種原因,那怕只是貪玩,而齊齊擺出各種pose的時候,有沒考慮或表達過這些?當然事實上在香港,我敢說80%以上的港女在被拍攝時都不會花一秒鐘去想這些東西。但,妳們卻是被授權的警察。

我們就是給這種「無腦者」持槍上街、並期望在緊急情況下靠他們協助市民,這是我的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