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

八極拳(河北滄州孟村)

八極拳(河北滄州孟村) ——— 不算遊記

(下面內容跟《功夫傳奇》八極拳那一集完全無關,只是順便說說,因為已經沒再寫遊記,既然說起,便趁機寫下來順便給自己保存。)

目前在河北孟村的「開門八極」(吳連枝系)跟台灣武壇劉雲樵(李書文系)算是兩個八極分支。大家也有可能在網上看過一些與此相關的「討論」。作為一個完完全全的「外人」(八極在香港除了遊戲機之外絕不能算流行,在香港即使是我認識的「相關人士」他們亦跟八極沒有交集),我不了解亦不適合多談那些門派、正統之類爭議。喜歡睇「唔識扮識上網睇兩個youtube就充內行扮大師傅鳩up」的朋友,可以移移玉步去華山 (其實執Q左未?真係唔知不過亦無興趣知,唔使話我聽)。高登就算啦,中學生上兩個月TKD就開post大談「實戰經驗」或者睇完《葉問》就濤濤而談「詠春子午線理論是否打得贏拳擊」既地方,你係上面同d細路傾武術我真係會笑鳩你。

(2009年的事情) 我跑去河北除了特意去孟村外,還是一心想找找有沒有其他神槍李書文的相關遺跡、紀念館之類,因為從來沒有聽人說過,更是網上搜不到的。順帶的,也期望在滄州這個「武術之鄉」裡,能不能遇到其他「有趣的東西」。那當然,怎樣都要順便去看看那隻著名的鐵獅子。


首先就是孟村。去到孟村,基本上「八極拳」就是指吳連枝的開門八極,亦是人人都知道那裡是哪裡,明顯地是長期都有外地人跑來這裡找開門八極的。我也跟吳大偉(吳連枝老師的兒子)合照。記憶中根據他的說法,偶而也有香港人到過那裡交流或短期學習,但都是個別的,沒有甚麼組隊而來的情況。我跟他說,我還想去找找李書文相關的東西。他對我說,李書文是在鹽山南良村,可是,那裡早已「沒有八極拳」了,也基本沒有任何李書文的相關遺跡留下。

後來我回到滄州市,到處打聽,有沒有任何李書文紀念館諸如此類的地方,我告訴大家結果:答案是,在滄州市,沒有人知道「李書文」是誰,包括兩間旅行社的職員、兩或者三位「的哥」、一位公安大哥、旅館老闆(後來沒有住下,那又是另一件事情)。這裡面倒有幾位是以為「李書文」是某位革命烈士甚麼的。

btw,雖然已經沒人認識神槍李書文,不過在滄州市大家當然還是知道八極拳的,最聞名的也仍然是開門八極,但也偶有看到其他的。可惜的是匆匆過客,沒有找到回民的八極 (畫公仔畫出腸:只是我在那裡時間太短沒有找到,絕不是說那裡「沒有」。當然還要考慮我不是回民這個原因)。倒是注意到一個「很型很武俠」的拳種:《五子六神拳》。後來查了下,屬於少林拳系的。

2012年1月27日

如何管理五毛糞青留言

如何管理五毛和糞青的留言?

(以下文章本來係回覆某網友,有關對付五毛同糞青;諗諗覺得值得囉出黎分享。呢度當然唔係萬能手冊,不過五毛糞青們普遍智力唔高,一般情況應該已經足夠應付。)


假如依靠對付「正常人」既方法模式同心態,點對付到蜂湧而黎既真正五毛水軍同糞青團?對於呢類垃圾,本來就應該特殊對像特殊處理,唔好當佢地係正常人,又或者:唔好當佢地係人。一發覺同佢講係浪費緊時間,唔好猶豫,即kill。未必需要馬上block,唔block有唔block既玩法。

唔好對「kill文」有心理抗拒。打掃垃圾同言論自由無矛盾。記住,假如個thread整體係冇正面意義, 你容許垃圾留言留低,代價就係引來更多低質素垃圾人走入個post度掉垃圾,呢個係「破窗效應」。同時仲會趕走原本有可能入黎講野既其他人

舉例,商場有大陸客帶個仔係條路度疴屎。ok就算唔罰佢,係咪商場因此就會由得舊屎留係條路度?又或者容許佢地繼續上到四樓再疴多一督?

你一個post有100個reply,大家一打開頭兩版,就係見到一兩隻蛆蟲重覆又重覆係度賴屎,邊個會睇?邊個會睇到原來你係第16頁好好心機咁寫左個精彩回應?又有邊個有料有心人會咁得閒係後面繼續傾?經常以為「留住舊屎黎比大家笑」係有條件的,就係你都要先kill淨少數有趣既先留低,否則冇人會有興趣走入屎坑去睇其中某一舊屎,緊記。

千其唔好「幻想」去說服五毛同糞青,只有你地判斷認為佢係「一般人」先好嘗試花時間教化。五毛同糞青既時間同生命唔值錢,你地既時間寶貴10倍,係度1:1同佢磨都係on9,呢招係五毛黎講叫「吸引火力」,一兩件蛆蟲入黎隔一陣就放d低成本既砲火,吸住你地,等你地幾個人好認真咁花時間打字「回應」,而冇時間去關注其他事情。

仲有一樣應該緊記既,當要同五毛糞青交手時,要時常記住,你打回應文章既真正對象「唔係佢」,而係其他正在觀看的網友同CDROM。其他觀戰既網友同CDROM先係你發言既「讀者」同對象。因此五毛們自己中意loop,你地唔需要陪佢癲,遇到佢loop既地方可以直接skip無視之,有時間可以出言提醒觀眾們,此廝正在自loop。

點解你回應既真實對像唔係五毛或糞青?因為「五毛」對交談內容其實係毫不上心的,你講得有無道理,其實佢係唔會關心亦唔在意既。而糞青屬於自甘墮落,係抵撚死,值得投胎再做中國人。你唔係要救佢出火坑,而係要避免其他睇緊既看客被佢欺騙。

2012年1月25日

我對《大陸糞青答問》的追加感想

我對《大陸糞青答問》的追加感想

(寫於2012.01.25,香港連續發生D&G,地鐵吃東西,衝關B老豆打人,衝關B老母偷港媽財物,孔慶東罵狗…等事件之後。)

我是那篇月經文《大陸糞青答問》的原作者。這系列文章雖然早在2008年寫下,但在近年才漸漸被轉載,後來在高登變成月經帖,而在最近由於這麼多同類事情全部集中一起連爆,這系列文章被轉載得更熱烈。為此我想發表一些感受。

首先就是感謝各位香港網友讀者們的支持,到了現在,我亦終於可以說一句,感到欣慰。因為我看到,令我寫它下來的最主要期望,基本已經達到;那就是希望能大面積地啟發到更多的香港人,當大家面對各種各樣大陸人最喜歡用的那些謊言時,不再是心中無底,口啞啞地低頭默認。

而這個期望,我看得到已基本成功了。

有一點我倒是不謙虛,敢於「臭屁」認叻一下的,就是幾年下來,我發現我的「選題」和「排序」還是很精準的,例如「東江水」直到現在都必定是最首先、最常被攻擊。唯是「醫療服務」方面的議題卻確實是我08年那時沒有想到、沒有加入的。希望能有其他人主力在這方面提出強而有力的論述。

與其說我是在列舉事實來反駁,不如說是給大家立起一個「範例」、提供一種「思路」,讓大家開始勇敢地反擊,最好更是能找出自己所想到、所找到的方法和證據去反駁及回應。而我所提供的也只不過是「一種方向」,而不是全部。年輕人擁有比我更高的學問(本人學歷不高)以及條件(智慧、人脈、衝勁等),我期望能看到你們不斷提出各種新的論述、新的方向,而不期望太多人把我的文章視作聖經,不去消化它或者嘗試找出自己的解答。

因為大陸人終會拿出更新、更多的謊言來指責我們的。

我由最初使用這種FAQ的型式,便已經是預備給大家方便地查閱以及方便地引用。但是文章的閱讀對象其實是香港人,不是大陸人。我在寫這系列的時候從來沒有考慮是否直接給大陸人看的,所以我從來不會去考慮大陸是否block了blogspot.com、行文風格是否能使他們看明白……等等的問題。那些從來不是我所考慮的。而且雖然直接引用是很方便,但我其實最希望是大家能夠把文章消化後,再用自己的語言來說、加入自己的想法和體會。那才是真正屬於你們自己的東西,而不是永遠都只是《逍遙樓》裡面的文章。

以下,是一些零碎的感想:

- 文章是2008年寫的,之後除了在最重要的「東江水」一章裡曾經增補了少量資料(並加上林忌文章等共兩篇延伸閱讀)外,並未進行甚麼重大的修訂;裡面的數據已經不太update。建議大家有興趣的,對這方面進行補完。

- 似乎許多人都沒去留意,八大議題裡面,《香港人是洋奴才》一章,我是自覺無法完成的。我一直期望大家能以自己的方法來探討這一方面的議題。

- 《自由行》這一部份,自問我的反駁是並不全面的,原因是「自由行」這事本身的牽連過大,涉及太多不同方面的知識和經驗。而我只在自己估計尚能應付的某些方向上,嘗試提出我的論述。不過我高興的是,這一議題本身一直都有許多人在進行不同的論述和相關的反駁。

- 有一些議題,例如「糧食」、例如「自由行」,是會由於某些「既定事實」,而令到現實情況快速改變的,而這會對交戰中的糞青們更有利。舉個例子,「自由行」實施久了,必會有愈來愈多的行業和商鋪,比數年前更依賴大陸客,甚至改變了基本方針來迎合大陸客。這種趨勢,漸漸是會令原本(當初下筆時)還能有彎轉的情況,變成無彎轉,真的變成必需並且只能迎合大陸客。

- 我見過不少大陸糞青如何「反駁」我的文章。有一種很低水平的手法,建議大家注意一下。糞青們喜歡把自己在牆內所聽到(或者,根本就完全是牠們自己杜撰,假裝聽過)的錯誤數字,當成fact來反指我們香港人找到的數字是謊言。

2012年1月23日

再談誅仙、量子江湖

再談誅仙、量子江湖

繼續談網絡武俠小說 (嗯,不要驚訝,我看書是可以multi-task的,即是同期看幾本,這本看一段那本看一段這樣)。《誅仙》只看到30%,但確實配得起人們的評價。雖然文字功底仍不算太成熟,但不是甚麼問題;而作者說故事及編劇的實力不容小戲。劇情的安排,真是非常「大膽」。

但只看到這裡,卻有一點,令我不其然拿來跟另一部我也非常喜歡的網絡文學《量子江湖》來比較(註1)。不約而同的是,剛巧這兩套我能看得下的網絡武俠,主要的情節骨架和脈絡,都令人想到《倚天屠龍記》。當然很可能只是單純的巧合。BTW,我個人並不覺得《倚天》有多好。順便說個非常坦白的秘密:其實神父真的「看過」原著的金庸只得倚天和神雕,而看倚天還是因為舊版(1986)有鄧萃雯而看。(強調!是1986年的鄧萃雯!)

(註1:對,我已經直接把《誅仙》當作「武俠」了。我仍然未曾看到所謂「修真小說」跟武俠有甚麼本質區別。我不覺得你描寫兩人對戰,只因為你們可以「搖控」兩把劍飛來飛去,所以就要叫做「修真」而不是「武俠」。)

*** *** *** *** ***

既然談起,我也在這裡推介一下剛才提到的《量子江湖》。我很少向人推介這個小說 (不說「這本」是因為以我所知它還未完結、成書出版),因為我一直認為它未必容易合一般武俠迷的口味,只有當我知道某人既愛看科幻、又能看武俠的時候才推介,另一個原因就是此書作者寫得頗慢(以常見網絡小說作者的速度而言),我一直想等它完結的時候才推,但我發現這一天很遙遠,而且我發現根本不需要等這一天才能推介。

《量子江湖》的最大特點,如同它的名字,這是很有趣的一本「以科普的語言去描述的一個武俠故事」。為甚麼我說「科普」而不是「科幻」,因為假如我說「科幻」,大家都會被錯誤引導去想另一種東西。它的本身,仍然屬於那種我們華人熟悉的那種「古裝武俠」世界觀,而不是有太空船飛來飛去的科幻武俠 (《碳六十之劍》才是這一種「武幻小說」)。

我說「以科普的語言去描述的一個武俠故事」,是例如說,像「內力」,假如我們要用現代的「科學語言」來說明內力是甚麼、它是怎樣運作的;假如在那個世界觀裡面,武功最高強的那些武林人士,都擁有如現代學者一樣的理性邏輯思考方式,那這個武林將會是怎樣的一回事… 這就是《量子江湖》的性質。

*** *** *** *** ***

假如你認為這樣有如Kuso惡搞一樣的主題,頂多只算是噱頭;那我也告訴你:拋開「科學武林」這一面,《量子江湖》的故事本身就是一套出色的武俠 ——— 其實呢,因為作者寫得比較慢,直到目前,原定共近十部的《量子江湖》,仍然只寫到第二部《姑蘇城》;但事實上單單是拿已完成的第一部《燕子塢》來說,《燕子塢》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可以被獨立視為一個中篇的武俠佳作來欣賞,它(第一部)本身就已經是一個擁有完整結構的作品。

而且更有趣的是,我前面說,這作品不太應該被當成「科幻」,但事實上,作品裡面卻也真的有很「科幻」的原素。而可貴的是本作裡面的科幻和武俠,兩者是「撞」得漂亮的,毫無突兀之感。

它的第一部《燕子塢》大家應該不難找到,而我今次是不會提供下載的。假如你有興趣並且已成功「找」回來,我要提醒你的是:開首一段時間,你可能是建立不出「畫面」來的(因為你可能還未摸到作品的走向);我先給大家引導一下,你應該直接套用「一般古裝武俠」的畫面來想像劇情。

2012年1月21日

逍遙劇場:情迷香港四月天

【逍遙劇場:情迷香港四月天】

(看過一些網民的反應,似乎誤解內容的人不少。可是我真是討厭畫公仔要畫出腸的行為,盡可能也不刻意「解畫」。)

-----------------------------------------
參考新聞: http://travel.cntv.cn/20120116/111812.shtml
今年3月份廣州市民可自駕游到香港
據介紹,在接下來的這一年,粵港方面將有3個實質項目需要落實,以便兩地居民便利往來。
這三項新措施,一是按計劃在3月實行粵港過境私家車一次性特別配額第一階段的試驗計劃,讓粵港兩地居民可以嘗試「自駕游」。二是在本年內推出八達通及嶺南通二合一卡,方便兩地居民在兩地使用公交系統和零售消費。三是港方進一步推廣e道服務,於本月起在羅湖及落馬洲支線管制站讓已登記經常往返香港的內地訪客使用e道。
-----------------------------------------

(如有雷同,實屬抵撚死 )

滿手名店紙袋的蝗太在廣東道D&G門外衝燈「自由行」,被來港自駕遊的蝗車高速撞飛。蝗車撞人後急停、倒退並碾斃,不顧而去。後蝗車司機不熟港路,誤轉入單程路,跟警隊衝鋒車迎頭相撞,警員發現司機因沒有綁安全帶,頭部重創送入深切治療部。

經調查後該被撞飛碾死蝗太為廣州市某幹部之女。事發後三小時,該肇事司機於廣州的家被數名黑皮衣大漢破門闖進,把其妻及女兒帶走,其七十六歲母親被大漢推下樓梯慘死。由於司機昏迷兩天後才騷醒,黑漢因他並未及時聯絡交代事件,已把其妻虐殺,其女兒被蹂躪後送入人肉販子手中。而司機醒後得知家中發生慘案,但他因涉及一級謀殺,法庭拒絕他離境回內地辦理家人身後事的要求。由於證據確鑿,他本人也必將於稍後移交內地公安機關。因為此案廣受中港兩地注目,在內地法制下必將判死刑。

一個月後一輛廣州到香港自駕遊的車輛於文錦渡關口被截查,發現該司機為一個月前該廣州市慘案的涉事漢之一。經公安拷問後,他把該幹部指使其行事的詳情如實供出,隨後其他黑漢也一一落網。而該幹部於兩周後被中紀委「雙規」,其間於某早晨被發現於其雙規招待所中無故自殺。

.

港仔:林鄭月娥是個好官員

港仔:林鄭月娥是個好官員

參考新聞:
侍貓侍狗不侍豬 林鄭月娥約滿唔撈
【蘋果專訪】一度被視為下屆政務司司長熱門人選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接受本報專訪被問到留任政府與否時,表明「差唔多夠鐘」,暗示不效力下屆政府。對於特首參選人唐英年近日連番批評市建局建貴樓、丁屋「所謂僭建」言論,都是衝着其政策範圍而來,一向「好打得」的她只說:「公道自在人心。」

痴撚線,港豬真係抵比人嗌港豬。點解呢件林鄭月娥,近來/而家居然會在港豬眼中變左一個「好官」受市民撐?港豬你地係咪集體患晒記憶缺失症?最可怕既係,連好多一直熱衷於社會事件既「激進80後」、高登仔…都竟然係咁。

香港係咪已經冇人記得天星碼頭事件?係咪已經冇人記得有人講大話屈香港人「浪費食水」?

假如你地呢d港豬覺得「企得硬就係好官」既話,我提一提你,葉劉淑儀都好硬淨。
(申明:我唔係淨係囉"呢個"專訪黎講)

寓言一則

寓言一則

我個妹偷野、濫交,點衰係一回事,唔代表你就有權日日企係街度公開嘲笑、恥笑,見到街坊行過就同人講「喂你知唔知呀,逍遙侯個妹呢,偷野禾!尋晚比差佬拉左呀漬漬漬」;又或者以我個妹所犯既事,作為攻擊我本人既「理據」。

你夠厚臉皮,可以賴皮死要企係度大叫「犯法呀?依家我講野犯法呀?」都確實冇犯法。不過假如一個人咁樣做、而佢仲以自己道德高人自居,咁只能夠被評以「賤種」評價。

---------------------------------------------
(有網友回應:「今次要質疑黃有可能被中共要脅,可說是一種合理懷疑。」)

黃的兒子就算是殺人,也不能因此視為黃本人有問題的「有罪推論」。「黃有可能被中共要脅」這種並不叫合理懷疑。假如這叫合理懷疑,其實幾乎任何一名議員也擁有相同嫌疑,因為事實上每一個「有機會回大陸辦事」或者「有親人還在大陸」的議員都同樣有可能被中共要脅。
其實「只要有親人是還會回大陸(不管是工作還是去玩樂)」的議員,也同樣有「可能被中共要脅」的「合理懷疑」。事實上即是任何議員,包括本人其實無法入境的議員例如長毛。 ——— 假如有人認為這個「合理懷疑說」是成立的話。

繁簡體混用

繁簡體混用

在某個G+帖上談到是否應棄用簡體、恢復繁體的問題。當然這早就是月經問題,問題本身沒有一絲新意。但其中談到一個具體的現實:大陸地區簡體中文已經被強制使用了數十年。在這個既定現實下,即使某日中共倒台了、變天了、或者怎樣怎樣也好,假如想「恢復繁體」的話,也必將是另一個「強制性」的政策。對於數量龐大,熟悉簡體而不太熟悉繁體的人來說,強制要他們必需改回用繁體、只能用繁體,一樣是產生實際問題的。
(注意我一直在說的都是「實際問題」,而不是空談意識型態之類。你本身水平足夠高,你能輕易全部改用繁體,當然好;但有很多人無法馬上學懂/使用繁體的。)

但我卻有另一種想法。

我認為,沒必要「強制」,而是由人民自由決定取用哪種文字、怎樣取用、甚至是混用(注意,是「混用」,不是運用)。只有當發現有極少數「完全衝突」的繁簡體字時,即是例如某個簡體字,會被誤當成另一個無關的繁體字等等,才必需被立法強制修正,例如「后後」「髮發」「隻只」這類。

我個人是強烈建議應該給予人民「自由混用」的權利,這是許多用繁體的所謂文化人都不敢說出口的事情。而我的「自由混用」的意思是,人民在寫字、文章的時候, 自由地決定哪個字用繁或簡 。而不要求文字「全繁或者全簡」。這是大部份人的盲點:總想著只能使用其中一種文字,要不全繁、要不全簡。但宏觀去看,其實這是完全沒必要也沒有真正意義的。其害處還遠遠及不上 『聽朝你記得morning call我,提我帶住份proposal去同阿Ronald傾個year budget』 這樣子的港式中文。

很多「正體中文八股」會說這樣會很混亂云云。多餘。這純粹就只是一個適應和習慣的過程,僅此而已,沒有其他,根本不會有任何問題。我得強調,事實上現在民間的交流,尤其網絡上,正是如此。

這裡容我說個真實故事。我跟朋友們一起看電影(是在電腦上播放的,不是戲院),看到中途突然人人都「啊」「呀」這樣,但我卻完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畫面毫無驚異之處。然後他們奇怪我「看不到嗎?」,說是剛才字幕裡有個字用了簡體字,但我卻是完全無知無覺,沒有留意到。(因為我看簡體的書、網站等等遠比他們多許多)

給人民自由混用,才能籍由時間,讓那些沒價值的垃圾新字消失、而那些確實是文化中發展出來的那一部份「真簡化字」合理地保留、改善下去。

辯論教室:一竹篙打一船人

辯論教室:一竹篙打一船人

任何企圖用「一竹篙打一船人」來反駁別人言論的人,都是幼稚且水平低落的可憐蟲。因為這種「一竹篙打一船人」指責,其實是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只有那種完全無法找出對方錯處,但又咽不下氣的低水平者,才會喜歡在沒辦法之下祭出這個虛假的反擊武器,然後沾沾自喜。

只有在去到很精確地斟酌一字一詞的那種情況下,這種指控才有實質意義,例如涉及法律、或者那種非常「沒趣」的嚴謹辯論裡面。除此以外幾乎所有、幾乎一切尋常的論戰、筆戰、罵街等等情況下,這種指控都是最無力、完全沒有實質意義的。

舉個常見例子。假如我說「大陸人真是很xxxxxxx」你就覺得憤怒,但我說「部份大陸人真是很xxxxxxx」你就覺得沒有問題的話,這種指責還有意思嗎?

教科書系列(3)

教科書系列(3)

雖然我不喜歡「新時代的蘋果公司」,也已說過很多次,但我忍不住要再重申以下論點:

- 任何人士,不要再說「紙質書轉成電子書成本很高」又或者「電子書要轉換格式成本很高」這種明顯就是騙一般人不懂行的鬼謊言!

- 電子書要轉換格式,基本上就是零成本。不要跟我捉字蝨找碴。甚至說「需要專門培訓」都是騙人的。

- 「紙質書轉成電子書」本來就是不需要增加任何成本,包括時間。因為早已經是必需先製成電子版本後才能製版付印!

- 假如由於新格式的內容含量不同,例如新格式包含原本沒有的「動畫」「視頻」之類,由此而增加的一切成本及時間,跟「轉換格式」本身就是完全無關的兩回事,因為你事實上是「增加原本不存在的新內容」。企圖把兩者混為一談、以期把「轉換格式成本很高」合理化的,都是刻意的欺騙

(這一類型的所謂「反駁論點」,確實就是那些打靶書商所使用的。直接些說,書商提出的"任何"辯解,說穿了其實就是一個用意: 【欺騙市民】,再沒其他。)


--------------------------------------

參考新聞:
蘋果昨在發佈會上聲言要重新發明教科書,以 iPad閱讀的 iBook 2電子書程式加強多媒體和互動性,除文字、圖片和片段,可加入互動測驗,又可把筆記轉成溫習卡檔案儲存。得 Pearson、 McGraw-Hill和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三間出版社合作,高中電子教科書每部售價在 120港元以下。免費軟件 iBook Author可輕易製作電子教科書,示範中 5分鐘就編成互動電子書。另外,免費 iTune U程式供教師在網上發放教材及網上授課。
--------------------------------------

2012年1月13日

網絡小說:《誅仙》初評

網絡小說:《誅仙》初評


(假如是想要小說下載的話,請按窗口右上角的 [X],謝謝。)


剛開始看網絡小說界聞名的《誅仙》。看得不多,只看到手上那個「誅仙全集」的10%左右。想馬上跟大家說說一些感想。

首先就是:它比預期中要好看得多。由於有之前《無限恐佈》的經驗,對於同樣是被一眾大陸八十九十後所擁戴的《誅仙》,本來就已經把期望線拉到很低,打算當作是又一本少年小說來讀。但出乎意料地它卻相當不錯。

暫時讀到10%左右,仍非常吸引我讀下去。跟《無限恐佈》不同 ——— 先澄清一點,我不是說《無限恐佈》垃圾,《無》的屬性非常極端,假如是「五角圖」肯定是個很奇怪的幾何圖型。《無》的設想、點子、橋段等等相當出色,我甚至敢說它的作者在這方面、想像力等等是極之出色,遠遠比許多「現役」作家要高得多(可能正是初生之犢,有咩不敢寫?!);但另一方面,作為小說《無》的文筆、文字功力卻是極其幼嫩,稚如初中生,看他嘗試描寫角色內心戲之時便禁不住失笑。這兩個奇怪而極端的屬性便是我對《無限恐佈》的評語。

但《誅仙》卻取得相當好的平衡。作者文字功力雖然不算高,但以這種作品來說相當稱職,沒有令人難受的驕情,也能使用很淺白的文字去把情景寫得很立體。而且非常讚的一點,是作者「說故事」的功力極佳,這才是作為小說作者最難求的至寶。

我點名舉個大家都知道的實例。雖然我自少便是衛斯理fans,但一個大實話就是隨著倪匡年事漸高,坦白說後期的衛斯理作品基本上接近全部都是無聊、沒意義的,水平跟他中前期相差至少五、六流。但倪匡的說故事功力仍舊是華文世界天下第一(直到現在仍是),即使是一個其實完全「冇餡」、明知無聊的、明搵讀者笨實的故事,他卻真是可以依舊令你無法放下書,還要津津有味地把手上那個「擺明很無聊」的故事看到最後一頁。這份天下第一的修為,還令到你即使記得上一次看完自己如何「啤」一聲,但他有新作,你仍然會很不爭氣地搖搖頭,然後依舊拿起來讀。

「說故事的能力」是作為小說最重要的。「點子」橋段次之;而所謂「文字功底」,其實是最微末最不足道的東西。

《誅仙》把故事說得很好,挖坑的水平也非常高。雖然我只看了10%(其實可能遠遠不足,因為一日未看到結束,一日也不知道我手上的究竟是不是真是「全集」 ——— 常看網絡小說的朋友們都明白這點吧。

但倒有件事不吐不快。《誅仙》這一類型的網絡小說,屬於所謂「修真」小說,而這是我正式看(而不是匆匆看兩頁那種)的第一本修真小說。坦白說,對於這個劃分開來的類別,感到被騙。我是預期「修真」小說是包含許多、甚至其核心主題是應該以佛、道、法、那怕是魔的修煉為主的,但看了卻很失望,因為事實上,這根本就只是武俠吧!?只是說法和名詞稱呼這些皮相的東西改換過的武俠小說而已,到目前我看不到除了名詞不同,故事跟標準的武俠小說有任何不同。

打個比喻:現在有兩個根本是使用相同引擊的RTS遊戲。一個是砲塔發射飛彈,一個是魔法塔發射火球。拋開皮相的不同,兩者根本就是同一類東西。

希望繼續看下去,會真是給我看出所謂「修真」小說跟武俠有甚麼分別。

2012年1月9日

DoG陰質產品(網易體)

DoG陰質產品(網易體)

廣東道上某一家 ‧ 嫌棄港人少買它 ‧ 若非蝗客速過主 ‧ 商場保安城管化
商場保安城管化 ‧ 喊打喊殺掉哪媽 ‧ 為保一個賤租客 ‧ 忘了本來是一家
忘了本來是一家 ‧ 港燦窮撚抵被蝦 ‧ 若要影相移玉步 ‧ 彷似條路是私家
彷似條路是私家 ‧ 囂張跋扈笑哈哈 ‧ 誑言保障知產權 ‧ 黑鬼食焦發爛渣
黑鬼食焦發爛渣 ‧ 恐嚇報警要你怕 ‧ 出手擋鏡還未夠 ‧ 要你相機變成渣
要你相機變成渣 ‧ 難保下次將人打 ‧ 踩上心口誰能忍 ‧ 動員萬人影他媽
動員萬人影他媽 ‧ 網民齊呼我來也 ‧ 鐵人還有夏惠姨 ‧ 齊把賤格商人罵
齊把賤格商人罵 ‧ 維護香港是我家 ‧ 這是老尖非支那 ‧ 廣東道非你獨霸
廣東道非你獨霸 ‧ 誰人也能隨意耍 ‧ 萬人怒哮攝未停 ‧ 關門落閘多懼怕
關門落閘多懼怕 ‧ 何不公開把冧洒 ‧ 保安商場均道歉 ‧ 唯有你們頸硬化

2012年1月4日

從「FB河蟹」說說一些體會

從「FB河蟹」說說一些體會

剛知道有網友被FB河蟹了。「FB為甚麼河蟹他」這個事件的本身是一回事,可是我倒想順便說說我的一些體會。注意,是體會,不是空想,也不是鳩up。當然,許多人習慣聽到自己沒遇過的事情,便當別人是在鳩up。我身邊也有不少。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實我開FB是很早的事,比許多人還早。當然,也不乏那些一聽到我提起FB,第一個reply就是對我說「你慳d啦,你唔使旨意喇」好像他自己玩FB就叫做「快快樂樂聯絡老朋友老同學」、別人開FB就叫做「麻甩佬學人上網溝女做狗公」的人。)

香港人是這樣的:你告訴大家這樣的事情,人家是不會去想,為甚麼FB居然這樣做、FB憑甚麼這樣做… 而是只會如此去理解:你看看!他經常發佈那些那些文章,然後FB就會這樣用不了,多不方便!冇左FB點算!

然後他們是會開始不自覺地 (我強調這個字眼) 開始小心說話,害怕有一天自己那個FB也會突然出狀況,開始習慣並且適應在FB上只談無聊東西,對任何「可能」不和諧的東西自行禁聲。

第二個階段就是開始看不慣自己FB上那些仍然在說「不和諧」東西的「煩人」。因為他們自己早已習慣了「不敢說」(我強調一次,這是不自覺的,假如你問他們,他們會馬上矢口否認),當看到有朋友在自己的timeline上出現這類言論 (別人還只是在自己頁上說的),他們內心就會不安,並且開始擔心「出現這些東西」也會受影響。於是開始是不理會,當作看不見,然後便會出言阻止;為了使自己的出言阻止合理化,他們會選擇使用那些「和諧人士」慣用的思路和口吻(反正他們本來就是沒有自己立場及想法的一群)來跟這些朋友「對抗」,因為這樣能令他們自覺自己「並不站在這些"激進者"的一邊」,令他們感到稍稍安心。最後就會索性unfriend又或者B掉這些會在FB上說「不和諧」東西的朋友。

2012年1月3日

日本教科書

日本教科書

這篇文章也早應在足足一年前出,只因本人太懶。早幾個月準備談論教科書問題,那時也是預備用作佐料的,後來在討論教科書時花在無意義筆戰上的時間太多,令原本打算做的都忘掉了。
首先要感謝網友 Eric Mok ,因為他提供了一項重要證據,就是一本現役的日本高校日本史教科書 (嚴格來說,是兩年前左右用的;今時今日是否仍然是完全相同的一本?不知道,而且不重要),基本上可以直接視為我們香港中學生「中國歷史教科書」的比較對象。


這本高校日本史的售價,是1280 Yen。即是那怕是在今天高達十算的匯率來買,也頂多只是130元港幣左右。

看看人家。印刷精美,釘裝良好,317頁環保紙全彩印刷;只要你一拿上手就會感覺到那是品質非常優良的一本「書」,相比起來大家自己想一想當學生時的印象:那些香港的垃圾教科書都是些甚麼質素的爛書?跟香港那些垃圾一比,更明白這些才是給學生用的教科書:317頁之多,可是大小適中,絕不巨型,更不臃腫。大家自己想像下,假如是香港的垃圾教科書有300頁,那將是如何可怕如何折磨學生的大開本磚頭巨冊!


看看裡面如何精美。即使我不「屈機」,不說那些精美全彩圖片 (其實沒甚麼屈機可言,因為香港的教科書商就是抵死且可恥的。就是《一本便利》都能辦到的印刷質素,你他媽的敢收學生400元一本的他媽的狗屎就不能辦到?),我們看看排版,看看豐富的資料量。這是我最想攻擊他媽的港書的:別人的書的整體製作是能夠直接用「正常的」市售書的質素去拼的,而香港的賤格書商製作教科書,作為「書」的基準卻是從來、直到今天都不能、而且這群賤種也不敢拿自己的垃圾出去跟正常的市售書比拼。

他媽的,別人市售書就沒有版權問題要擔心?
他媽的,別人市售書就不需要付作者版稅?
他媽的,別人市售書直接受市場考驗,他媽的你們打靶教科書商你們還年年有固定的鉅量買家呀!

我還刻意未提最最最最最重要的「內容」呢。

我不明白在香港,到了今時今日,居然還有受過教育的人士,會出來為這些吸血打靶書商說話。只有一個原因:他們自己就是書商的一份子。

附帶一提,有關最多「愛國垃圾」、糞青廢物們最關心的二戰問題。其實較早前早已經有一些網友作出過比我更詳盡更全面的辟謠破謊,只是現在我既然手頭有能力,當然會親自再做一次。我是個喜歡這樣親自、親身、親眼去證明一件事的人,你在網上、看電視、看書…去知道一件事,跟你親自去證實、親身去現場,是完完全全不能相提並論的兩回事。絕對。

我手上這本雖沒有其他網友那本如斯詳盡(記憶中),但也絕對不是隻字不提。我不多加評論,大家自己看圖。(圖中的highlight是我在圖檔上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