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4日

備份問題續談

備份問題續談

(本主題直接用粵語寫出,不解釋)

上次之後一直冇再寫落去,因為我一直係度考慮緊其實應唔應該公開講。我重申再重申,呢個從來唔係d IT仔諗既「技術問題」。
諗諗下都係覺得應該趁依家警示一下,Yes,警示,因為呢個「Backup主題」其實我真正想做既係比大家一個「警示」,等大家開始自己去諗,而唔係我去比一個「方案」出黎。因為講真,我直到依家,都仲未真正搵到個「通用」既可行方案。

我總共想講既包含兩個主要部份。上一次我指出既其實係【你實際需要Backup既野其實遠比你以為既多】,而第二個係【你需要搵一個"安心"同"放心"既地方同方式保管你既Backup】。但連我本人都未曾解決到第二問題。
我要你想一想:假設你今晚返屋企發現冇左所有電腦同所有Hard Disk、CD、DVD,你點算先。你最後結果都係需要買返部電腦。但買左部新機返去你點樣囉返你自己既所有野?呢個就係我既第二個問題。所以你明白,點解上一篇我係講連MP3呢d都包括在內。
嗱嗱嗱一定有d IT仔叻唔切即刻開口同我講異地備份。鬼唔知使你講咩你估我寫得出呢d野我會唔知咩!但係我要講既係實際問題。

我想警示大家一樣野:今時唔同往日,依家香港無聲無息,已經進入左無端端會因為奇怪原因而警察上門搜查、搶走你所有電腦野黎「調查」既年代。咪再朦撚盛盛了。你地有冇發現有人會無端端因為地鐵非禮、定係唔記得左咩小事情,但係警察會去佢屋企搜走電腦既事件,而大眾係冇人意識到呢d事係已經發生緊,唔係我係度鳩up。你唔好同我講「行得正企得正怕乜撚呀」呢d naive又simple既廢話,因為你永遠唔知自己聽日會遇到d乜事,d禍本身可能根本唔關你事架,無端端有八婆話你摸佢屎忽或者係街無端端比人話你賣私煙,甚至只係你座樓有人係天台椗啤酒瓶,你點撚知。


當然你更加明白:大家上得網,會上神父呢個blog、會睇到神父呢個post,或多或少可能比較「關心政治」…。對,你懂的。  陳巧文。  嗱我咩都冇講呀,我提陳巧文係覺得佢靚女乍,別無他意架。



我要同港仔掃下盲。請大家撫心自問自己係咪大有錢佬,或者係大企業老闆。大部份港仔根本唔知,假如你唔係有成個Legal dept成班揸律師牌既伙記幫你手,你比某部門(嗱嗱嗱我冇講係乜野部門呀)收走既電腦同相關物品,【事實上】可以話係再無機會比你囉返。我重申呢個「事實上」三個字,唔好咁天真、唔好同我崤。你要同我崤話點點點冇得唔比返我架喎乜乜柒柒,唔該移玉步行返出去,我唔得閒招呼小朋友。
事實上即使你唔係「平民」係公司老闆,只要你公司唔係咁勁有成堆律師幫你撐,你被收既公司電腦一樣係【永遠】囉唔返。你有Legal dept幫你撐既咪好d囉,可以傾到某d部門搵人同你逐部機用特別器材bit copy,晒你時間冇得開工,但係至少d電腦係返度先。
有柒頭仲要同我崤話佢地唔可能咁咁咁既,真係學似d電視劇話齋,呢d說話你咪「留返同律師講囉」,唔好同我講。你係都要話「你朋友」「你朋友公司」試過之後囉返部電腦既,OK你可以大安旨意保持你既想法,我冇必要強逼你接受。不過都要溫馨提示你:到你遇到呢d不幸事件果時,你係咪真係認為你得到既待遇會同人地成間公司既待遇相同?
我夠有朋友試過跌左銀包,人地專程打電話比佢仲專程車返去比佢啦。

即使你一直有做backup,我先假設你用external HD做。假如你將呢個HD放埋係屋企同d電腦野擺埋一齊,係冇意義,因為佢都會一齊消失。帶返公司放,唔算係一個好辦法,你可以試試,不過唔好大安旨意。你要記住公司係100%會「配合」某部門既。

放銀行保險箱係非常妥當既做法,但係呢個係「偽方案」,因為唔係個個有用緊保險箱服務。我亦敢拍心口講你絕對唔會單單因為「要放backup」而去特登比錢開保險箱。我都唔會。

放朋友度係唔錯,但要搞清楚幾件事。點解我話「搵一個"安心"同"放心"既地方」,因為你亦會怕自己做左醜版陳冠希,畢竟"Backup"係包含你自己既私隱。我估香港唔係咁多成年人大方到敢於將一切私隱「無碼」露出比朋友知道,那怕果個係你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因此你可能會將backup方式改換成加上密碼既Archive(我避免論及具體的軟件、格式等等東西),但咁做就要承受每次backup需時大增既trade off,呢方面需要自己衡量,我唔判斷。而呢個方案另一個缺點係,你未必搵到一個對此有充份認知既朋友,肯經常幫你交收backup media(假設只係一個月做一次,都代表要每個月幫你帶一次HD)。

《更好既方案,我自己都未諗到。》

最後注意:其實呢個主題裡,我關心既係當你失去本來既電腦後,【點樣囉返d野(指檔案)】,而唔係關心【人地囉走部電腦,咪知道晒你d野囉】。係呢方面,肯定同大家向來睇既同類討論相反。而且我真正想做既係比大家一個「警示」,希望alert到大家要開始諗相關問題,判斷自己應該點做,又或者咩都唔使做。假如覺得本神父係紀人憂天既,可以一笑置之當我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