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1日

辯論教室:一竹篙打一船人

辯論教室:一竹篙打一船人

任何企圖用「一竹篙打一船人」來反駁別人言論的人,都是幼稚且水平低落的可憐蟲。因為這種「一竹篙打一船人」指責,其實是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只有那種完全無法找出對方錯處,但又咽不下氣的低水平者,才會喜歡在沒辦法之下祭出這個虛假的反擊武器,然後沾沾自喜。

只有在去到很精確地斟酌一字一詞的那種情況下,這種指控才有實質意義,例如涉及法律、或者那種非常「沒趣」的嚴謹辯論裡面。除此以外幾乎所有、幾乎一切尋常的論戰、筆戰、罵街等等情況下,這種指控都是最無力、完全沒有實質意義的。

舉個常見例子。假如我說「大陸人真是很xxxxxxx」你就覺得憤怒,但我說「部份大陸人真是很xxxxxxx」你就覺得沒有問題的話,這種指責還有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