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1日

寓言一則

寓言一則

我個妹偷野、濫交,點衰係一回事,唔代表你就有權日日企係街度公開嘲笑、恥笑,見到街坊行過就同人講「喂你知唔知呀,逍遙侯個妹呢,偷野禾!尋晚比差佬拉左呀漬漬漬」;又或者以我個妹所犯既事,作為攻擊我本人既「理據」。

你夠厚臉皮,可以賴皮死要企係度大叫「犯法呀?依家我講野犯法呀?」都確實冇犯法。不過假如一個人咁樣做、而佢仲以自己道德高人自居,咁只能夠被評以「賤種」評價。

---------------------------------------------
(有網友回應:「今次要質疑黃有可能被中共要脅,可說是一種合理懷疑。」)

黃的兒子就算是殺人,也不能因此視為黃本人有問題的「有罪推論」。「黃有可能被中共要脅」這種並不叫合理懷疑。假如這叫合理懷疑,其實幾乎任何一名議員也擁有相同嫌疑,因為事實上每一個「有機會回大陸辦事」或者「有親人還在大陸」的議員都同樣有可能被中共要脅。
其實「只要有親人是還會回大陸(不管是工作還是去玩樂)」的議員,也同樣有「可能被中共要脅」的「合理懷疑」。事實上即是任何議員,包括本人其實無法入境的議員例如長毛。 ——— 假如有人認為這個「合理懷疑說」是成立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