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6日

五毛手法教室 20120226

五毛手法教室 20120226
(* 這裡原本是兩篇在G+上發表的文章,今次把它們一起發表。)

有人私信,但我覺得公開說說比較好。
這裡先給兩句很常見的五毛例句,大家必然見過。

「一群天天想着推翻的sx 就算能执政也不会为了底层人民着想」
「像xxx说的来讨论 怎么来设计制度 怎么来执行的 一点没有 看着无聊。」


五毛使用這招的背後邏輯是:「假如你不能在每個罵共產黨的帖裡面,都張貼出你的治國方略宏宏大計的話,那你就是沒有資格罵共產黨不好的」。簡稱 【不懂治病,不能喊痛】
這招本來在牆內還有個妙處,就是利用暗示,暗表「只要說共產黨不好,都是想自己上台執政」。早幾年,這些下賤的五毛用這招"釣魚"了許多網民百姓。
現在到牆外還使用著,主要目的是破壞討論,等人上當花時間來對他蹈蹈而談治國大業,讓一般觀眾失去對主帖的注意力和耐性。

=======================================

今次的兩個例題並不一定由五毛所發,但各位也同樣會經常看見。沒經驗的同樣會被牽著鼻子走。

以下只提供非常簡略的、我自己的回答。一來星期日實在沒心機長篇大論,二來我覺得我要開始多些給大家自己去想出「屬於你自己」的答案,而不是跟隨神父的思路,因為逍遙神父也是會錯的。

我比起許多年青網友的優勢,就是經驗豐富。因此許多出現機率非常頻密的典型語句,我會直接給你們點出來,免得大家"真心地"跑去為了對方一句C&P的東西,來花時間和精神長篇大論回應。當然我很贊同大家在遇到你未見過的新問題時,不妨、並且應當自己細想一遍;假如是決意寫下自己對其的答案,就應該至少把答案save下來。因為你們必將重新需要這些答案的。

神父不一定每事都對,但在這方面至少我認為大家可以放心相信一件事:假如神父說某個問題、某個句式,是在跟五毛糞青交流過程中經常出現的,那就100%肯定是經常出現的。


例題一:「我們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

這通常不是來自五毛糞青,而是常見於那類帶有精神潔癖的人們,道德高人尤甚。
這種論調相當幼稚,我真是連打字都不太想打,簡答如下:「你們是否不肖用槍來反擊向你開槍的敵人?」

(註:我發現這個例題必需多說些。其實例題中的「謊言」一詞是可置換的,這是一種常見的句式,你可以把謊言一詞換上其他。狹義地拿這個例題來說,事實上我不贊成「使用謊言來打擊敵人」 —— 但所謂「謊言」,其實是個很廣泛的詞,事實上,警察正是經常而且不斷使用謊言的實例。我個人,是不在乎也不打算去滿足那些精神潔癖者。)


例題二:「張口閉口就只知道罵別人五毛... 聽不進不同聲音的人也只不過是假民主」

一、這是華人社會(含香港)一種非常流行、非常可怕的精神病,病徵就是認為而且堅持只有聖人才配說「民主」二字。假如你在這些病人面前談「民主」,他們就會馬上用聖人的標準來審判你。可是對於「對面」的那些流氓,這些病人們往往就會閉咀不談,非常「包容」。長毛說話,他們就會叫囂拿議員薪金就是罪、長毛即使仍然住公屋、即使把薪水幾乎全用盡在議員事務上,也是有罪的,也不配說「民主」。但是對於對面那些本身有錢,拿著薪水之餘還想盡辦法用盡各種議員津貼的建制派,這些病人就會擺出一種「挑係咁架啦,犯法呀」好像那又是理所當然的一般。

神父自從開始玩twitter之後,就發覺連港人也廣泛染有這種精神病。就是為了「治」這些精神病者,從此我索性「坦白」跟大家說,我其實就一網絡爛仔,絕非甚麼「民主鬥士」。


二、同是包含香港在內的常見精神病,這些人從根本上就不知道甚麼叫言論自由,不過他們喜歡跟你津津樂道———當你罵他們的時候,而不是建制派或者黨國在罵人抓人關人的時候。
言論自由正是體現在即使牠是五毛,在怎樣為黨國殺人叫好、或者我在大叫曾偉雄正警犬,也不會擔心兩小時後有黑衣人敲門。
言論自由體現在,現在「沒人阻止」牠上網放屁拉屎來為黨國叫好。

言論自由不代表牠們上網拉了屎,別人就不可以針對牠拉的屎來指罵、指責它臭不可聞、指責牠就是一頭黨狗。言論自由容許並保障牠拉屎的權利,但是絕不包括牠拉的屎,別人不可以罵臭、別人不可以把它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