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3日

向陳冠中抹黑市民的言論說不

【向陳冠中抹黑市民言論說不】

2012年2月3日,著名文化人陳冠中,託人發表一篇《向任何助長族群矛盾的言論與行為說不》文章。本文則是對該文的回應,已直接貼到該位受託網民的G+帖子內。


以下斜體均為陳冠中原文。

要抗議就去抗議香港政府,要政府拿出辦法解決問題。要糟質就去糟質特首、特首候選人、港區人大政協代表,要他們表態、提案。

貌似近日「所有」反對廣告者,不論是大陸網民、2B意見領袖、大Fo、學者… 全都瞎了看不到廣告本身的最終訴求是甚麼,還是用粗體黑底黃字寫的:《強烈要求政府修訂基本法24條!》

請問是不是一幅jpg流進某些人的電腦時就會自動和諧掉一部份?

不要欺負遊客、不要羞辱外來人,以多欺少太低莊。

虧「陳冠中」還一直被港人視同文化界icon。戾橫折曲顛倒黑白如斯。
現在是大陸遊客欺港,怎給你說成「欺負遊客」?
現在是港人一直被「外來人」高姿態羞辱,怎給你說成「羞辱外來人」?
還「以多欺少太低莊」,簡直不明所以。文化人陳冠中,你能夠具體指出港人哪裡「以多欺少」了?
八百人真金白銀刊登廣告叫「以多欺少」,大陸人一人上電視羞辱老屈八百萬香港人「不是中央照顧你們香港玩完了」,是否將會被你加許「以一敵萬真英雄」?
最基層的市民網民合力刊登廣告居然叫「以多欺少」,敢問文化人陳冠中,你天天面對企業財團找錢坎出來的廣告,有甚麼精辟看法??

我們都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

又來「一竹篙」這種低階幼稚的千年錯誤辯論反駁。我實在不想把大家說過千百次的解述重打一遍。
敢問文化人陳冠中,你指廣告「一竹篙打一船人」,可是因為你深深明白,確實有些大陸人不需害怕毒奶粉,因為有特供;有些大陸人享有真正自由,因為他們實際上是外國護照持有人;有些大陸人子女能受高等教育,因為都出國去了。

難道我們這點都不懂?

這點大家都懂,不過貌像陳冠中老師並不懂。

我們香港人就這麼容易被人煽動?

把市民自發的行為,抹黑成「被人煽動」,難怪每年六四和七一,也總有「人」喜歡跳出來說港人「被人煽動」。
陳冠中老師,感謝你這句「我們香港人就這麼容易被人煽動」,我突然對陳老師的理解,深深躍進了一大步。

我們都將成了面目猙獰的人。

「面目猙獰的人」不是香港人。想知道哪些是「面目猙獰的人」,大家宜多看看天天新鮮的youtube。自己判斷一下,哪一類族群,才每每在港人跟內地遊客的爭執中,屬於「面目猙獰的人」。
感謝陳老師指點大家。

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向任何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大家看完陳老師的雄文,我也建議香港市民,站起來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向任何引致你們感到仇恨、向任何抹黑你們「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勇敢地站起來說不,而不要迷信權威,懼於對方的知名度、身份、地位而默默忍耐。


慘被煽動且面目猙獰的網民   逍遙神父

========================================
[補充]
有人打算把陳冠中此文,解讀為單單對「唱蝗團」的回應,以便把我的反問,一下子評為「轉移視線」。

在這篇文章裡、並且也跑去樓主(杜婷)的微博看過,沒有跡象能確定陳先生是不是「獨指唱蝗團一事」。我本人並不贊同「唱蝗團」少年的行動。事實上目前帶來廣泛爭議的相關之事,也就是廣告和唱蝗團,但廣告帶來的影響比唱蝗團廣大得多,被討論的價值也遠超。我不認為唱蝗團幾個少年上街做了傻事,又是甚麼值得陳冠中老師跑出來動筆要求發佈的大事;不要說有許多人為著表現自己的「理性溫和」,急著鑽牛角尖誓要把幾個少年的合法行為老屈成犯法;不客氣說句:他們連在公眾地方拉屎這樣的行為也沒有吧

退一萬步,假如陳老師「真的」單純為唱蝗團幾個少年的行為而動筆,其他一直存在更深更大的問題卻從沒公開發表過關心過,那我對他的「了解」,還將比目前更進一大步。


[跟進 2012.02.05]
Twitter上的 @du_ting,是這位代陳冠中發佈這篇文章者。事隔兩天,當我發問後便沒有再發推。不解釋。由於推文中間夾集了其他不相關的推,所以下圖是編輯出來的。按照的是twitter預設的倒序。


========================================
原文:
受陳冠中先生所託代他發佈:

向任何助長族群矛盾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要抗議就去抗議香港政府,要政府拿出辦法解決問題。要糟質就去糟質特首、特首候選人、港區人大政協代表,要他們表態、提案。冤有頭債有主!不要欺負遊客、不要羞辱外來人,以多欺少太低莊。不管甚麼人,我們都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難道我們這點都不懂?
我們香港人就這麼容易被人煽動?族群對立除了挑起兩地仇恨,還能解決甚麼問題?香港若繼續給族群仇視情緒綁架,我們都將成了面目猙獰的人。香港人要拒絕族群對立的思維。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向任何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陳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