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6日

我對「唱蝗團」的看法

【我對「唱蝗團」的看法】

我相信我有必要趁這個時間,公開說一次我個人對「唱蝗團」的看法。(這個時候已過了最熱的階段,但也未曾消退)

我本人,並不支持「唱蝗團」的行為;但也並不反對。對我來說,打個比喻,等同小息時間有幾個同學說下去學校牆外煲煙,我不支持,但也不會反對他們跑去煲煙或者跑去阻止。我絕不會風紀上腦跑去班房門口擋著,婆婆媽媽地跟他們說「食煙唔好架」「依家偷走出去犯校規架」這些廢話。假使他們被教師抓到了而處罰,那也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和決定。

對「唱蝗團」的看法都幾近相同。我不贊同他們這樣做(例如跑去對著不明所以的自由行唱歌),但我絕對不認為那又有甚麼大不了

目前往往有一種趨勢,是將「唱蝗團」事件,跟整個「獅子蝗廣告」行動進行道德捆綁,那些人喜歡籍著指責「唱蝗團」以及把「唱蝗團」醜化、以聖人標準來對其進行道德批判,從而一併把兩者一起說成都是「不堪」的行為,然後以文飾來使第三者以為「參與、認同廣告,是令人羞恥的」。在那裡面,還有一部份人想盡辦法把「唱蝗團」扭曲成「犯罪行為」,公開呼籲陸客遇到的話可以去報警。對,確實有這樣的港奸澳奸。

在這裡我發表我對其的看法:「唱蝗團」只是少數幾位年輕人的行為,並沒有普遍性和代表性。並且雖然我不贊同他們的行為,但我不認為那是甚麼「侮辱」遊客的行為。相比起來,公然對全港市民說「不是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玩完了」這些才更是侮辱。相比起來,公然對全國人民說「不說普通話就是狗」這些才更是侮辱。假如居然說「唱蝗團」幾位年輕人的行為是犯法的話,相比起來,公然在商場走廊、地鐵內大便、衝急症室生產、走數、在地鐵內叉少女頸、甚至是衝紅燈加強行逆線駛入單程路,這些才更是犯法。

畢竟,說到低,少年人也只是唱歌,連屁也沒有放、連屎也沒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