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1日

五毛手法教室20120411

五毛手法教室20120411


【五毛死全家】


今天給大家上課,抓來一頭活標本 goofy sam ,原帖是王丹今天的Google+帖子。我必需表達一個明確的訊息:就是我絕不是叫大家跑去「幫拖」,因此我把帖子url弄得沒那麼「方便」。請理解我的苦心。
https ://plus.google.com/u/ 0/1068914229055 01487141/po sts/gqZ4cR56QXL

五毛的招術甚多,每頭五毛自己愛用慣用的方式也不會完全相同,正如甲習慣用Ryu,乙習慣用春麗…這樣。但總括下來那些路數也都總是那一堆,正如Street Fighter即使人數很多但也就是那一堆角色、常用的也就是那幾個。打五毛打得久了,累績一定經驗,你們很快就能只看對方幾個留言,便已經知道牠是使用哪種路線的。

今次這頭 goofy sam 非常"聽話",很容易被識別;幾乎是要牠sit就sit。牠的手法也很典型,就是一再丟一堆沒有成本的空話和套話出來,污染帖子和引人上當去花時間打字。然後就拿你們的回應,不斷丟出一個又一個的「反問」,來引你們再繼續上當。我很早就已經明文指出牠的這種手法,本以為牠會因此裝一下的,想不到牠非常"聽話"。

這頭五毛有多聽話?我整理了一下,各位自己看看:

========================================

goofy sam - 64如果不镇压,会是怎样?有人可以回答吗?
goofy sam - 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也惹着各位民主人士了?唯一一个认真回答的就只有孙文了。好吧,我换个方式,如果89民运成功了,会如何?
goofy sam - 1950年前后,其实整个社会氛围都很强调民主,人权的。可是为啥没有形成一个有效的制度而慢慢滑向极左呢?
goofy sam - 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新加坡哪个比较好?
goofy sam - 看来各位还是没有思考能力,悲催啊。各位还是思考下,89如果成功了,是另外一个俄罗斯,日本,菲律宾,印度,巴西,美国,法国,意大利?理由?
goofy sam - 王丹那么多年了,还是不懂反思自己。89民运有没有反面的作用?80年代北大还有学生参选并当选人大呢。任何认为一场运动或一天就能实现改变是错误的。更何况89年很多人还是从文革中过来的,这种虽然本质不同但外表相似的动荡会不会使人恐惧?
goofy sam - 禁言,89成功的话,如果像东欧中的波兰,德国是坏事么?但如果像俄罗斯或南斯拉夫,是好事么?因为没有成功,所以不知道会像哪个国家,但各位思考过么?王丹们又计划过么?这么多年王丹还是停留在喊口号,各位还只是会骂共产党。有用么?
goofy sam - 楼上说了一个现象,学生的行为为什么还有很多工人不支持?工人下岗也没有饿死,只是辛苦的了?
goofy sam - 还有,禁言,老百姓最关心的是我们有什么?而不是没有什么。成功了共产党的那套当然没有了,但是王丹他们计划过成功以后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公平的环境?良好的收入?平等的机会?他们计划过么?他们的影响力足够保证控制整个国家么?
========================================


按:這種手段的最基本綱領,就是不去管原帖說的究竟是甚麼問題、是小問題還是大問題,都刻意模糊焦點,一股腦兒拉扯到最廣泛的大問題上,要求任何留言的人去提交一些終極方案。簡單來說就是假如你沒能給牠提交一套完整的「治國方略論文」,你就沒資格對主帖本身的小問題留言。

***** ***** ***** ***** *****


仍然是同一頭五毛 goofy sam ,在調戲牠的過程中,另外有些東西值得獨立跟大家講課。當時是談到「日本的政治模式」。以下這句是牠對戰後日本的描述,打算暗示「變成日本那樣是不好的」:

『goofy sam - 日本二战前后两种政治体制的区别最重要是天皇特权小了,军人干政没有了。但财阀的统治似乎没有改变,政府的短命也没有区别。政客的野心更加隐秘,权钱交易似乎也反复发生。』

這段文字可以看到五毛們喜歡用甚麼暗示手法來黑外國、揚中國。單拿每一句獨立來說,好像都是事實。

「日本二战前后两种政治体制的区别最重要是天皇特权小了,军人干政没有了。」這句確實是沒有甚麼問題。

「财阀的统治」:這正是需要一個健康的社會架構才能避免演變成災難。啊,別人有許多財閥,可是別人有中石油、中移動、鐵路局、蒙牛?

「政府的短命」:你認為像中國共產黨這樣長命的就好?美國每屆數年、日本可能短到一兩年,就不好?

「政客的野心更加隐秘」:完全的鳩噏廢話。跟"财阀的统治"一樣,正是需要一個健康的政治架構,才能把帶來禍害的人趕下去。你這中國人能把隨便一個鎮長趕下台?

「权钱交易似乎也反复发生」:五毛的口吻好像說得"咱們這兒"就沒有權錢交易般。


補充一下:像上面這種範文,除了頭一句之外,其實幾乎能被套到任何一個「萬惡的西方國家」上去,例如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