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9日

我為何仍未踏足西藏省

我為何仍未踏足西藏省 ←注意這個"省"字


(我成日以為呢個問題係blog寫過,原來只有粗略提過一兩句)

話說其實任何一個「剛剛」開始嘗試返大陸自遊行既人,大都實會有一種,將西藏當左係某一種「階段性目標」,神父都唔例外。然後好快,我就明白「大西藏」同所謂「行政西藏」(即西藏省)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事實上「藏區」我去唔少 (雖然早被漢人大幅同化成半個「漢城」),所謂「藏區」對一般人既果份神秘感對我早已消減好多。因此要我「特登」走去中國人口中既「西藏省」去踏足果d漢化城市(例如拉薩),只剩低一份象徵意義,而冇太大逼切之心。

對我黎講,假如我逍遙神父要話比人聽「我入藏」既話,我就當然要入後藏 (否則咁同我早去過既「藏區」何別?)。而去後藏本來就唔算簡單,唔係就咁拉薩落機入市區行兩日就算(連如家酒店都搵得到)。假如我的起心肝入藏,咁我就會視之為一趟 認真看待 既旅程 ——— 因為我尊重 吐蕃呢個國家 ,而唔係當成「我地中國人」既咩後花園(「老子想去就去咋麼了」)。

(又及:我經常同身邊朋友講,當年新疆之旅,係我失敗既一趟旅程,我浪費左一個應該加倍深入既旅程,而我去得太早,當時既我(以我自己個人標準)根本就未夠level去新疆。而吐蕃同蒙古,我唔想再變成咁既情況。)

假如我入藏,要花既時間同成本肯定唔低。早幾年我仍會好樂意,但今時今日既話,我就會優先選擇其他國家,而唔係太想花錢同時間繼續去「中華人民共和國控制下既地區」。

因為我相信我已經有資格講:中國地區我見得夠多了。

仲有好多個人因素。最主要就係當我開始想去既時候,其實「已經遲左」。西藏早已經變成一種「潮流」旅行品牌,然後仲通埋個青藏鐵路,阿豬阿狗維園阿伯官塘師奶都話去。「鐵路」同「機場」對任何國家都係一種特殊既存在,一旦由無到有,都將會引致巨大既變化,而剛剛開始既一兩年,更必然係最混亂既時期 (因為連社會地下秩序都未平衡到)。我更加要先避其鋒,漸漸直到而家2012年都冇踏入過「西藏省」。

推薦一篇好文章,【關於西藏和平均律】。原文是大陸,大陸人的「入藏潮」比香港早得多,而近幾年(確實就在青藏鐵路通車前後)開始,文中情況已經完完全全地係香港發生: http://docs.google.com/Doc?id=dv687r2_0hdfb4rd8


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被這樣子壓逼,當地人在看著這種這樣子的路名、路牌,還會有甚麼樣子的想法?


當一個民族,兒童連自己民族的文字,都只能在 少部份 指定的學校裡面才能學習,這種文字被一個外族當成可有可無的點綴,更像是一種用來向人炫耀的「戰利品」。這種不是包容,而是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