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9日

伊斯坦堡•胖諜追機

Istanbul伊斯坦堡•胖諜追機


這些事情本來準備到寫遊記時才補進去的。

這次提兩件事,都是在伊斯坦堡機場發生的,也都是勉強跟「飛機等人」相關的。



✈✈✈✈✈✈✈✈✈✈✈✈✈✈✈✈✈✈✈✈✈✈✈

先說說比較簡單的一件。就是自問也算飛得甚多 (well,說實話吧:多是大陸境內…),生平卻頭一次被在機場裡喊名去登機。就算以前某一次在西安機場因為安檢問題變成全機最後三個上機者,印象中也沒有被喊名。

我是那種非常「乖」的乘客,必定乖乖至少兩小時到機場的那類人。上月由伊斯坦堡夜機回港,入禁區出境 (關員是個A級美女) 後,由於已經晚上11點半,完全沒辦法把手上的里拉換回美金 (居然沒有24小時的找換,算你狠!),我唯有相當八婆地,儘跑那些仍然未關門的商店來消費。

由於Istanbul機場本身設計特性 (一線長條型),你在不清楚「還會有甚麼商店」的情況下就只能來回地跑,我當時主要是想找找還有沒有營業的書店(答案是沒有),最後就剛好在買完咖啡杯後,就勉強聽到大堂在廣播我的名字 ——— 其實是喊了一段時間的了,但由於一來,通常心理上,你總是不認為自己會被喊名,所以當成背景噪音。二來是他們的口音、去唸華人名字、還剛巧我的名字寫成英文,是很容易令人弄不清楚是日本名字還是中國名字;其實我是反覆聽到好幾次提及航班號碼和 "flight to Hong Kong" 之後,才去特別留意後面的名字,然後還要想了很久,才知道他們真是在喊我!

我看了看時間,他媽的還有足足一小時嘛,弄甚麼?偏偏我的閘口還是最遠的、更要再轉機場輕鐵…我一路背著大包在機場裡跑…到閘口時倒真看見全部人都在排隊了。我趕去前面的主任,說我聽到你們喊我名字了,甚麼事?他看了看我 (注意:他甚至沒有要求看我的護照/登機證) 就隨口說,沒事了,你去排隊就可以了。即係點???

而我照常排隊、坐駁車、上機、找坐位…一切正常,我是以為我甚麼環節遲了,可能他們會把我安排到其他坐位,也沒有這樣的事情…。是看我名字不順眼,特別喊喊玩嗎?



✈✈✈✈✈✈✈✈✈✈✈✈✈✈✈✈✈✈✈✈✈✈✈


第二件事驚慄得多。

就在我出發前不久,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發生了自殺炸彈襲擊 (雖然對象是美使館)。雖然,我是去伊斯坦堡,不是安卡拉…

我上機後(窗口位),旁邊都是本地土國男人 (我有看見他們的護照)。一來不知為何很早就安排上機,二來即使到時間,還是停著不動 (這個倒算平常)。

之後,有一位明顯高級、年紀也比較大的空姐從後方急步走到來我的那一行,表情異常嚴肅。我只去了土耳其幾天,但我從她臉部一些屬性 (例如相同的鷹勾鼻等等)、她的級別、以及「這航班是土耳其航空」作基本判斷,她也應該是土國人。她對我身邊的土國男人說話,但開口卻是英語。

「你們誰叫XXxxxXXxxX?」語氣是 *非常嚴肅、非常不友善* 。還有她的眼神,不是「空姐眼神」。

「Oh oh is me, is me.」身邊土男結結巴巴地說。他的英語不算太流利 (Well,我英語也不佳,但還是可以區別「流利與否」吧?以下把對白全轉成中文)

當下我就sense到不正常,四處望望,想著:
一、我主觀認為她是土國人,而他也是。為甚麼兩個土國人在飛機上卻用英語對話?
二、假如原來她不是土國人,但這是土耳其航空,很容易能另找一個土國人去問他。
三、當然持土國護照不見得一定是土裔,但我仍「認為」身邊的是土男。
四、當時機上還有其他男性空服員。

另外最關鍵的還是她那態度的 *不友善* (這個詞可能還太客氣),甚至由於土男某些回答稍遲,她就高聲反問「SPEAK ENGLISH??!??」這樣、之類。我突然明白了: *她-根-本-不-是-空-姐*? 那怕她當時是穿著空姐制服。

「你們一行幾人?」
「嗯嗯嗯……總共8人…」(其實每段對話,都有大量反覆的重覆發問、「吓?說清楚些!」或者是完成某個問題,之後突然重新再問一次。你懂的。我這裡當然是省略版,因為我也無法100%回帶。)

「你們這裡誰叫YYyyyyYYYYyyyyYY?」
「你們是否全都認識他?」
「你知道他坐哪裡嗎?」
「你現在能 (出來) 給我指出他坐哪裡嗎?」(指向後方)
「他的機票也是你幫他一起訂的嗎?」
「他的鬍子是怎樣的?」(然後馬上就知道這句是陷阱)
「你現在給我型容一下他的外型!」
「你不是說你認識他嗎?」
「你們一起登機的嗎?」
「你知不知道他在哪裡?!」
「你們 (指坐在這兩行的) 的行李都放在哪了?你 (指著其中一個) 的行李呢?」
然後她自己打開了附近幾個頂櫃。
「你 (身旁土男) 的行李是甚麼樣子的?TELL ME NOW!」
「你們的行李是一起的嗎?你們有沒有寄倉行李?」
「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這問題反覆、突發問了好多次。


簡單說明一下我所聽到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土男一行8人一起訂票,正是我身旁這位土男訂的。但checkin及登機等等都是分開的,因此坐位也分散。其中有一人,辦了checkin,行李也已經寄在機倉,但他卻沒有上機, *甚至連禁區都沒有進入過* 。

「空姐」審問一番不得要領 (但並沒有對土男們作進一步的要求),轉身「向機首」離去,並「拿出一個很細的對講機」(而不是機上的) 在說著甚麼,我勉強聽到提到「立即」「Drop」這樣的字眼。 對,仍是英語。


你驚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