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6日

「奶粉新例」發言摘錄

「奶粉新例」發言摘錄

(比較零碎,見諒。匯合到一篇Blog文裡面,比較方便大家找出需要的部份使用。)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1】
『香港人不应把仇恨转嫁到大陆人,应与大陆人一同对抗中共这共同敌人』
大陸公滋、文膽們的陰毒文字陷阱,尋常港人往往難以揭穿。諸如偷換概念這類招式牠們玩到爐火純青。此常見案例裡,事實應是「大陸人不應把仇恨轉向香港人」。 牠們往往能把惡毒、二次傷害的言詞,包在謙謙有禮的偽糖衣中。

(有人問我,點樣可以更容易地揭穿呢d語言文字陷阱?)
其實,呢個能力人人都有。
當你聽到、睇到一段言論,表面謙謙有禮,一副「係度講道理」既姿態;但係你硬係睇完會覺得唔舒服,硬係有d野,感覺受到刺傷,但係一時未必搵到條刺;呢種情況,好大機會就係段野有陷阱係裡面。
爭在大多數人「唔相信」自己既感覺。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2】
案例『卡尤加 上午10:15   大陆普通人也是没办法。有钱的早移民或者从欧美买了。穷人何苦为难穷人。』(註:或者說「普通人」)
一群財大氣粗鼻孔向天不可一世的狗賊,先跑去人家的家園糟蹋、拉屎,臨走還要說不是牠們照顧,你們這些穷人玩完了。
等到人家"穷人"不再忍讓,站起身指責了、作出限制了、這些人就又變臉了,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假裝「受害人」,說「穷人何苦为难穷人」了。
真是無敵啊!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3】
『要怪就怪中国政府,不要怪到老百姓头上』
特別提醒大陸人,免得你們又再蒙混過去了: 「信心危機」是大陸民眾自己做成的 (大陸商人不是中國大陸人?),不要以為可以很方便,合上眼就把壞事全推到政府頭上。許多問題的源頭根本就是來自大陸民眾本身。

(追加:通常接著就想說「黑心商人」不是「普通人民」的了)
嘿!又不承認黑心商人的「大陸人」身份了?真是好啊,「大陸民眾」一詞可以隨時搓圓按扁啊,真是無敵。喜歡時就無所不包,不喜歡時就隨意剔走一大票,無敵啊!
不要以為只有家財萬貫那批才叫黑心商人,「大陸黑心商人」充斥在小作坊、市場、街市、廠廈、城鄉結合部、商業街。「大陸黑心商人」就在你們當中。
又說牠們不是中国人了嗎?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4】
『又受到中共利用,搞人民內鬥了』
這種老生常談我駁過,但今次說其他。
大陸人有中共這個方便的藍子,就覺得自身任何醜行、惡行都可以往裡面丟,然後假裝自己很善良。奶粉問題不要再裝作被中共利用了,毒奶粉是人民自己做跟賣的,不是中共。中共期望的是你們都在國內買奶粉(有稅收),而不是到外面買。


【常見片語解析系列 5】
『你连中国民众也要反,那你就是中国民众的敌人』
他媽的還甚麼「中国民众的敌人」,真是笑話。為甚麼要我們犧牲自己,來當你們「中国民众的朋友」?當你們朋友很有寶?「小日本」也是你們「中国民众的敌人」啊,我就看不到有甚麼不好的。



【評論大陸人時的普遍盲點】
匯總幾個評論大陸人時總忽略了的盲點:
①因為共黨太壞,便常下意識認定「百姓」善良無罪;
②大陸民眾的卑劣屬全面性,絕非極少數,且已深植其認知及三觀中;
③大部份民眾並無親自傷害人,但不影響結論,因非審判單一具體事件。正如草原百獅,雖只有一獅曾傷人,也不影響「所有獅都危險」此一論述。



『大陆限的是二奶,港人不能到大陆包二奶』
—— 雖是玩笑,也能秀智商。香港是限離境,不是限使用;假如在此例裡大陸真能如香港立法出台,「限制大陸二奶出境」,我第一個拍掌喊好,更相信全港不論是麻甩還是婦女,都會破天荒為黨歡呼一次。



【聲討香港惡法】
香港枉稱自由城市,「強姦罪」這種英治時期殘留的惡法,竟把自然交媾的人處以終身監禁。限制帶套,甚至罰款都可以理解,離譜的是監禁。為尋常的操逼行為祭出監禁,出手未免過重,反應過激。性交本來就合法的,強姦者同樣付出精力和精液。這種惡法居然可以出台,香港跟兲朝還有兩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