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5日

對戴耀庭一眾的火鳳式終極幻想


【對戴耀庭一眾的火鳳式終極幻想】 

以下只是我個人對「佔中渣旗派」的一種出於「恨銅不成鈦、何解你們咁on9」情緒而引起的「火鳳式幻想」。非為他們站台,亦非取笑調侃。純想像,純「劇本創作」,雖然我主觀很希望真相就是這樣。


無論是今次還是之前,戴他們都有一個非常可笑的想法。照常理說,一個能夠在當初說出「佔領中環」那一系列文章來的人,應該是不可能犯下這麼多基礎錯誤的。
我不敢太「火鳳化」,但是至少我自己,在漆黑的心裡點著一盞小燈,期望著他們不停說著這麼多蠢話,其實都只是「手段」……

那個基礎錯誤就是:他們「有權」定義和劃分甚麼人、哪些人才是屬於「他們」行動的一份子、或者反過來,公開宣佈哪些人「不是」他們的一份子、不是他們的行動。但是,他們卻不可能阻止任何其他人進入中環,以至於其他地方。

這一點,就是我仍然點著一盞心燈,希望其實他們只是在「玩得高級」,正在跟全香港人玩著一套「你們懂的」式的煙幕;玩到就連毓民他們都看不透。ok我承認,我這樣想,應該是真的樂觀到可笑。看他們也的確左看右看都不像是能玩到這一步的人。

要想玩到這種境界,必需要是本身已經非常為大眾熟悉的人物、大眾對其很有信心的人物。但戴他們一伙都不是這樣的人。



ok,我畫公仔畫出腸啦:以下係我既火鳳式幻想

佢地不停講呢類蠢話,其實一來為左保障「自己」。呢個「自己」指既係果班佢地較早前提出既果一群意同道合者:(我記得)例如話40以上、中產、專業人士… 當時好多人撰文,話佢地蠢到不行,因為呢班人一死(拉拉、留案底之類,當然也可能真係死),香港就算即刻獨立都元氣大傷。但假如依家係「火鳳化」,咁佢地其實就正係用心「保護」緊呢班將來新香港既中堅。

佢地「不斷」公開講蠢話,以火鳳化劇情而言,好可能就係發現冇乜人聽得明佢地弦外之音。所以只好一再講支節,但又唔能正面講出真正想講既事。

大家,所有當初聽見「佔領中環」覺得有d料到既大班人,後來不停一次又一次聽戴佢地既說話而覺得失望甚至激憤。但係當初「佔領中環」呢粒種子,已經播下。佢地一直係度「公開表達自己儒弱」,但刻意唔提果個基礎錯誤:其他人係可以以任何名義,自己進行自己既「佔中」行動架。

而我幻想 (我再強調一次,是幻想),佢地一直主動出黎講咁多令人氣餒甚至覺得好笑既笑話,會唔會其實係一種「你們懂的」式宣言,只係普遍仲未有人睇得明:

「嗱,佔領中環既可行性同目的我就由一開始已經講左,亦都預留左好足夠既時間比大家思考具體做法(同退路);依家呢我就講得出做得到,我棟左第一支旗出黎先,嗱嗱嗱我講到明呀,我呢,就講愛既,我講和平既,我絕對唔暴力架!你地邊個暴力、乜乜物物呀果d呢,就唔關我事既,你地唔想玩溫和,你地想做其他野既,得,你地自己點玩都得,就係唔關我事,唔係我叫你地做架下,知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