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8日

致 偉大既香港年輕行動者們

致 偉大既香港年輕行動者們
(寫於2014.06.18)

我講既野,好多人會好唔啱聽,甚至可能會認為我係「叛徒」。

因為,我想同後生仔講既係:暫停,放手,由此刻開始,乜撚野「行動」都唔撚做,只係保留繼續寫文、轉貼、做圖、嘈交…。就係唔做任何行動。
因為…你地係偉大既。你地爆發出黎既正義之火,一定要先保留住,而唔係一點著,就即刻比依家呢班邪惡醜陋既人(唔只係警犬)所撲滅。
因為……你地實在唔值得為而家既呢班港豬而犧牲。
有所為、有所不為,犧牲,要有價值,但而家2014年既呢班港豬,唔值得要你地而家就去為佢地犧牲。佢地唔配。

你地心中有火。你地心裡有光輝。你地甚至不惜犧牲,但你地仍然未夠準備;你地無論身心都未有應有既準備。但你地既敵人眾多,準備充足,武器充份。你地既敵人包圍四周,係大部份情況下,呢d「敵人」,仲係充斥係你地屋企人、學校、公司(尤其你地既上司)裡面。呢d人依家只想你地死,不知幾恨睇住你地死。你地被拉、被爛坦警察打,佢地仲會騎騎笑,大讚警察打得好。
你地依家,正在為咁撚樣既港豬而出力、犧牲。你地既偉大,好容易係依家剛剛萌芽階段,就即刻比共產黨、親共特區、大中華五毛港豬、同「冷漠港豬」呢個黃金組合所吞沒。吞沒一兩次,就唔會再有新既火種留低。

為目前既呢班打靶港豬而被拉、被打,係毫無價值既。放開雙手,維持冷眼旁觀。港豬中意靠左膠,儘管留比佢地發揮;港豬中意傳統唱K贖罪券,隨便佢地去打飛機然後「感到好自豪」,唔好傻埋一份就得,所以我強調「冷眼旁觀」。
等乜野?等呢班港豬,漸漸親身蒙受傷害、自己親身體驗下你地所感受既冤屈之氣。呢班港豬,抵撚死左好耐架喇,你地後生仔提佢地,佢地嫌你多事唔識野;點解唔等佢地親身享受下自己求得之果?

你會話,喂,我地都一樣陪佢地受架喎。係架。但你地唔撚使依家就比人拉比人打丫,最重要係,「唔值得」丫嘛。
何況我講句唔好聽既,以目前情況,依家就算你地出黎犧牲完,你估情況會轉好?唔會,你地出黎死,之後一樣係輸,因為目前呢班港豬,根本唔將之當一回事。你地出黎犧牲左,佢地仲會哈哈笑。如果依家咁樣犧牲,就真正毫無價值。

保留力量、準備自己。身心都要準備。冷眼旁觀,由得呢班港豬享受下切膚之痛、等班港豬享受下「再無後生仔主動出黎幫佢地頂住」而佢地就安然返工對住個電視取笑辱罵你地,有事就等佢地學下親身企出黎抗爭、親身企出第一線面對下d特區爛坦警察。畢竟,本來最應該企出黎戰鬥既,一直都應該係呢班人,而唔係你地。

你地以為我講緊風涼話?其實咁多廢話,歸納都係叫你地唔好隨便犧牲,而不如等呢班冷漠港豬都願意成為行動者之時,你地至有真正足夠既支援同後盾。

瞌埋眼要人數,港豬從來都冇少過,六四奔喪十幾萬、年年七一中位數都十萬以上。但呢個「人數」毫無意義,因為呢十幾廿萬只肯做「溫和打坐者」,而唔係「行動者」。假如佢地係行動者,我地老早就乜都贏晒啦。而我既意見係:你地休息、放手,等呢班中壯港豬,親身比賤種特區政府刺激下,睇睇刺激到幾時都成為行動者。

(假如真係證實呢班根本係死豬,點用滾水碌都唔痛唔癢,咁到時個就唔再係咁玩喇,依家亦未適合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