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7日

特區警隊內部的官僚文化環境

特區警隊內部的官僚文化環境

有許多喜歡給特區警察抗辯的人,喜歡說類似「前線警員都係打份工啫」「佢地收order做野啫,佢地好多其實都唔想」之類。
其實無論是這些人、或者是那一些「前線警員」,明顯都沒有理解到自己折射了一個多麼嚴重的問題,就是警隊本身的官僚腐敗文化環境

這些前線警員們,他們全都是受過訓練、手裡擁有拿槍的權利、在突發現場負責「下判斷」的人。但如果連他們這一群人,在警隊這個「環境」裡面,自己面對一些自己也知道不合理、不恰當的指令時,他們這麼多人竟然是無計可施,沒辦法表達,而最後終於還是自覺被強逼要去做的話;他們這群負責危急時給市民下判斷的人,其實自己在自己的體制環境內,居然連自己的想法意見都無法(甚至是不敢)提出的話;其實表示這個特區警隊,已經有多深刻而巨大的問題?

我還得一提,其中很大部份的中下層警員 (不單是前線,也不單是年輕警員),因為自己精神層面無法應付這種精神上的衝突,也憚於承認這一點 (包括「警隊文化問題」和「自己無法應付」),其結果就是自己在精神上「屈服」,放棄自己原來那僅餘的疑問,欺騙自己去接受「環境」裡面、上層「老屎忽」們所散播的那一套內核:錯誤的價值觀、是非觀和道德觀。因為只要這樣屈服了、順從了,他們的「自我層面」(這個自我指的是心理學上的「自我」概念,不是一般行文上的「自我」一詞) 會認為自己「解決了矛盾」,在當下來說會感到平和,因為執行那些命令時,不會認為自己是在幹著不願意幹的命令 ——— 更深一層的是,不會有「自己很沒用、無法反抗」的羞辱感。

用通俗一點的文字來說,這就是警隊內部文化環境的問題。這個可是警隊自身的問題,即使這些年來香港沒有任何示威,這些問題同樣存在,只是沒有被觸發得這麼顯而易見。


(我想寫此文已經數年,一直因為「嫌煩」而沒去動筆,但今次那張警察高舉警棍的照片,終於trigger令我動筆。因為其實蘊釀了而未寫的文字,還有很多,因此本文不排除會不斷增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