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2日

中国人專屬色

中国人專屬色

這帖說的其實是我十年前(以上)的猜想了,我自己也幾乎忘了。剛巧在附近見到某些国家的人,忽然想起來。

許多人一直都有留意到,有少數非常惡俗、俗艷的幾種顏色,偏偏是中国大陸人(尤其女人)特別喜歡的。不是一般的喜歡,而是特別喜歡。這幾種惡俗顏色,已被大家暗自稱作中国人專屬色
我敢99%確定你此刻腦裡面已經大概知道是哪幾種顏色。對,例如某種桃紅色。

這個現像有個長期誤區,就是不喜歡用腦的人常會說:假如沒人喜歡,廠家就不會生產那些顏色的衣服 —— 認清事實,事實是過去多年來幾乎都沒有任何廠家(尤其外國品牌)會用那些顏色來做衣服的,基本是零,就是有都是極少極罕見。「一直有用這些顏色來生產」的就是中国大陸自己的廠家。其他廠家也開始做這些顏色,都是在大陸人開始廣泛走出去 之後 的事情。

這個奇怪的現像其實我在剛開始要常跑大陸的時候就在想了,認真一點說,這不是單純一句「大陸人沒品味」或者「大陸人品味惡俗」之類 「自己覺得順耳」 就覺得不需要再討論下去的結案陳詞 (說尖銳點,這種「只求速食答案」的思維,本身就是支式文化);而我想的是「 為甚麼 她們偏偏喜歡這幾種 (別人都覺得很難看) 的顏色?」

答案 (我重申一下,這個答案只是我的個人猜想,但我深信是正確的):
是「植物」。更準確些說,是「花卉」。那些都是花卉的顏色。
那些都是她們在幼年/成長過程和環境中,常有機會接觸的植物顏色。這些花卉的顏色是在她們幼年裡容易接觸的、不多的鮮艷顏色。這些顏色在成長過程裡面曾是少數令她們感到愉快、舒適的象徵物。這種象徵性是成長期刻在潛意識裡面的,就是現在你去問一個中国大媽為甚麼她喜歡這些顏色,她自己都說不出來。
而偏偏,正就是中国大陸常見的花卉極多這種顏色 —— 而且幾乎剛好就是中国才如此普遍;外國也偶有這類顏色的花,但並不像中國那樣屬於極其普遍。


你必定會說,以大陸社會或者中國文化來說,最常出現的鮮艷顏色是大紅色啊?對,事實就是中国女人同樣喜歡這種大紅色,但是卻因為其實不單大陸,全世界都喜歡這種紅色,所以並不特別令人注意。


這早已經是我當時(十多年前)的猜想。而令我今日忽然決定寫的原因是:過了十多年,現在2018年再審視,我更堅信這個猜想正確:
因為如今的新生代大陸年輕人,會喜歡這種顏色的「比率」已經明顯少了 (那些不能自由選擇服裝顏色的幼童不能算,因為都是父母爺婆買的)。而這個轉變也就是因為新生代成長在城市而非農村鄉野的比率更高 —— 用取樣過濾來說,會成為「遊客」的「年輕」群體更加是城市年輕人遠高於農村年輕人。她們的成長環境裡面,也同樣已經大幅減少接觸這些花卉(大規模地,而不是家中只插了一棵)的機會。
因此新一代大陸年輕人對顏色的審美,也明顯開始變得跟外面世界較接近。我反對一味以單純的「品味」來說事。

一個旁證,就是「鮮黃色」。
其實假如你真是有足夠的自省能力,你就可以客觀地發現,就是外國也一直流行的「鮮黃色」其實應該也算同等的「艷俗」。但我們(包括鬼佬)都不覺得它「艷俗」的原因正是:我們也是一樣,這種顏色的花卉,在我們 (即使活在像香港這樣的城市) 的成長環境裡面都是極常見的。
(也必然要作出預解: 我當然明白 外國服裝常用這種鮮黃色(例如最常見是運動外套)是因為這種顏色最搶眼最反光最容易被發現,這些「功能性」我當然知道,你以為我是小學生?我這段在說的是: 為甚麼 我們卻不覺得這種鮮黃色「俗艷核突」。)

2018年4月20日

日遊綜合小tips (2018.04版)

日遊綜合小tips (2018.04版)

有人快將首次遊日,我特意把一些以前寫下的小東西收集整理一下補充一下,順便也貼一遍在這裡。

以下是特別過濾出「一般人不會提」以及部份狠狠抽"達人們"臉的tips。都是一些真真切切提煉過的tips,不是那些「日本垃圾要先分類」「坐電車不要談電話」之類老生常談或者人云我又云的屁話鬼話。「日遊達人」很多,但不論港台,大部份都有個明顯問題,就是他們自己的日遊經驗太多太久了,他們自己根本已經忘記了/不知道/不關心一個真正的「新手」究竟需要的是甚麼、「真正新手」去到日本會遇到甚麼困擾等等。



日本新手交通Tips
- 唔好晒時間查「邊個站轉車會快d」咁撚無聊,世上最弱智行為之一
- 如果預計當日主要逗留在某城市,一朝早即買pass,唔好左計右計抵唔抵,世上最弱智行為之二
- 每一次入駅前,先睇鐵路圖,默記目前駅名、中途要轉車駅名、【這條路線的下一個駅,和終點駅名】
- 月台排隊睇清楚地板,唔同列車各有不同排隊位置
- 每次落車後必需先在月台弄清楚要去邊個出口先好行,因為【行錯未必有得返轉頭】
- 注意日本街道圖【未必向北】
- 大駅內迷路好平常,無需懼怕,日本人自己都會迷路
- 印定鐵路圖,【要練習如何在鐵路圖上快速分辨某個駅是JR、地鐵、還是私鐵駅】
- (東京) 首次遊東京建議買JR地區日票,唔好煩。因為你幾乎只會用山手線
- (東京) 最大交通陷阱是地鐵「大江戶線」如無必要盡量避開不要坐
- (京都) 使用率很高的「京阪本線」是私鐵,只有貴pass才能隨便用
- (京都) 使用率極高的「河原町 - 祇園四條」事實上是「兩個車站」,是要出地面,過橋,再落地的。新手中伏率100%
- (京都) 如非「必要」,【不要浪費時間坐巴士】。說「在京都坐巴士很浪漫」的人100%是騙子旅遊婊


General Tips
- 「新手」,看清楚我說新手,【不要聽人老點】浪費時間精神心力跑去 [樂天日文網站] 訂房。【不要再叫我解釋】
- 真是很急要找廁所:地鐵電車駅、【柏青高店】 (這個無敵保命秘帖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柏青高店還有濕紙巾提供
- 多準備100円硬幣,或者至少要把100円硬幣獨立區分,放在容易拿到的地方
- 在酒店附近,從駅到酒店途中如果某個十字路口出現密集的食店,尤其連鎖如KFC麥當勞CoCo這類,請默記該十字路位置,這將是你晚上想食野/食宵夜;或者朝早想食早餐時的最佳地點
- 沒有任何必要跑去【任何要排隊入門口】的餐廳,沒有。當然不是指去麥當勞要排隊點餐這種情況。直接抽臉:「名物文化」不知所謂
- 沒有任何理由、原因、動機去吃「立食」店子(要站著吃東西的店),本地人有吃它的原因,假如遊客吃的話,是世上最弱智行為之三
- 日本拉面,「湯」才是重點,跟中国面食不同。新手很容易忽略這點出洋相,而又很少有人肯寫出來提醒新手
- 許多小餐廳尤其小咖啡店,'o契'茶,香港人會覺得裡面很熱很難受。因此假如行得一身大汗打算進咖啡店休息,可能會跟你想的不一樣
- 午後某段時間許多小店餐廳都不做生意
- 某些地方如寺院、部份餐廳、居酒屋等需要脫鞋,重點是你無法保證你當天一定不需要脫鞋。因此襪子的選擇和狀況以及腳臭是許多人出醜的原因
- 假如住的酒店很大,即使距離駅很遠,也可能有直通駅的地下通道,但可能只在酒店自己的地圖見到,因為是屬於酒店而不是駅的地方
- 豆知識:"寺/院"是佛教,"神社/大社/神宮"是神道教 ("神社"可能只是一個神櫃,未必有一整座建築物),兩者從本質上就不一樣,但它們卻常常黏在一起,令外國人(即使是懂漢字的華人)混淆,其實不能怪人

(此部份不斷追加)

VR虛擬檔案室(1994)

VR虛擬檔案室(1994)

(好像很利害其實卻是笑話的侯選名單)

在近年Dan Brown大熱之前的那個年代,米高基里頓 Michael Crichton (《侏羅紀公園》) 是同類型的人物,他比Dan Brown要多產得多,因此當年他的作品是輪著被搬上銀幕的。其中有一套Disclosure《叛逆性騷擾》因為主題沒有那麼驚天動地所以常被忽略。

其實這本書的原著我自己覺得寫得比侏羅紀公園還要好些,但是貫徹其中的一個關鍵想像構思/點子,稍為肯用自己的腦子想10秒,就會發覺已經超越了「可笑」的境界。我已經是在說「當時」,而不是現在用2018年的上帝視角回頭來取笑1994年的書/電影。

男主角是某科技公司的技術部門管理人員。在書/電影裡面這個公司的其中一項未完成而又將成為超新星的產品,是一套建立在VR體感系統上的企業檔案系統

很簡單,就是用戶穿戴上那些VR眼鏡啊數據手套啊、站到專屬的一個用來檢測你步行動作的板子上之後,你就進到一個虛擬檔案室/圖書館;裡面就像個圖書館一樣按照你公司檔案目錄系統而作出劃分,你想找甚麼檔案,就能用一種直觀的體驗方式,例如向前行轉左進入「人事部」的區域再走向前面標著「2015年」的位置…去找你要的檔案。無論書裡面還是電影,都很仔細地描述了整個真實使用過程。



我居然在youtube上找到了剛好這個部份。大家可以先花點時間欣賞下




好了,現在我就給大家10秒鐘(畢竟今日是2018年了);大家想想這個「劃時代高科技檔案系統」究竟可笑到了一種甚麼程度??
.
.
.
.
.
.
.
.
.
.
.
.
.
.
本來就已經是在檔案系統內的東西,本來就可以拿mouse click click click幾秒鐘、頂多一分鐘就能找到的東西,為何還要戴一大堆機器然後 居然還要走路 去找file?
(注意一下,我已經刻意不提"search"了)
我敢賭十元,你這樣在圖書館裡面找file一定、絕對、百份之百比你在目錄系統裡面click click click要更難找到你要的檔案。 而且你還要反覆行來行去!

#米高基里頓是科幻大師


猜想類似會被人當高科技產品的:
「VR書籍」—— 你要戴著VR眼鏡、用手逐頁揭的模擬實體書本 (模擬書簽需要另外購買)

反共的標準

反共的標準

在推特上討論在中国的「反共/反支」人數問題。而我忽然注意到一個就連我自己都常常無視了的問題。
【用甚麼準則來判定某個人已經到達 [反共] 程度?】

因為其實即使是最基礎的「反共」,都是一個「過程」,而不是像RPG這樣一下子由黃名變成紅名的。各位(無論是大陸人還是香港人)回想下自己當初反共的心路歷程應該明白。

就是像我這樣的人,當初都不是一下子就馬上「決志」反共的。就像大家常在大陸論壇裡看見的,許多許多還是只不過對單獨的某一件具體事情不滿、憤怒,但覺得「黨的上面還是好的」壞的只是基層某些貪官云云 (香港人回憶一下劉夢熊?)。在一個很長的期間裡面,大概仍然會覺得「黨可能還會慢慢改善」之類。

而我的這個問題就是,要某一個人到達了哪一個階段/哪一條界線,我們才應認為此人「已經達標」,能夠被稱之為「反共人士」?
(例如剛才我提的,前面某些對白,其實就是出自劉夢熊之口。而大家無論是那時候還是現在,都不可能認為他是個「反共人士」吧。)

大阪四天王寺

大阪四天王寺

身邊有人準備首次遊日。我寫下了一些個人的「精煉景點tips」,其中提到大阪的四天王寺 (實際上通常直接叫「天王寺」)。天王寺是有點"奇怪"而我覺得值得寫幾句的。

我每一次去大阪時都會特意去天王寺走一趟的 (其實不只是為了天王寺本身,也也包括我很喜歡在那附近某些街區上走走)。這些年我至少去了關西四次,即是說天王寺也去了四遍了。 但是我居然還是會迷路的

(對,看看地圖, 按道理說 只要跟隨那條大馬路,就算合上眼走應該都能走到。這裡反覆強調一下,我可不算路痴,而且再壞我也敢說自己至少尚算是常常去陌生地方/國家旅行的人。)

最初第一次去時迷路找不到並不稀奇。但即使第三次第四次去,我居然還是每一次都需要花點時間才會繞繞繞繞繞到它的門口 —— 即使已經有google地圖的情況下。其實四次都是,從駅走出來,開頭的一段路都是相同的,我早已很熟悉。但然後每次都是過了某一段路之後,我就會進入斷片時刻 (指的是:已經完全忘記"上一次"過了這個路口之後,我是怎樣走的)。當然最後也會找到,但總是繞繞繞繞。

不不,我不是說鬼故事或者鬼打牆甚麼的,我去天王寺也永遠是大白天。我純粹視作一件「有趣的事情」來說。




嘗試用street view來"模擬"自己的走法,不行。看圖很清楚,明明就是一整條大直路而且是大馬路。但往往到了中間我就發現怎麼好像從來沒有走過那段路的感覺(即使現在是在street view)。

還有一件非常「有趣」的發現。看看圖中紫色圈著的地方。按照任何常理,我再怎樣路痴,也沒理由會繞了去那裡,但事實就是我經常繞了去那附近 —— 因為我反而很記得每次"迷路"時都曾經到過這個三角路口,而且記得那個「一心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