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0日

反共的標準

反共的標準

在推特上討論在中国的「反共/反支」人數問題。而我忽然注意到一個就連我自己都常常無視了的問題。
【用甚麼準則來判定某個人已經到達 [反共] 程度?】

因為其實即使是最基礎的「反共」,都是一個「過程」,而不是像RPG這樣一下子由黃名變成紅名的。各位(無論是大陸人還是香港人)回想下自己當初反共的心路歷程應該明白。

就是像我這樣的人,當初都不是一下子就馬上「決志」反共的。就像大家常在大陸論壇裡看見的,許多許多還是只不過對單獨的某一件具體事情不滿、憤怒,但覺得「黨的上面還是好的」壞的只是基層某些貪官云云 (香港人回憶一下劉夢熊?)。在一個很長的期間裡面,大概仍然會覺得「黨可能還會慢慢改善」之類。

而我的這個問題就是,要某一個人到達了哪一個階段/哪一條界線,我們才應認為此人「已經達標」,能夠被稱之為「反共人士」?
(例如剛才我提的,前面某些對白,其實就是出自劉夢熊之口。而大家無論是那時候還是現在,都不可能認為他是個「反共人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