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1日

和服・浴衣・羽織

和服・浴衣・羽織

(本文所有圖片均是google來的)

這是一個我注意到好多年的問題,從我「尚算可以勉強一下」的年代,到現在已經「再也沒有我的事」了,都從沒有公開寫過。
就是即使在日本這樣的國家/社會,傳統男服始終還是只能非常呆板的問題。

我是男人,但我也年輕過。我也曾經想過穿得美美的在日本跑跑影點相——
對,也就是好像女生租浴衣在京都到處走的那種,只是我是男的。而且我也不是尊尼系那種美男子,差距還是天空跟地面之別。
然後我很快就發覺,不行。不不,不是恥力問題,完全不是;而是發現「真正能找得到(租得到)」的,都難以入眼。全部(在我看來)都非常呆板又老土,總之就是不漂亮、不好看。我是絕不會花錢去租來穿的那種程度。
一定有「達人」跳出來說,日本人自己也是這樣穿的!對,我當然明白,但我就是說那些毫不好看呀。
不是真的沒有,而是……例如說,假如我要把整件事情改變一下,我改成「去玩cosplay」,這樣的話,我想要多漂亮都有。
但是那是cosplay;現實的層面來說,就是這樣表示,只不過是我自己花錢去訂做一套衣服,這當然我想怎樣都可以啦。但那跟我本帖想說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我拿點實際的東西來說明這個問題。
去日本租浴衣已經尋常到大媽都會玩了,其實有另一種我覺得「型」得多的,就是「花魁寫真」。我特意cap了一些典型的花魁寫真範例來說明。


我想說的是:「花魁寫真」夠艷麗了吧?你可以不喜歡這種強烈的風格,但一個顯見事實是, 這種花魁的玩法已經把「日式艷麗和燦爛」幾乎推到極致了 ,同意否?
但是請認真看看下面第二張圖,即使是在敢於這樣玩的情況下, 那些男裝,居然、竟然、驟然還是只有這個他媽的模樣!!
他們(對男服)就是不敢玩!!!


我再說一遍,假如要我花錢卻只能租一套這樣子的鬼和服(男裝),我還真不願意。
而我心目中覺得「假如我要花錢租,至少要達到」的那種程度,不是沒有,要不直接就是cosplay,要不只有「舞台服裝」才行。

漂亮好看的傳統日本男服,請勿見笑,我腦中最大最常想到的關鍵字,是【花之慶次】
我特意也貼了一些花之慶次的圖片。當然,那只是漫畫。但請睜大眼不要自我欺騙,你回頭去看看前面那些「花魁」?

你自己用右手撫著心臟說句良心話:這種極致艷麗的花魁裝,不也就是漫畫所能表達的極致同一層次?就是漫畫裡面的和服女人,都很難能夠畫得更加燦爛。而如果 這種「花魁」能存在 ,為何我所想的這種「傾奇者服裝」不行?
甚至站到現實層面來看吧,要玩「花之慶次mode」,其實重點也只要一件羽織而已。甚至比花魁還要簡單一些。
真心不明白為甚麼就是不肯弄這種來租,反正也就只是租嘛。陪女友老婆來這樣玩的,只要有選擇,誰還只想穿前面那些灰暗呆板又土的素撲男服?

[柒人柒事] 日本的士

[柒人柒事] 日本的士

我講既「柒人」就係我自己。
剛睇到d旅遊網站果d咩「去日本必需注意這十件事」果d,提及日本的士。我今日決定講一單我自己從來冇面講出口既柒事…

事發係關西,已經唔記得係大阪定京都,是旦啦。
我好平常咁過馬路,馬路既彼岸有架的士停係度等客。我過完馬路行過,見到佢打開左後面車門,而司機坐係司機位睇緊手機。
我當時仲係一副「好撚熱誠好撚熱心」既心態,諗緊係咪上一個客落車冇關門而佢一直都唔知?我係車門邊望兩望(司機開始注意到我),然後嘗試用身體語言指左指度門,擺出一副類似黑人問號.jpg既表情。但係個司機肯定以為我想坐的士,猛用手勢叫我上車。我仲係度諗,唉身體語言都係說明唔到,於是「好好心、非常善意地」幫佢關上車門然後仲要向司機揮揮手bye bye走人。

我大概到第二日經過一整排等客的士全部打開車門時,先明白打開車門黎等客屬於"慣例"之一 (但非必然)……………




[支蛆症候群]圖言

[支蛆症候群]圖言

有幾件事是支那豬最愛做的:
- 叫人多讀歷史
- 教人說邏輯
- 教人甚麼叫言論自由
- 教人甚麼叫民主


2018年5月2日

去芭堤雅叫雞

去芭堤雅叫雞

因為我喜歡去Pattaya (細心的人會注意到,我是說"Pattaya",甚至不是說"Thailand"),我沒有少被人取笑。當然我原則上是不需要去「解釋」的,但是某些太過於常見又典型的謬誤,我卻很想認認真真寫一遍來收錄做FAQ。
不像日本,一個可能大家都沒想到的是,無論是現實還是網絡上,我自己身邊都沒有任何一個跟我一樣會喜歡Pattaya的人,截至目前,一個都沒有。身邊喜歡去泰國的人很多,但沒有人喜歡去PTY。說這個是為了說明,我不是因為受了朋友影響、或者為了取得某種認同而說自己喜歡的,相反地為此我受過不少取笑和嘲笑。

有一種最典型的論調,應該是女性才會有 (甚至是必定會有) 的想法,就是她們基本上是必然的、條件反射式的,認為是因為想去嫖妓所以去那裡,即使她們未必會講出口。對此我只能搖搖頭,倒是幾乎任何「成年男人」都不會這麼傻。(特意括著成年男人,是因為那些純情少男/青少年也是會這樣傻的)
就說香港。「咸濕佬」要嫖妓還不容易?犯得著單單為了嫖妓叫雞而去花錢、請假、坐飛機??
再說,這裡是香港呀,就是想「叫雞」,去旁邊的中國大陸還難嗎?或者去澳門不行?叫到你破產、雙腳站不起也肯定夠。
還需要「因為我想叫雞」,所以提早幾個星期(甚至一兩個月)向公司請假、訂機票、訂酒店、坐大半小時去機場check in兩小時上機飛行3個小時排隊入關拿行李逼地鐵入城去酒店放行李再出門換錢,為了「去叫雞」???
你說你傻不傻?
而這樣我居然還不滿意,還非得特意【再多坐3小時的巴士】去PTY叫雞???
最反智的還是以下這點 (正因為我不是純情小生,才會說出口):那怕就是真要去叫雞,留在Bangkok還比較好 —— Bangkok的至少要比Pattaya的更漂亮些。


因此,我可是說認真的,雖然 PTY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紅燈區 ,但假如誰認為有人是「為了去叫雞」而去PTY,就是傻,非常極度的傻。你們(女性)身邊幾乎任何一個男人都心中明白,只是他們沒打算、也沒必要在你們自作聰明地自以為「哼哼哼  你以為我不知道芭堤雅是甚麼地方嗎」的時候冒著跟你吵架的風險,煞有介事地解釋給你聽。
只有我這種人才會去花上近800字去嘗試解釋給你們聽。

再不明白,其實可能一句就足夠: 【要叫雞,並不需要坐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