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Inherit the Stars 星之繼承者

Inherit the Stars (James Hogan)
星之繼承者 (+ 星野之宣)

科幻迷推介,硬科幻鉅作。
我最初是看星野之宣的漫畫版而知道原來它是有原著的。然後就發現,這個作品的小說也非看不可。



其實這部作品的味道,反倒還沒有如《火星任務》或者《月球城市》那麼的"星野之宣"…但是大概也只有他有能力和"地位"去改編這本書為漫畫了。
對,改編…漫畫版跟小說 有巨大的差異 ,漫畫除了大大地把情節的次序大幅掉換之外,也改動了/補加了許多細節和東西,其中有極個別的細節,我還完全無法理解星野為甚麼大膽到作出那麼巨大的改變 (盡量不劇透但是想給大家知道這個改動有多大:就是「一百萬」和「二千五百萬」這兩者的巨大差異)。暫時我對此有所懷疑的,是由於原著是寫於1977年的,很有可能某些科學上的發現和想法在這幾十年裡面出現了很大的分別,而星野之宣在如今的漫畫裡面對此作出相關修正。
漫畫版還有個大大不同,就是「去」得極快極快;小說共有三本 (整體被稱作Giants series巨人系列),目前看完了第一集 Inherit the Stars,但是所說的東西在目前所看到的漫畫裡面就只佔很少的部份;假如單就已經看了的漫畫情節來說,大概佔個四、五本小說的長度都不稀奇。因此這可能表示漫畫是有許多許多內容都是星野之宣自己「追加」進去的。
(這種情況很常見;《劍豪生死鬥》漫畫估計有近80%都是漫畫作者的創作…)



這本書有台灣中文版,但我在香港誠品跟旺角那幾家樓上書店都找不到,因此是直接買Google Books的;而且因為在這之前早就看了漫畫,因此小說看得非常快,短短幾天已經讀完第一集,目前剛開始看第二集,太利害了,不推介不行,當然只限科幻迷。
比較要先提一提的,就是跟漫畫版很大不同是,小說版的關鍵魅力很大程度來自其中「推理的過程」本身;就是當書中的科學家們在面對每一個謎一般的發現時,如何從科學跟理性的假說之中「逐漸把答案推理出來」的過程。而漫畫版則改編得「非常漫畫」就是了 XD。
由於本作既有小說也有漫畫,而我兩者都推。

2018年12月5日

臥鋪機位

臥鋪機位

我最近一次由於選擇了坐QATAR而在Doha轉機去Barcelona,結果是一趟真正令我產生陰影的9H+7H飛行。(回程由西往東比較短一些,也要6+7)
(但我無法解釋的是,去年我也曾飛行了一趟理應更可怕的9+9:HKG > Dubai > Casablanca,當然那次也非常痛苦,卻並沒令我像今次一樣即使回來這麼久,心中還是有陰影 —— 我不是作狀,我是真是直到今日仍然想起就怕!其實我個人覺得QATAR的飛機和多哈機場都要比阿聯酋+杜拜要好,但就是有這樣的反應。)

這個陰影有多大呢,就是回來也已經兩個星期了,我的腦子仍然不斷在想著相關的東西,例如幻想「購買三個經濟倉的連位會比買一張商務倉要好」這類。今次想像的是肯定曾經有許多人提出過、卻從沒有任何航空公司真去嘗試的「臥鋪機位」。

我極其極其討厭反感一類人那種「拒絕自己思考」的習性,這類人最喜歡的口頭禪都是諸如甚麼 『你諗到人地一樣諗到啦』『得既一早就有人做啦』 這類放屁。人家想過、計算過認為不可行是一回事,你自己有沒有經過這個思辯過程,又完全是另一回事。
因為沒見到航空公司這樣做,因此你就覺得連「設想一下都多鳩餘」,這樣你跟茶餐廳廢坑有甚麼分別?!

而我進行相關「思想實驗」的暫時結論是:令到航司難以進行嘗試的關鍵難題,不是技術問題也不是成本問題,關鍵點是在於這個需求的「浮動性」太大了。
這個浮動性是一個任何最笨的笨柒花5秒都能想得到的:短途飛機當然沒甚麼臥鋪的需求,長途機才比較多。但機倉進行臥鋪的改建(那怕只是試驗性)要花不少成本,但卻無法套用任何一種固定的比率(數量)來改建臥倉。對,我的想法當然不會傻到覺得要把整架飛機全部改成臥鋪,而頂多是把飛機上的一部份、某一比率的傳統座位改建成臥鋪。


由於只是思想實驗,出於令大家容易產生概念,我只是想像,在算是常見的3-4-3格局的飛機上,更換部份兩旁的3連位,而且先假設 直接沿用其原有面積 ,不去進行複雜的重新計算佔地。由於傳統座位基本只能坐著(即使把椅拉下來其實真正改變的空間並不大)、但即使是所謂「臥鋪」事實上卻必需同時容許「臥」和「坐」兩種狀況。因此每一"kai"原來的三連位空間(以下把這個空間簡稱作一個「房間」)改成臥鋪的話就不可能再塞三個人,每個房間頂多放兩個人。
(笨柒一定會說:怎麼不能塞三個人?他們的腦子是單純想著三個橫臥著的身體填入三層棺材裡面,這樣當然能塞,但這不是機位。作為機位必需想辦法容許在「房間」內的所有乘客都能在同一時間內「坐」著而不是全程只能臥著,例如飛機餐的時段。(按1:理論上也可以強逼「分批吃飯」但估計現實難以推行。按2:不能直接用火車臥鋪的情況來類比 —— 事實上火車上的情況也並不舒適。))


我所想像的一種最典型的具體安排如上面這張核突圖。畫出來只用作說明問題,不要對各部位的比例找碴。
- 一個原本坐3個人的「房間」換成臥鋪倉就只能坐2個乘客。
- 原本在乘客頭頂上的行李空間要變成放在下格床地上,因為「下格床」的乘客也是要坐的而不是直接睡在地板上。
- 而本來就很難實施的「每人都需要一張小桌面」則只能用那種摺疊桌面。
- 上格床乘客需要拿梯子來同時當成腳踏。
- 這種「碌架床」倉位設計有一個比傳統坐位要好的優點,就是無論你是上層還是下層,"原則上"都不需要打擾另一個人來進出房間(去廁所)(想像下傳統三連位,你不是要打擾人才能出去、就是人家要出去所以逼著要打擾你)。
- 必定有柒頭懶醒說,其實這個「房間」的面積 (傳統"一kai"三連位的面積) 根本不夠訓。廢話,自己想像下偶然坐到較空的飛機,你有機會霸佔三個位時的體驗?雖然也多半要稍為屈曲雙腿才能睡,而且闊度也很窄難以翻身; 但是比起要你乖乖坐著,就是天跟地的分別 。我強調一下,其實就是高價得多的商務,也"未必"就能給你完美地睡的。

因此假設我在這個思想實驗裡面,忽略掉「改建」的one stop成本的話,核算就容易得多了:每一個原本3位乘客的空間(房間),變成只能容納2位。即是說假如用最最最直觀的方式去看問題,則 臥鋪票的「理論成本」就是傳統坐位的1.5倍。 也同樣因為不想馬上把問題複雜化,所以我一直只想像兩邊的「三連位」而不去扯中間的「四連位」。
(再次重申:出於簡化問題,我完全忽略改建的one stop成本)
在這個思想實驗裡面,我亦也仍未有空去考慮 「空姐們服侍臥鋪,其服務成本是否會比傳統坐位高」 —— 這個變數我仍沒有放進去,即是暫時先「假設」不變。

說到這裡,相信就很容易思考下面的東西了。

我的想像是每一架機都只有一部份位子變成臥鋪。也假設航司很有「良心」,臥鋪票價真的就是普通坐位的1.5倍。
即是在同一班機,你訂位時可以繼續選擇本來的傳統坐位、也可以選擇用1.5倍價錢訂臥鋪。當然你也可以花大約5倍價錢訂商務倉。
而 我個人 相信,中間的突破點還是在我經常反覆提及的那個「4/5小時圈」,簡單說就是「飛行時間是否超過4/5小時」將是大部份人的關鍵點。簡單來說,假如你只是香港飛台北(約1.5H),肯定你絕不介意坐傳統坐位,假如你飛東京或曼谷(4H),你大概也仍願意坐4小時而不太樂意花1.5倍錢去訂臥鋪。
但假如你要香港飛孟買6.5H (不要拉到「我才不會去印度」這種話題上XDDD 我很難找到飛6-7小時的目的地嘛…),我相信你很可能會開始考慮了。

我嘗試用一個具體的案例。「去印度」肯定不是一個很好的假設性題目,「去歐洲」大概大家會較樂意去思考和想像。上次我曾用SWISS做案例,今次改用FINNAIR。無論你目的地是哪裡,由於從HELSINKI轉機的第二程都肯定是個微不足道的短途,因此只關注首程 HKG > HEL (10.5H) 就好了 (按:他媽的花10.5H就能到HELSINKI了,為甚麼要去坐中東航司花9H只跑到杜拜/多哈然後再轉第二程長途?)

Finnair某典型歐洲航班價錢(港幣),當然都是飛HEL轉機:
Econ: $5862
Business: $29682
Bed: $8793 (5862 x 1.5)

目前此刻沒有臥鋪選擇,因此我深信在這裡看這個帖子的網友們裡面,大概96%都不會樂意花 $29682 去坐商務,而肯定會選 $5862 的經濟倉(坐位)。

但 假如 現在還有一個 $8793 的「臥鋪」選擇呢??

我深信你們之中會有許多人,是會真真正正開始腦交戰,考慮是否訂這個貴一半的臥鋪票了。
不要跟我放屁,當然有大量人連想都不會想,看到銀碼就按下5862下訂單,這裡不是香討也不是背包客棧,這種放屁一樣的廢話不要對我說。 不是每個人 都必定眼睛只看到最便宜那個銀碼的。
有絕大部份的大陸人都會不假思索去參加「100元港澳5天團」,可是同樣還是有不少大陸人不會這樣做的。你自己是那種看見100元團就覺得「不需要再想了」的人,但不要以為 必定 其他所有人都一樣。
放回這個問題,我相信所有「曾經坐過長途機」的人裡面,當然肯定有坐個12小時都完全不覺得有甚麼難受的人,但是我更肯定覺得辛苦相對要多一些。

很簡單再重覆一遍設問。你準備去歐洲旅行(不是公幹),會在芬蘭轉機,要花10.5小時。
你可以訂$5862的坐位。
也可以訂$8793的臥鋪。
你嫌這種臥鋪其實睡得也不美滿,well,你可以去訂$29682的商務的,沒人阻止你。
而我深信,會有不少人是會認真考慮是否去訂「臥鋪」的。
當然我把航空公司想像得太良心,因為不要說double,就是假設是1.8倍,已經變成$10551了,「直觀感受」跟$8793完全是另一回事(其實就是1.5跟1.8之別),相信會考慮的人馬上減少許多 —— 但是其實想想,現實來說,目前你可是只能在5862和29682兩者裡面「選擇」的。
而我把假設定在1.5倍,原因就是單純的因為臥鋪空間等如坐位的1.5倍,其實從理論上去看是很合理的。

2018年12月3日

Flamenco

Flamenco

我考慮了很久寫不寫出來,因為我能想像到這種題目會令人感到非常作狀非常裝B,但是還是決定寫出來了,因為我是真心想推介。


我對 *Flamenco* 的認知,能夠追溯到的大概是來自當年的MI2。MI2在片首有一段在Sevilla以Flamenco作背景的段落,這個片段給我的衝擊非常的大,從此我自己心裡面就對這種舞蹈/演出非常的有興趣。可是在MI2的OST裡面的相關音樂卻根本完全不是Flamenco;我被其誤導了許多年,這是後話。
總之就是在我最初想去西班牙之前,Flamenco已經是我自己定為其中一項 Must go 級別的元素,反而更多"一般人"腦海中的「西班牙印象」如鬥牛、奔牛節云云等的元素,信不信由你,我甚至在事前做功課時幾近忘記了的程度 (我可是真的到了Barcelona街頭時,看google map見到附近是鬥牛場,才一下子想起「呀係喎西班牙係有鬥牛架喎」)。
(PS:純提示,加泰隆尼亞早已終止了鬥牛活動很多年了;但是我還是有入去鬥牛場,那是另一個小故事,今次不說。)

事實上,無論是Barcelona還是Madrid,都 *不是* Flamenco文化的流行地,勉強打個比喻就是一個外國遊客如果是 *首次* 去中國的話,大概會去的城市不是上海就是北京,但他所帶著的典型「中國印象」所希望看到的卻是四川變臉或者少林武僧 —— 大概近似這樣。當然由於 "Flamenco之於Spain" 實在太stereotype了(後面會談),所以即使心照不宣的「遊客化」,但是無論你是在BCN還是MAD,總還是能夠找到相關的表演的。雖然很貴。
對,我明知道是「給遊客看的」,可是容我說心底話,即使那怕是這樣、即使價格並不便宜,但是我的評價是: *太精彩了。我甚至願意再花一次錢來再看一遍。*
不是反話,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在這裡推介網友去看「舞蹈」演出,可以想像會是一種令人覺得「非常裝B」的行為。因此雖然我相信這裡大部份人都很清楚下面會說的東西,但是我仍要寫出來:我不是文青甚至不是「文中」,而只是個平時最愛打機看特工動作片的麻甩;我不看村上春樹,討厭泡狗。我去得最多的渡假地方甚至不是日本,而是泰國 —— 還要是Pattaya。
而這樣麻甩的我,卻會來寫這麼多來介紹Flamenco。

那怕我相信去西班牙的遊客裡面,可能超過一半連Flamenco這個字都沒印象,但是實際上「Flamenco舞者」的型像其實早已經如鋼鐵一樣堅固地成為了 *「西班牙女人Spanish Women」的固化印象*,其可怕地Stereotype到接近「撐著和傘穿著和服滿臉白粉的日本女人」這種型像。


而有關這種穿著大紅舞衣、頭花、正在轉動的這種如icon一樣的 "Spanish women" 型像,在流行文化裡面其實大家絕不陌生。而我是恰好在某次偶然發現到一個icon到令我笑出聲來的案例:90年代麥當娜的永恆名曲 *La Isla Bonita 裡面就完完全全結結實實完美無瑕地表現了這個型像* (有GIF),只是可惜她在裡面跳的那幾下卻也不是Flamenco。(噢對,歌名也是西班牙文)
想懷念(?)一下這首名曲的可以按這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IIW7nxBgc

無論在BCN還是MAD都各有幾家比較"熱門"看Flamenco表演的場地,我自己選擇了在BCN的 Palau Dalmases Flamenco 這一家,算是幾家裡面比較「著名」的一家,但我的推介 *並不是* 叫你一定要去這一家,因為我相信即使是其他的店子,估計水平應該也不會太差。它不便宜,基本門票(只包一個飲品)已經要EUR 27了。我記得有比較便宜的店家的,這個請自行決定。
(我向來極其討厭所謂「名店文化」,我會推介某種食品、某種表演之類,卻盡其一切一切可能,不會叫人去「指定的某一間店」 —— 那怕就是泰國gogo bar,我暗示明示「哪幾間不要去」,卻從沒有開名直接推介過大家「去哪一家」,從來都沒有!)

一個必需預先說明的,就要不要幻想了,今時今日,在BCN或者MAD基本上你是不可能會見到真有「年輕貌美」的女郎表演Flamenco,無論你去哪間店,基本都是大媽天下 (其實這點我自己想不透為甚麼,首先無論怎樣看,Flamenco在西班牙都遠沒有"式微"到「粵劇之於香港人」的那種程度,我不太相信這套文化已經沒有年輕女人學習。退十萬步說,即使是膚淺到找些水平不算很好、但年輕貌美的女孩子來表演給不懂行的遊客看的「準厄錢」表演應該都很有市場嘛)。但是請相信我,即使不是那些「你腦海中的那些西班牙美女」而是粗線條大媽,其表演都出乎我這個早已經「心裡有底」的首次遊客的意料。我不單願意有機會的話再次花錢去再看,而且往後還肯定會留意香港何時會有Flamenco的「真正的」那種表演 (幾年前我曾經見過廣告的,但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