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3日

「同路人」,唔該醒少少丫

「同路人」,唔該醒少少丫



我知道,我知呢個係黃之鋒,我清楚知道好多自己人好多手足點睇佢,但係我依然轉貼。

其實真係唔想講,好多「同路人」,真心講句,其實真係有好多野,要靜靜地向班「建制派」學習下。
你冇睇錯我寫乜,我直頭寫多次: 同路人有好多野,真係要向班建制派學習下。
唔知你認為例如梁美芬,例如十一哥,甚至白頭婆,或者曾鈺成,你認為佢地,心裡面睇唔睇得起好似鄭耀棠,鍾樹根呢d「盟友」?你認為佢地係咪會覺得,自己同鄭耀棠之流「同一水平」?
你認為好似梁美芬或者葉劉,自己心裡面個盤數,係咪真係會同李慧黥一模一樣?係既話佢地早就痴埋做一個黨啦!

但係你有冇見過班建制派互相攻擊?
有,好少,極少。而且大部份都就係極極極低層連魚毛蝦仔都稱唔上既果d愛港力呀愛港之聲之類邊緣組織,裡面果d廢坑嘍囉自己嘈。連恥笑都廢撚事恥笑。

因為班建制派,係由始至終,一路如一,真真正正做到咩叫槍口對外,團結一致。
(我知,唔使提醒我「等埋發叔」之類柒事。人地贏開二十年,偶然輸一次兩次,你地仲想囉黎打幾耐飛機?)

喂,黃之鋒打過交叉組過人鏈開過大台今次仲講埋「香港是中國一部份」,佢唔代表我。
喂,何韻詩扮覺醒一排又變返和理非割席左膠,佢唔代表我。
喂,黃瓦全(係,仲笑緊人地句野呀)自己坐的士走喎,佢唔代表我。
DLLM,唔係唔記得梁天琦後來痴埋邊個邊個、反呀邊個邊個架,我一定唔會嗌佢果句咩時代革命架。

得喇得喇知喇知喇,個撚個都唔代表你丫嘛。
咁依家人地黃之鋒有機會去柏林講野,係咪因為咁,所以要佢唔好撚去唔好撚講?
咁依家人地何韻詩有機會去聯合國講野,係咪要佢唔好撚去唔好撚講?
咁依家黃台仰有機會唔記得去邊度講野,係咪要佢唔好撚去唔好撚講?
佢地個撚個都有污點,唔撚代表你丫嘛,咁你到底係咪想佢地有人邀請,都唔好撚去、唔好撚講野??
咁究竟有邊個,係你覺得有資格出去講野?老老實實,開個名黎聽下?

泛民個個都有原罪架啦,咁毛孟靜係咪唔撚應該出黎開記者會講831份野呀,佢泛民黎架。
嗱老老實實,開個名黎喇,有邊個出去講野,「同路人」會ok會支持?
國師?喂現實d先啦,你估如果聽日美國叫國師上聽證會講野,你估高登連登FB會有幾多「同路人」跳出黎講晒粗口鬧「青山佬唔代表我」???
仲有邊個?講黎聽聽?

最講得野、演講無敵果個黃毓民又已經唔係自己友咯。余若媺?喂,佢泛民唔代表我喎!
我都廢柒事數落去。唔服氣你地講丫,講個名黎聽聽?
有冇呀?有冇唧?

個個都唔代表「我地」,得我地自己可以代表自己嘛。咁我唯有狠心d講d難聽既說話(事實):

咁依家聯合國有冇邀請你去講野?

德國美國有冇邀請你去講野?

再退一百步…

就算聯合國真係請你去講野………
敢問 你有冇信心可以講得好過黃之鋒,黃台仰,even何韻詩?
(唔想講但事實:即使係國師,要佢講野都唔掂,堅唔掂。連毛姨姨,要"講野"其實都唔係好掂)


同路人,真係唔該認真學下班建制狗,認真諗諗咩叫「槍口對外」,ok???

2019年7月7日

《中国大媽舞》的香港本地化

《中国大媽舞》的香港本地化
(觀點有可能令網友唔舒適)

我近日 (由知道有人準備光復屯門開始) 就覺得點解好似個情況同議題完全變左?因為我自己就係人在香港,因此對於逐漸逐漸既變化就會不期然變得視而不見。

《大媽舞問題》似乎個技能樹開左分支咁。就係分左做「擾民」同「風化」兩個焦點。
本來《大媽舞》係由大陸傳入黎就唔使解釋。雖然呢樣野係大陸,同樣演化並引致其他問題;但黎到香港又演化成同大陸唔同既問題。係"源頭"中國大陸,大媽舞問題一直係圍繞住「擾民」呢個重心(即使演化後);而當然「擾民」呢個subject裡面關鍵點一直係「噪音」。
但係係香港,經過「本地化」之後,不知不覺大家都將成個焦點聚左去「風化」問題度。如果你問我, 我係會覺得有d聚錯焦。
我由始至終即使到目前此刻,仍然認為關鍵點係「噪音」,沒有其他。


我深信我自己既睇法,同大部份網友都會好唔同;我肯定你地會覺得奇怪點解我會咁"溫和":

其實,我直到目前此刻,都認為 只有噪音一個問題 。即係假設、假設啦,假設呢d大媽舞真正願意解決製造噪音既問題,或者真正肯控制到唔擾民既程度,其實我係覺得冇所謂。乜野「一班阿婆扮後生核核突突令人作嘔…」呢類睇法只係「睇法」而已,並唔成為「問題」。大家見到即管恥笑佢地串鳩佢地,正如就算唔跳舞,你行街見到有個阿婆或者肥婆著"性感服裝"果種情況一樣,恥笑就一定架喇,但係真係唔需要「管」亦都唔到我地管。
(甚至講句真心裡面既真心話:只要噪音可控(只要唔擾民), 我甚至「支持」d大媽/阿婆/阿伯們出黎跳老舞。 咩「有礙觀瞻」等根本唔係問題黎)

而對於「風化」方面,我都係持差唔多立場:想像下丫,想像下,班"性感"大媽冇嘈住人,自己係度跳舞又好或者直頭跳都唔跳、坐係公園度被動等阿伯撩佢地,比利是摸手摸腳乜乜柒柒甚至出夠錢就雙雙出去開房,其實我並唔覺得係問題。真心講句,d咩「有礙觀瞻/有傷風化」之類論點就唔該慳d啦,呢d根本就唔係問題黎,咪撚厄自己啦,大家真係咁撚高道德標準咩,我意思同上:唔嘈住你或者阻住你,你唔比阿伯叫雞?見到阿伯對住d老媽搭晒糖,頂多咪恥笑囉,你又理撚得佢係咪囉埋自己最後果份綜援黎打賞丫。我真心唔覺得、甚至係唔同意,連阿伯咸濕都要"管"。核突還核突,廢坑阿伯都係有權搵女人。
唔通原來大家係追求緊一個會「管人道德問題、唔准人叫雞」既社會??
你夜晚係屋邨樓下、公園、後巷、樓梯口… 見到中學生係度打茄輪連體嬰搜緊身,你係咪會走去報警趕人先? 分別就係一對令人作嘔同礙眼,一對"你認為"好正常以及出於同理心唔會打攪佢地。 純粹只係核唔核突既問題 而唔應該去"管"。一定有人講收唔收錢、係咪賣淫,我屌你啦,喂唔該自己諗諗係咪真心係度講道德呀?唔好厄自己丫唔該。以前旺角五街、廟街深水埗…你又係咪會「鬧人賣淫」?你十年前上深圳東莞係沙咀水圍中元街見到通地雞你係咪會"憤怒"然後走去報公安?唔會丫嘛,唔好為左合理化而 厄自己,大家其實從頭到尾並唔係因為人地「有傷風化」而唔中意,只係覺得人地「核突」啫。只要唔好撚嘈住人,唔好講話係公園入面,就算佢地係條街度R阿伯 —— 咪就係「企街」之嘛,大家有冇曾經因為條街有企街而怒髮充冠丫?


寫咁大篇,其實我個人結論係兩點:

  • 從頭到尾真正應該解決既問題只有一個:噪音擾民。再無其他議題。
  • 大家唔好厄自己走去扯咩"道德/風化",從頭到尾都唔係道德問題。

2019年7月2日

為何我大幅減少講抗爭

為何我大幅減少講抗爭

我近一兩年除左轉貼之外,(同以前比) 已經好少自己開帖講"呢類野";因為我漸漸發現,其實係其他普通網民眼中,我同大家好討厭果d「鍵盤軍師」其實冇咩本質分別。另一方面,隨住時間(時代)演變,我自己都覺得 已經"跟"唔到而家出黎既後生仔。(肉體早就跟唔到了)

好多人已經明白,但好多人仲未意識到,即使只不過係區區5年,而家出黎呢班,就已經同雨革時期既係唔同既人。作為一名中坑 (甚至即使雨革時,都經常比現場人士甚至差佬以為我係藍屍),雨革時我尚能夠叫做"跟"到、同步到;但我發現而家已經唔得了。我已經跟唔上佢地了。

因此我更加冇資格指指點點。因為我發現其實對而家既後生仔黎講,我亦只不過係果種「指指點點既中年人」(頂多比果d "智將軍師" 好少少);我意識到,而家呢班後生仔睇我,同我自己睇review33果d"民主中坑"寫野,一路睇一路咁樣表情…差唔多。

因此我早已經好少主動開帖講。往後都大概會持續減少。除左一d我確實相信對佢地有幫助既訊息、想法、思路。
寫呢篇野,只係想說明,我減少開口減少寫呢d,唔係因為我轉呔或者「變溫和」;而係相反,因為後生仔已經進步到唔需要我呢d人係度"指指點點"了。

2019年6月1日

遊客視界

遊客視界

今天談的,會是許多人一聽就會覺得「鳩up」「天荒夜談」的事情。這種反應我也慣的了,我也已經非常習慣當我說某一些大概很少有人會去注意、或者會去想過有去研究過的東西時,人家一副林鄭月娥般的眼神、一副嘲笑的神情。

許多人其實沒有想過,為甚麼「本地人」和「外人」總是不一樣 —— 我並不是單說香港,我說的是基本上任何一個地方,無論該地的混居情況變得如何、民族混合得如何,「本地人」總是很輕易就能幾乎是憑直覺一般 (往往自己也說不上原因來) 就是能夠準確辨別誰是「外地人」。
(想想中國大陸的情況,大陸網友們必定明白我這句的意思 —— 你是住在xx省某個xx二級市,街上全是「大陸人」(近乎不可能單從衣著打扮這些來判斷),但是你就是能夠知道誰是「外地來的」。)

事實上香港已經非常多「大陸新移民」以及不是移民、但已經住在香港很久的大陸人,而想想,事實上大家都能夠完全不自覺地能夠知道、即使你前面那個明顯是大陸人,但是他究竟是「遊客」?還是那種已經對香港很熟悉的那一類大陸人。就算是鬼佬,你都是自自然然就能辨別誰是「香港的鬼佬」誰是遊客。
這種「直覺」其實是完全可以解釋的。 最主要的成份是「神態」 ,但是神態這個字眼是含糊、不科學的,而我今天說的是這個「神態」裡面的其中一項最容易最顯眼 (但你在不自覺的觀察街上行人時,你是不會意識到的) 的一個元素: 視界;或者對觀察者而言,視線。


圖中是我找出來一張比較適合說明的照片 (用日本/上野完全沒有特別原因,只是第一張找到適合的照片),裡面可以看到有兩個大方框,紅色和綠色。其中綠色框稍為「縮」窄了是沒有含意的,純粹是這樣比較容易分辨兩個方框。
紅色:「遊客/外地人」的視界
綠色:「本地人」的視界

注意:「本地人」這個詞會有歧義。我在這裡用的「本地人」一詞是相對「外人」來說的;即是例如前述的那些「已經住在香港很久/長駐在香港」或者「新移民」等等, *在本題裡面* 也是屬於「本地人」範圍。

不需要馬上抗議,我知道許多人一聽就會當作笑話覺得是天荒夜談,我慣的了。此時此刻你不相信,因為你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而絕大部份人從來從來沒有研究過而已。

注意,這個絕對不是令人能夠判斷誰是外人的 *唯一因素* ,只是其中之一。我拿出來說,正就是因為我知道絕大部份人都不知道/沒有去留意過這種事。

SCP基金會:該隱與亞伯

SCP基金會:該隱與亞伯

SCP基金會 我相信很多人至少知道是甚麼 (意思是我不會特別再花時間解釋了)。
其中在早期那堆裡面,有兩個我不太想明白 —— 我的具體意思是,創作者既然存心用大眾所知的這兩個人為藍本來創作SCP,那些特性裡面就應該有令大家看到都會明瞭的「典故或者附會、解讀、展開」,尤其是當創作者把某些特性寫得變成該個SCP的關鍵重點。
這兩個SCP是 SCP-073 和 SCP-076 。直接說,這兩個SCP就是傳說中的「該隱」和「亞伯」 ,當然既然是寫成SCP的,談的當然是充滿神秘元素的次文化。
http://scp-zh-tr.wikidot.com/scp-073
http://scp-zh-tr.wikidot.com/scp-076

首先,其中「該隱」勉強還是能夠理解,雖然我倒很奇怪,因為就我自己所接觸的次文化來說,Cain更常被設定成「第一個吸血鬼/血族」(當然所謂次文化中也有不同流派,我這裡所指的是,當有一個次文化作品裡面特意要拿Cain出來談的時候,多半是拿他來當成第一個吸血鬼來用)。但是這個SCP作者卻顯然沒打算這樣做。不過這樣不是甚麼大問題,至少SCP描述的東西,我還很勉強能夠理解為甚麼要說Cain是這樣子。

但是後面的「亞伯」我就完完全全不明白了。當然我也不算是飽讀詩書,但是還真完全想不起把亞伯設定成「戰鬥大師」是出於甚麼典故、或者那怕是附會?或者有任何其他作品曾經這樣設定過?事實上我幾乎沒有「拿亞伯來說事」的次文化作品的印象,有的往往都是在描述該隱的時候才拿亞伯來提一提,真是只提一提那種。另外亞伯的那個「大石棺」又是甚麼典故?還真是想問問有沒有人知。

鐵定有人咀角上揚,說這些SCP創作跑來較真甚麼撚野。我再重申一遍,如果是純創作當然罷了,但是當有人(該作者)是想到用這種固有人物來創作的時候,所提及的東西就幾乎可以說是 必定 是有出處(然後再作天馬行空的解讀或者超展開), 不會例外。 這一點不要跟我爭辯,因為我自己就是個喜歡玩這種創作/附會的人。因此我非常好奇,估計一定是有些固有出處但我居然從來沒聽過。

這裡我舉個例子,經常有次文化創作,說二戰德軍有飛碟喇、逃去月球喇、找「世界軸心」時找到甚麼甚麼喇(香巴拉或其他)、德軍有甚麼超現實兵器喇……… 這類「點子」全部都是由某些典故/有出處,然後才衍生出來的。

2019年5月19日

香港人購買日本Amazon FAQ

香港人購買日本Amazon FAQ

有人問我訂Amazon.co.jp的經驗,我順便再抄一遍當FAQ,雖然這類資訊通常很快就變了。

首先,在amazon.co.jp (以下簡稱"AJP") 購買 實體商品和實體書 "一般情況下" 是毫無問題的,留意一下我寫「實體書」。無論你用香港信用卡和香港地址均無問題。(但這個只是"一般情況",因為事實上還是有相當多商品類別是不送海外的,我不可能一一去確認。)

我初期遇到的困擾是,幾乎任何digital content,即例如 Kindle JP的電子書、以及Digital Music,非日本用戶是連購買都不可以
而這一點是最多網民反覆爭執的,因為事實證明不同的時期它有不同的做法。
它所限制的(2019年字)包括但不限於:下單時的IP、使用的信用卡。
網上許多舊文會提及帳號內的送貨地址,可能在以往這個真是有影響,但到我在2019年的親身測試,似乎它並不再在乎你帳號填的地址。

有許多網友會介紹一些「日本虛擬信用卡」服務,網上許多舊文也是這樣說。但是我曾經艱辛地嘗試,答案就是到了當時(2018年末吧),連這些「虛擬信用卡」服務的本身都不接受海外信用卡(HK)來支付。

而我最後(2019年1月)終於成功,以下是我採用的方法。不會是唯一的方法、也不排除何時又行不通了:

1. 首先,把所有你準備訂購的Kindle JP電子書或者MP3,全部放入自己的shopping list或者叫wish list,或者建一份新名單來放這些「決定了要買的東西」。



2. 用香港信用卡來購買 "Amazon Gift Card" 給自己 (我不知道它跟 "Amazon Points" 有甚麼分別)。這個gift card沒有固定銀碼,你可以隨意購買例如 "2376 yen" 這樣子的銀碼。另外使用這種gift card還有其他好處,下面再說明。


3. 使用任何最最普通、能夠指定國家的VPN。(你很可能看見就罵「他媽的這樣 用cheat 的話何需寫那麼多廢話」,這個我不抗辯) 不需要甚麼快速的VPN,最簡單就行。用VPN來連上日本網絡後,再打開自己的shopping list對每一項商品下單結帳。注意下單購買完成後,取消「下載」動作,因為此時你用著緩慢的VPN。


只要交易完成,你就可以關閉VPN然後用正常速度來下載你購買的東西,這裡已經不會再限制地區。

剛才提及使用Gift Card會有其他好處。因為Kindle電子書和Digital Music (MP3)並不能先放入"Cart"再一次過結帳。你要每一本獨立做1-Click結帳。


因此就算終有一日AJP不再限制海外購買,我還是會選擇先買gift card來購買它的digital content。

2019年5月11日

MOS是20年來超級英雄電影之最

MOS是20年來超級英雄電影之最

喊戰帖,不服來辯

綜合近二十年(姑且當二十年)以來的超級英雄電影,卡通不算數。動作、或者戰鬥場景,都沒有比得上 Zack Snyder 2013年的 Man of Steel 裡面那些堪稱「視覺奇觀」級別的鏡頭。
沒有,一套都沒有,說實話就連「接近」的都沒有。或許大家覺得我誇張,因為事實上我認為就是今年上映不久的銃夢的動作鏡頭,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就是Zack自己都暫時突破不到。

不服氣的儘管嘗試提出舉證。



注意哦,我貼這個gif,並不表示就只得這一場;事實上整套MoS幾乎所有動作scene (動作scene不一定是戰鬥/打鬥) 都是達到「視覺奇觀」級別的,例如回想一下超人剛學懂飛行時的鏡頭?


說回MoS最激烈的「大都會之戰」場景,不要說是近代漫畫電影裡面的「之最」,這段還有一個重要的意義,就是它大概、幾乎 (注意我說幾乎) 是唯一能夠拍到一種地步,你作為觀眾坐在座位上,情緒卻是真真切切地能夠感受自己就是片裡面那些「Metropolis市民」的一份子 ——— 我不敢說是唯一,但是幾乎肯定是頭一遭, 跟片裡面描述那些市民一樣地深深感受那份「無力感」。 那份「自己甚麼都不能做」「小人類,不關你們事」「笨人類,這裡沒有你們插咀的份」的那份感覺。真真切切。
我敢確定在MoS之前我基本沒有在其他漫畫英雄片、那怕拉闊到一般荷李活動作片裡面感受過、或者感受得如此深切。即使去看Aliens看到男人婆穿上工業機甲跟異型之后對打、即使看阿凡達看到男主角騎龍作戰、即使看T2看T800打T1000,都不會有MoS給予的那份「行開啦你,呢度冇你既事」的感受。
你把我穿越到異型之后劇情現場、我會覺得我也至少能夠撿把機槍在旁邊打牠一個彈夾、給男人婆buy到幾秒時間;你丟我到T2裡面我至少也能找些環境武器來稍稍幫助T800一兩個shot的「時間差」呀。那份無力感完全無法比較。
本來理論上最應該有資格同樣表現「神仙打架」拼一拼的是Thor,真的是神嘛。但是事實上3集雷神電影拍成甚麼樣子?這個「雷神」角色又被拍成甚麼樣子?(喂不要以為我真是不懂Marvel呀,(原著)Thor在復仇者世界,本來就是等同Superman在眾義堂世界裡面同等的那種完全壓倒性力量的。)

我記得我以前G+提過了,其實我以往/自少,從來從來都不是「底褲超人」的fans,我從來不迷Superman的,我喜歡的是日本超人。所以我對MoS是完全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感情分或者「情懷」云云,沒有。甚至未上映前我曾多次表示它的trailer(早期的)毫無吸引我入場的興趣。
但是到我終於在口碑之下入場了,我只能夠說,我要用 目定口呆地看完 來型容我自己。

不說甚麼,事實是即使理應只算是「引子、前言」的那段母星故事,單單就是這一段20分鐘的「引子」,無論品質、質感還是豐滿度,就已經吊打一堆本身主體就是外星科幻的片子。


提一提,我還真的不是在撐「DC電影」,我是在撐Zack Snyder和MoS。

2019年5月6日

電影逍遙談:《SPY GAME》

電影逍遙談:《SPY GAME》 (2001)

我肯定自己以前G+時代已經談過這套舊片了,但是不厭其煩想又說一遍。我極度喜歡這套片,亦極度推介它給任何一個愛看間碟片特工片的人。


這套片被絕大部份的中国人罵成辱華片,所以如果你跑去搜影評評論等等的話,你很可能也被先入為主以為是垃圾。很簡單:信逍遙神父還是信中国人?
但是我倒說少許公道話。先抽離"結論"和"立場"不談,許多中国人所指責本片的許多論點的本身,是確實成立的。這套片雖然我極喜歡亦推介,但不違言, **「就技術上」本片確實有許多中国人口中指責的問題。** 只是即使這些指控全部成立、即使把這些問題的扣分都全扣掉,我依然給這片「推介」的級別,而且還是非常推介。
不,倒不是純粹因為我自己討厭中共所以就有這個答案,不是這樣。而是我認為此片裡面那麼多(對,真的很多 XD )對「中国」的錯誤描述,明顯是那種「根本沒打算把那些當成重點」。
許多年前我第一次看的時候其實並不太喜歡。主要是:說實話,我實在覺得老了的羅拔列褔真是「太巢皮」了(申報:我完全沒看過他年青時的電影),當時看是真的像許多大陸人說的「生理上接受不到」的那種感覺。總之我第一次看的時候並不太喜歡。
但是…但是本片的各種片段各個個別鏡頭卻總是在我腦裡揮之不去。往往看其他片子,腦子就會翻它的片段出來「參照」。然後終於鼓起勇氣再看一遍。從第二次看開始就變成完完全全愛上這套片了。
看過許多遍之後,我反倒還想說出以下肉麻核突的說話:看這個「巢皮」羅拔列褔做戲,甚至是一種享受。對,我給這套片的分數裡面有不少是憑他的個人演出而給的。反倒是畢彼特本片是失水準、靠外型來撐著的。
容我再提一遍:我給這套片如此高分,很大程度都是 **來自羅拔列褔的個人演出** 。
即使不說裡面的許多會有爭議的中国元素外,本片也實在有一些問題,是我在給予高評價後,也忍不住要開口指責的:
- 首先就是畢彼特。本片時代橫跨至少30年,但是畢彼特基本從頭到尾一個樣,連稍稍老妝都不肯化。(反倒本來就已經老的羅拔列褔沒有這個問題出現) 談個具體的,片中畢彼特是越戰軍人,大家最熟悉的越戰軍人是誰?史泰龍Rambo。片中的畢彼特角色原則上是跟史泰龍同一年紀的人。但是片裡面到了2001年,畢彼特居然還是那個畢彼特。坦白說,我頭一次看,就是因他的臉孔而一直弄不清楚片裡面各段的年代。
- 「女主角」樣子太「惡」了,作為觀眾打從一開始就沒喜歡上她。而且片裡對這個角色挖得不夠深,假如能深一些會好得多。
- 這個不能當成電影的問題,大概只是我的問題。片裡面最關鍵的「東德人投奔西德」一場,圖中那個鏡頭我直到如今都還是不太看得懂,即使我看了無數遍了。簡單說就是我到目前此刻,也沒有真正想明白她說的這句,對CIA (羅拔列褔)來說真正象徵著甚麼?我可是真心想不通。


其餘特別亮點提示:
1. COD4最經典的「雙狙人」關卡,原型就在本片裡面。
2. 本片奉獻了大量Budapest的精美實景。
3. 片裡面的貝魯特其實是Casablanca,此片的這些片段組成了我心裡面對Beirut的場景認知;令我一直有想去Beirut的衝動。然後我去了Casablanca,當下反應就是「噢!他媽的這完全就是我所想像的貝魯特啊…來過這裡我大概不需要真的再跑去了」。由於實在太像了,回港後馬上認真查一查,才發現「他媽的,這裡確確實實真的就是我所認知的"貝魯特"嘛」。



電影逍遙談:《REC》series

電影逍遙談:《REC》series

曾經多次說過我推介的偽記錄片裡面,個人名單排最高的是 《REC (2007)》和《REC2 (2009)》 ,我是把1 2兩部合起來算的。
雖然已經是十年以上的片子,但剛剛又重新看了一遍,依然沒有改變我的評分。因此也不厭其煩再一次公開向網友推介這兩部片。

注意:你是會發現這個系列共出了4套,但我只推其中的1和2兩套,而3和4呢,我則完全相反地評作浪費電力、完全不可以看的垃圾。看了反倒會令你對這個系列扣分。記著,即使你聽了我的推介跑去看完1和2,覺得很好很想看下去,都千萬不要嘗試打開3和4;我能說的說話我已經說了。



「偽記錄片」是它的基本類型。而翻開這一項不說,它亦是屬於「喪屍片」的大類型;不過事實上即使是所謂喪屍片這個集底下,還是有好幾種不同的分類子集的 (例如…究竟是Biohazard還是I am legend還是World War Z);只是這個REC系列究竟又是哪個子集呢,我卻是不可以說的,因為這一點實實在在正就是這個系列的強力賣點、以及觀看它的樂趣之一。
其中第一集「晃」得比較過份,但能夠看這類片的人還是可以適應到。第二集相比起來舒服得多了。

總之就是在這裡又再推介一遍,假如你是能夠接受這類晃得很的片而又願意看喪屍片的話,你是必需要去找這個系列(頭兩集)來看的。而且我強烈建議如果情況許可(你成功兩套都找到的話),最好是抽個空閒的日子,把1和2兩集 連續一口氣看完。

按:
我自己收藏的是多年前下載的低清小檔案,因為當時並沒有預期它們這麼好看;今天想起來想找回個比較高清的檔案來收藏,卻非常遺憾。首先,第一集目前基本找不到任何比較滿意的版本,要不是只有英語的版本(真正原裝是西班牙文),就是聲畫非常不同步、或是焊死了一套超垃圾字幕等等,反倒我自己那個只有700M的低清檔案還更加好。而第2集幸運地我找到了一個非常清晰而焊了的字幕也不差的一個。
而其他channel呢,我只找了Google Play和Netflix而兩個片庫都沒有這個系列,不清楚其他片庫如何;不過居然在Youtube上找得到第一集的full movie而且很清晰的,不過只能用youtube產生的英文字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Mj5CQrk2yo

火車式劇集

火車式劇集

昨天提到我想知道,那種「中間一百集全部一模一樣」的片集(例如那些古早的特撮、戰隊、機械人卡通等等)有沒有一個已經被慣常使用的專稱,似乎答案是「沒有」,又或者即使有,都遠沒到廣為人熟知的程度,所以沒有太多人知道。

(其實昨天我是沒有提到,這種玩法其實極普遍而且不是日本專利,甚至也不是「以前」才有這種玩法。事實上即使是今時今日的美劇,許多也都是這樣「中間一百集全部一模一樣」的東西。當然美劇也不會完全像超人片那樣喪心病狂;它們中間至少每隔幾集也還是會擠出幾滴有意義的主線元素出來的…)

假如真是沒有比較慣用的名詞、而我要寫文而去創作一個名詞來型容的話,我暫時想到比較好的是 【火車式】 —— 我是想到幾個的,其實幾個也不能算很好,至少沒有達到「即使我不去刻意解釋、任何人都能一看就馬上明白甚麼意思」的程度;因此也不排除未來我又會找更好的名詞。
(另外一些我想過但不夠「火車式」好的是例如「毛蟲式」或「迴廊式」;想想還是火車比較好…)

我用【火車式】來型容的原因是,這種玩法的劇集,模式就像是一整列火車:前頭和最尾是不同的,而無論中間有多少卡,都全是一個樣子;感覺上就像是即使本來中間只有四卡,你也可以copy & paste插它二十卡一模一樣的也沒問題。而我說的那種劇集也就是這樣。

(我還特意找一張「現代火車」的來做配圖而不是那種舊式火車頭,有個原因就是我想到,舊式火車,結尾倒常常就是一列普通車卡;反倒現代火車比較普遍是兩端都不是普通車卡的模式。)

以下是實際應用的例句:
『美劇 Black List 就是一套典型的 "火車式" 劇集,以第一季共22集為例,中間的十多集你甚至可以直接跳過不看也沒問題。』

(照片來自網上)

Jason Bourne 的「水迷信」

Jason Bourne 的「水迷信」

發現Jason Bourne系列"迷信":每集Ending都必定要有水 —— 唔理係海、河、湖…
首先第一集應該大家都記得JB找到女友的海邊小店。
我本來實際找之前是不相信第二集也有水的,因為相信大家都記得很清楚,第二集Ending是JB在高樓大廈監視Landy結束的。但是一看,卻真是如迷信一樣,導演無故硬硬都要加這樣一個曼克頓海邊的空鏡頭進去…
第三集不需要說了,算是最為人熟悉的一個結局,也是令我想到這個「Jaosn Bourne迷信」的畫面。
第四集鷹眼外傳,也直接放在海上。
第五集呢,劇情編排去中央公園結束,鏡頭也是強要拉出來拍到公園中的湖………







擠逼的東京電車

擠逼的東京電車

忽然想說……
其實去日本 (嚴格說是東京) 都去好幾遍了,當然"區區"幾次未必能算多,但是事實上,從來沒有遇到 傳說中的那種擠逼上班電車 …
嗯,說實話我當然不想去擠,而且其實我也有 刻意 儘量主動避開這種情況。但是幾次旅程,始終總會遇上要在"上班時間"去坐電車地鐵的機會,但是實實在在,真是沒有遇見過。

(早兩三年) 我曾經以為,哦,可能那種場面早已經過去了,現在的日本大概不會如此恐佈了…吧……?後來聽說不是哦,這種情況依然存在。但是我卻沒有遇見過。

我也是個很了解何謂「上班繁忙時間」的香港人,我確實有不少在「應該是上班高峰時期」去坐JR或地鐵的經驗 (強調一下:其實我是建議儘量避開的,不只是怕擠,主要還是認為 濕鳩遊客不應該給本地人添亂 );但是遇過最擠的情況也就 跟早上的荃灣線往中環差不多 ,當然很辛苦,但絕不是傳說中那種可怕。

而我特意提「東京」也是這個原因,因為其他城市不一定同樣地擠,但(如果有的話)東京就必定是會最擠的。究竟這種景況其實是否也有很嚴格的條件?例如說,是否只有在某特定時刻(例如是比香港的高峰時間要再早很多),或者說只有少數數條線路會出現?

更懷疑的是,其實這種景像,是否根本只有『早上要從首都圈外趕進城上班的線路』發生、而不是『首都圈裡面的駅』?

2019年2月7日

肥貓Tombili考

肥貓Tombili考


首先我相信每個人都見過上面這張懶洋洋肥貓相。
有關這隻土耳其肥貓Tombili的小故事相信許多愛貓網民都早就知道,包括她上天之後有人給她做了銅像放在照片原位,這些不需要我特別說了。

我之所以寫,是因為其實我很久之前就想著,如果再去Istanbul,我就要去「朝聖」一下Tombili。不過這個一直只是放在腦裡面的想法,沒認真研究過。 但是我現在卻發現,很可能根本已經沒有機會了。

首先,就目前所知,Tombili是在2016年8月去世、然後10就放了銅像在該處;但是剛剛search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有新聞在同年11月初銅像就已經被盜!
(追加:原來很快就「歸還」了銅像了,一定是貓神感召賊人)


本來即使是這樣,我都想依舊走去那個地方,拍點照片來朝聖。但是稍稍研究後發現, 原來Google Street view可是真的有把Tombili拍下來!!!!

大家都可以自己用google street view,憑我附圖的地點自己先走去看看 (可以先去到Istanbul地圖後,直接search "Tombili cat")。

首先,請先 走進去那條巷子裡去 。很不幸地,整條街邊都被車泊滿了,無法直接找到照片的位置;但是事實上你還是有線索,可以成功判斷到原照片裡面Tombili是躺在哪個位置的。

然後,你嘗試再走前兩步回頭看…?看清楚,行人路上正好就有一隻貓,在google view裡面很小,但是如果放大看清楚,再對比一下…… 她正正就是Tombili!


不幸的是,大家應該再也沒辦法去朝聖了。請看看google map的時間,拍攝時間是2015年10月。當然那時Tombili還在;但是請嘗試退回出去路口再看看…
Google map在2017年11月再在大路拍了一遍,而在那個時候,那裡整個小區都全拆光了。即是就算你現在再去,都已經找不回一絲Tombili的痕跡了………




2019年2月3日

AmazonJP

AmazonJP

第一次係Amazon.co.jp訂野(實貨,非電子版)收貨,感覺良好。想不到 『打開包裝好好地寄送來的日本漫畫』 原來是這樣一種美妙的感覺(要特別強調是「日本漫畫」這件事),真是有一種為了再次獲得這種感覺而馬上上網「為買而買」的想法浮起,真的。其實一併包裝到一起的還有其他非書籍產品,但那些是代別人買的東西,不是我自己買的,就不拍了。
(相反地想在AmazonJP訂電子書則是一份勞心勞力的挫折體驗,整個過程和轉折都已經貼過了)


特別提一下右邊那本,注意一個老熟名字: 叶精作 。這也是我本來遺忘了的一個漫畫家,貌像只有我那代才認識的強作《實驗人型》(或者叫《黃金人型》),因為這套漫畫在「我的那代男生」裡面明明是人人熟知的(不一定喜歡),但是往後就幾乎變成無人認識了,這也是我在近代,從來再沒有在任何大陸漫畫網裡面找得到的一套書。偶然我能搜到一些自己打包的"分享帖"亦也是無法下載的。
其實單說「精品畫」(按1)來說,我是更喜歡他畫的女人,遠多過被我那一代港仔捧為神的池上遼一的。可惜一個實情是他畫的內文跌watt程度太高,而且兩人相比有個顯見的分歧:叶精作似乎只懂得畫「醜男人」(即使是主角),但池上至少能畫令人舒服的男性臉孔…。

(按1:這個不是個精準而約定俗成的名詞。舉個例,你隨便想一個漫畫家,池上遼一、寺沢武一、甚至鄭問也好,一般畫內文內頁跟封面的質素是有不少差距的。在這種意義上,我稱那些比較用心也更精美的"封面"或者偶而有獨立的插畫稱做「精品畫」,用以跟他們一般的內頁水平分開)

但如我所說,我更喜歡叶的精品畫封面畫 (他畫的那些女生封面簡直是極品,我覺得。至少我喜歡他那種風格),因此就在想,他有沒有出過畫集/作品集呢?估計就是有都是年代久遠的事情。而確實給我在Amazon JP找得到,但卻只有Kindle版 —— 那就是我忽然努力嘗試搞Kindle JP的「初始動機」 —— 然後反倒找到一大堆其他更想買的Kindle JP電子書了 (因為想來想去,「畫集」買電子版的意義很令人質疑。這話題我也曾貼過…)。

叶精作只是個「初始動機」,但一旦嘗試打開一線Kindle JP的大門瞄一瞄,就好像打開了一個新世界,完全停不下來;然後卻發現:這個新世界拒絕你的進入。

外遊食中菜

外遊食中菜

同人講起老話題「出外旅遊時食"中菜"」問題 (唔好同我講"中餐","中餐"係指Lunch, ok?)。
首先,我未曾「長註」過外地(包括中国)或者留學或者流浪幾個月一年半載,而我去旅行最長時間亦只係一個月左右(中国)。而我基本上從來未試過出於「想食」(或者乜柒思鄉之類) 而去搵所謂中菜黎食;暫時係唯一試過一次逼於無奈地食過一餐,下面會講。

但然後我發現呢個話題,係有必要先作出某範圍既定義。

- 台灣、新加坡呢類當然「唔算數」。

- 泰國。我發現係呢個話題上,其實要討論泰國係好麻煩。簡單講,因為事實上係泰國既所謂「泰菜」同「泰國既中菜」本來就係重疊既兩個大集,根本唔能嚴格區別。因此假如條件放寬d既話, 其實我係泰國係經常去Thai-Chinese開既店食飯 —— 甚至講句實話,要你分邊個係"泰國華僑"都唔係一件容易既事,假如有人話咁樣我都係食緊「中菜」,我唔會特登去反駁。
(作為單丁旅行,我注意到有一個非常有趣既細節,就係如果你發現間鋪賣「香葉肉碎炒飯」果間就係Thai-Chinese,如果賣既係「香葉肉碎飯(不炒)」或者直頭冇香葉,就係全Thai開既鋪…呢個result暫時好似百試百靈)

- 呢度又要再叉多個分支,就係無論去邊個國家,大家都應該要開始識得分咩叫「新中国菜」同當地本來就存在既「中菜」。舉個例,佈滿日本既「中華料理」屬於後者。而前者「新中国菜」係明確指一d 近年由新中国人走去當地開既中国菜館 ,你會撲頭撲面感到一大陣大陸味深圳味,而且前後兩者重點分歧係:「新中国菜」往往明顯係主力想吸返「中国人客」,而後者卻係以當地人為對象。信我,當你行到間鋪前面你就兩秒內會明白晒。


我係唯一一次塔林返入城夜左,大部份都收晒,勉為其難搵到間仲開緊既「綜合亞洲菜」(唔係只得中國菜亦唔係中国人開)  食左一餐。我居然仲記得間鋪叫咩名,因為後來發現其實係國際連鎖,好多其他國家地區都有:
https://www.woktowalk.com/?country=international
(亦不應視為「中菜」)

發現呢間野比較有趣既係,佢係將亞洲菜中既「炒野」轉換成「Subway模式」黎賣…好過癮下,試試睇睇佢個menu:
https://www.woktowalk.com/our-menu/
睇佢Menu加Sauce同 "Topping" 笑左…

仲有埋NUTRITION CALCULATOR…
https://www.woktowalk.com/nutrition-calculator/


即係圍埋除左泰國難以區別之外,我基本上直到目前都未曾係外地食過「中菜」…

香港手信

香港手信

一直都很多台灣人常常問,去香港買甚麼手信。首先似乎人人都好像腦子裡固定了「一定要是"食物"才叫手信」,二是很明顯來來去去說的結果都是一大堆 「真香港人根本不會鳥」 的偽名產,例如乜春珍妮曲奇,乜鳩大酒店賣的乜乜酥,物物餅,檸檬王之類。
全都是香港人自己根本不會買的騙錢東西。
(但台灣人最喜歡買,而且似乎"只喜歡買這些網紅商品",你作為"本地人"大聲疾呼,他們要不是裝作看不見、就是當你弱智地嘲笑,更甚的是 惡言相加,說你是來搞事的 。這種事我以前仍然有點善意去背包客棧時絕無少遇到。)

其實我會想,要在香港買、帶回去台灣、要能代表香港?


在街邊買幾本不同類別的薄裝港漫吧。台灣人(只要不是老人)一定能看得很歡樂。不貴,不佔行李,不怕檢疫,沒有期限,大家都能分享,看完笑完,把它們丟了亦不會覺可惜 —— 當然,在台灣的話看完放到咖啡店更不錯。

後Google+安排

後Google+安排

(2019.02.02)

其實我呢種老網民以前都冇任何乜春SNS (雖然以前上世紀係玩newsgroup),所以就算真係冇地方「落腳」其實對我唔係太大衝擊。


我暫時仲有呢度 (MeWe),非常輕度用戶,甚至唔知算唔算「落腳地」,呢度目前有少數幾個老面孔
https://mewe.com/profile/5c13621e3527f806ba7a0d27

Twitter唔打算返去,呢間公司已經唔歡迎我地呢種取態既用戶,只歡迎政治正確白左或者中国人 (btw我自己小號冇左,大號被封,仲強逼我提供電話黎解,我唔接受,已棄號)

Facebook我當然從來都討厭,而且我一直對佢水土不服,近年曾經又再開個"專頁"不過生態唔同,根本推廣唔到,我都原則上放棄冇理到

有d其實我開過acc但基本上從來未用過既,gab同plurk都有不過係個空號

btw好多年前我有高登acc,好多人都唔信,我個高登acc係「因為鬧五毛而被Bam」既。好多人唔信。冇再重開過


真係問起上黎既話,其實我呢種old school人士你用email一定搵到我。咁我唔知google有冇可能衰撚到連gmail都封號或者執笠啦:
blademasterhk@gmail.com


Barcelona : 舊鬥牛場

Barcelona : 舊鬥牛場

今天很閒,寫寫一些旅行花絮。
相對我以往去的都是些二三線國家,西班牙算是「一線尾」吧,但是甚麼都很貴,尤其景點門票,而且還有不少「搵笨門票」… 今次說的舊鬥牛場是其一。
其實我出發前從來沒有打算去的,甚至呢,我一直到人在當地,都從根本上忘記了「西班牙有鬥牛勇士啊」這一回事…真的。
而我是在路上經過它才發現的。可以想像,當我一開始經過它的時候由於就站在旁邊,因此根本不知道它是個這樣圓型的建築,只是它牆壁的花紋非常搶眼球。直到我繞到它的大門口時,看到那些各種Bull的圖案,才一下子想到了是個鬥牛場。

大門口看到居然還有賣票,但是全部都只寫西班牙文,我想了想,記得明明看過說加泰早已廢止了鬥牛嘛,賣甚麼票呢。再看看估計確實是個不再用的鬥牛場,卻可以買票進去參觀,而且顯然常常用來給團體搞各種活動的。最標準的門票看似不貴( €3 ),排隊的也不多,就試試看。排隊時所有人(明顯都是當地人、家庭等等)都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我,好像我會在這裡買票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一樣。

他媽的結果走進去就是像圖中這樣子的地方。€3居然就是這樣子純粹的「進場」費用,但裡面其實是真是甚麼都沒有,播著鬥牛音樂(?)然後有許多熟食檔口 XDDD 當然買東西吃還是要另外買的而且更不便宜。我以為它至少會有些展覽呀介紹呀舊照片呀之類,甚麼都沒有。而且最最最嚴重的問題是,真的就只給你在場地中間那個「沙場」活動,竟然連觀眾席都不能上… 你怕日久失修,可以只開放很小一個section嘛…我花€3就是只給我走上觀眾席拍一張全景當是打卡我也認了,竟然連這樣都不給…。

我是剛剛吃飽不久來的,自然不會再在這裡花貴價吃東西;這裡也沒甚麼東西可以看,我一直無目的繞著圈走也不是辦法。唯有繞個圈就走出去了。我的€3就這樣飛了………

圖集的最後一張是市內另一個舊鬥牛場,不過這個是整個翻新做商場的。

(心血來潮google了一下,華人文章裡面似乎還真是沒甚麼人進過去「中伏」… 幾乎全部自稱「去鬥牛場」的其實都是去最後一張那個商場。)